他曾經「投誠」北韓 美國士兵詹金斯在日本逝世

by:泥仔
6411

1965年,當美國士兵詹金斯從南韓跨過南北韓非軍事區時,他想像自己能夠以戰俘的身份被輾轉送回美國,永遠脫離戰事前線,但天不從人願,詹金斯在北韓被關押將近 40年。在 2004年被釋放的他一直跟妻子住在日本,並在本周一(11)去世,享壽 77歲。

post title

圖為 2004年12月,美國士兵詹金斯前往位在美軍座間基地的模樣。他在本周一逝世。

路透社

待在北韓40年的美國士兵去世了

今年 77歲的美國士兵詹金斯(Charles Robert Jenkins)自從被北韓政府釋放後,就和曾被北韓綁架的日本妻子曾我瞳一同住在日本。本周一(11),詹金斯因為心臟問題離世,也讓他當年選擇「投誠」北韓的故事再次引起討論。

只要跨過DMZ,就可以回到美國?

1965年,在南韓南北韓非軍事區(DemilitarizedZone,DMZ)負責巡守的美國士兵詹金斯擔心自己在DMZ站哨會激怒北韓最後被殺,也擔心自己可能被送去越南打仗,因此他相信,只要自己進入北韓、到俄國大使館尋求庇護,就有可能藉由囚犯交換回到美國本土——過去他曾聽聞有些美國士兵在西德做過類似的事情——所以在詹金斯 24歲這年,他放下武器,在幾杯啤酒下肚後隻身跨過DMZ,並屈服於 8-10名北韓士兵下。

現在看來不可思議的決定

「我知道自己當時想得不夠清楚,而且我做的決定現在看起來一點也不合乎邏輯,但是當時一切似乎都很合理。」詹金斯在自己的回憶錄中寫著。

而詹金斯很快就發現自己鑄成大錯。

post title

圖為位於南北韓交界板門店的共同警備區。從南韓這一側望過去,可以看到北韓軍人正在巡邏,這裡是南北韓軍人唯一面對面的駐守警備區,因此駐有重軍,其實在今年 11月,才發生一名北韓士兵從DMZ脫北的新聞。

路透社

意識到自己可能會死在北韓

詹金斯跟幾名美國的北韓投誠者被關在一起,時不時還會被毆打、虐待,有一次北韓士兵發現他的美國軍隊刺青時,就在沒有施打麻醉的情況下讓北韓醫生除掉它,然後嘲弄因為痛楚不斷哀嚎的詹金斯。詹金斯提到,當 1966年,有 4名美國人逃到俄國大使館尋求庇護卻被拒絕時,他意識到自己可能再也沒辦法離開北韓。

是囚犯也是小名人

這些來自美國的投誠者也被迫進行關於北韓前領導人金日成(Kim Il-sung)的思想教育,教授北韓士兵英文、擔任翻譯工作。他們也因為在北韓的宣傳電影扮演「邪惡的西方人」,而意外在當地小有名氣。

講實話就被消失

回憶起在北韓的生活,詹金斯表示他曾試著構築起北韓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他唯一確定的是:把國家的真實情況開誠布公是很致命的一件事。

「你不能跟你的鄰居喝一杯,」詹金斯說:「為什麼呢?因為人們一喝酒就會開始講話,然後有人就會消失。至於剩下沒有消失的人,其他人就會知道他是洩密者。」

post title

2004年 5月,曾我瞳(畫面中間)和其他被北韓綁架的日本人終於回到母國後,在記者會上忍不住哭泣。她在北韓和詹金斯認識並結婚。

路透社

憎恨的情感  作為戀愛的催化劑

1980年,詹金斯遇上了被北韓特工從日本綁架來的曾我瞳。北韓政府在兩人認識 2周後強迫他們結婚,不過詹金斯表示,憎恨北韓的共同情感讓他們最終墜入愛河。詹金斯在回憶錄中提到,每到睡前,他都會向妻子說「Oyasumi」(日文的晚安),妻子則會以「Good night」(英文的晚安)作為回應,他寫到:「我們這麼做,是為了提醒我們是誰,以及我們來自哪裡。」

生活情況相對友善

兩人後來有了兩個女兒米卡(Mika)和布林達(Brinda)。由於他們的身份是外國囚犯,因此在北韓獲得了相對好的待遇,像在 1990年代發生數百萬人死亡的北韓飢荒時,詹金斯一家還有得到北韓人拿不到的物資補給。不過大多時候,他們還是活在饑寒交迫的處境,對詹金斯施加的身心酷刑也一直沒有減少。

post title

2004年 11月,身穿軍服的詹金斯前往東京的美軍座間基地接受軍法審判。當時日本政府也呼籲法庭考量到曾我瞳的處境並從輕量刑。

路透社

引起嘩然的綁架事件成轉機

情況終於在 2002年出現轉變。當時的北韓領導人金正日承認他們綁架了 13名日本人到北韓教授日文,引起日本社會嘩然,也讓時任日本總理的小泉純一郎親自前往北韓首都平壤談判,最終讓北韓釋放了曾我瞳和兩對日本夫婦,而後輿論引起的外交壓力讓北韓再釋放了詹金斯和兩名女兒。

身為逃兵的責任沒有少

詹金斯離開北韓後並沒有逃過 40年前身為逃兵的責任,被送往美國軍事法庭的他最後因為擅離職守和協助敵人被判有罪,因此被不名譽退伍(Dishonorable Discharge, DD)、關押 30天,不過他因為表現良好而提早 5天被釋放。

重回日常生活的詹金斯花了許多時間來適應現代生活,他在接受CBS訪問時,表示自己從來沒有用過電腦,而且很驚訝現在美國軍隊有這麼多女性,還有這麼多非裔美國人擔任警察。

post title

2005年 6月,詹金斯重返美國故鄉韋爾登(Weldon)與當時 91歲的母親重聚。畫面從左到右分別是布林達、曾我瞳、詹金斯的母親卡絲佩(Patty Casper)、詹金斯和米卡。

路透社

後來就待在日本了

詹金斯和曾我瞳後來一起住在妻子的故鄉佐渡島,並在附近的遊樂園當接待員,他說:「雖然我很想搬回美國,但我的妻子並不想去......所以我最後決定留在這裡。」

美國人皺眉  日本人喜歡

紐約大學新聞系教授博伊恩頓(Robert Boynton)指出,雖然有很多美國人把詹金斯視為叛徒,但許多日本人都把詹金斯視為讓「日本人被綁」一事更受全球重視的存在,博伊恩頓也確實不太理解為什麼詹金斯在日本普遍來說會這麼受歡迎。

對北韓的恐懼沒有消失

在詹金斯過世前,他每天還是會花上數小時的時間瀏覽CNN和南韓媒體的報導來關注北韓動向。就算身處自由世界,其實詹金斯對北韓的恐懼從來都沒有消失,他在受訪時就說自己很擔心全家被北韓特工暗殺,或是女兒們被綁架回北韓。

「北韓可以作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因為他們不在乎。」詹金斯說道。


延伸閱讀:《北韓釋放美大生 昏迷一年後過世
在北韓,作為一名女兵
特務逼供手段百出 美釋出CIA虐囚報告

參考資料:
01 Charles Jenkins, U.S. defector to North Korea and husband of former Japanese abductee Hitomi Soga, dies at 77 
02 Meet Charles Robert Jenkins, an American detained by North Korea for 40 years
03 Charles Jenkins: US soldier who defected to North Korea d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