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開過頭 美國男子因911惡作劇電話被擊斃

by:泥仔
18628

上周四晚上在堪薩斯州,一群特種警察包圍並擊斃了一名報案聲稱要把其他家庭成員殺掉的男子,然而,他們隨後在屋內並沒有找到任何武器或人質,而報案者其實位在 2,000公里外的洛杉磯,一切起因於一通變調的 911惡作劇電話。

post title

近日,一通打給 911的惡作劇電話鬧出人命,引起美國社會廣大關注。

Photo: TBIT

從一通打給911的電話開始說起......

上周四(28),911接線生接到了一通來自堪薩斯州威奇托(Wichita)市的自白,電話中的男子表示,他剛剛一槍斃掉了自己的父親,而且槍口正對準了母親和兄弟。這名通話者口氣冷靜地提到,自己在家中灑滿了汽油,而且「我可能會把它點燃」。

數名美國特種警察(Special Weapons And Tactics, S.W.A.T)成員立刻抵達現場執行人質救援任務,他們隔著一定的距離要求這名男子現身,並在他現身後大聲命令他把手放在頭上。

這名男子並沒有馬上照辦,而是把自己的手移到了腰間——通常是一般人最容易藏槍的地方——在擔心他掏出武器的情況下,一名警察立刻朝他發射子彈,這名男子在送醫幾分鐘後傷重不治。

事後發現這裡沒有武器,也沒有人質

不久後,警方表示該男子身上不僅沒有配備手槍,家中也沒有找到任何武器,而他們很快就意識到自己被「swatting」了。

post title

對 911接線員來說,他們並不會懷疑報案者話語中的真偽,這樣的信賴關係卻遭到濫用。

Photo: maxpixel

用特種警察部隊惡作劇別人

「swatting」是一種專門打給 911的惡作劇,撥話者會捏造一起嚴重到需要特種警察部隊出動的犯罪行為,並附上惡作劇對象的地址。

大部分的「報案」者都會透過電腦軟體來隱藏自己的電話號碼、偽造這通電話打出去的地點等等,因此想要抓到這群惡作劇者並不容易。FBI估計,美國一年大約會發生 400件swatting事件,在 2015年5月,官方就已經發文討論過這個現象。

swatting不是第一次  但第一次出人命

過去swatting也曾對無辜的人造成傷害,像 2015年在馬里蘭州,警察在接獲一通假的人質挾持通報後,朝一名 20歲男子臉部發射橡膠子彈。

2015年,眾議院議員克拉克(Katherine Clark)曾提案要對swatting的行徑立法管制,結果在 2016年,她也成為swatting的受害者,當時有人謊稱克拉克的家中發生激烈槍戰。至於上周的事件是第一次有人因為 swatting死亡。

濫用911的信賴關係

「911是以相信撥號者為基礎:如果你打來求援,那就代表你真的需要幫助。」威奇托副警長利文斯頓(Troy Livingston)說道,他指出惡作劇電話正在成為一種「全國熱潮」,而且威奇托市並不是唯一一個遭遇到這種事情的地方。

「因為這種惡作劇行為,使得我們在今天有了一名無辜的受害者。」

在 2014年整理的影片合輯中,可以看到有許多遊戲直播主在直播的過程中,因為swatting而遭到警察突襲。

post title

圖即為打出惡作劇電話的巴里斯,他過去也有打惡作劇電話的前科。

路透社

死者有兩個小孩

當局並沒有進一步公開受害男子的身份,不過受害者家屬很快就出面表示他是今年 28歲、分別有著 2歲和 7歲小孩的芬奇(Andrew Finch)。

在合理情況下可以開槍

至於在這起事件中開槍的,是一名有著 7年勤務經驗的警察,他現在也以帶薪休假的方式接受調查中。《紐約時報》指出,美國法律允許警察在合理懷疑、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迫切危險時扣下扳機,因此少有警察因為勤務中的射擊行為被起訴,而依照威奇托警方得到的情報,他們當時面對的是一名已經殺了一個人,還可能把整棟房子燒掉的嫌疑犯。

嫌犯位於洛杉磯 

事發隔天(29),警方也在洛杉磯找到打出這通電話的人是今年 25歲的巴里斯(Tyler Barriss)。他在 2015年,就曾經因為打了兩通「ABC電視台有炸彈」的惡作劇電話而被關上兩年,現在面對這通「玩笑」帶走了一條人命,巴里斯立刻被以不得保釋的方式逮捕拘留,至於他會被以何種罪名起訴仍不確定。

post title

一些正在受訓的美國特種警察部隊被攝影師捕捉下來。《紐約時報》指出,面對現在出現致命的惡作劇事件,也讓法規出現了困境——誰應該為此負責?是警察、謊報者,或是挑起這一切事端的玩家?

Photo: Oregon Department of Transport

起因於兩名玩家的電玩糾紛

而巴里斯會撥打這通電話,則是起因於兩個《決勝時刻》(Call of Duty)玩家,他們在網路上因為小額賭注引起糾紛,根據網友在twitter上的截圖,其中一名玩家威脅要把對方當成swatting的對象,對方也反過來慫恿他這麼做,並給了他一個隨機編造的地址,這名玩家便把資訊轉給專門進行swatting的巴里斯,而這個地址就是芬奇的住處。

芬奇一家感到不滿

事發後,芬奇的家人也允許媒體前來他們家採訪,他們提到芬奇並不是電玩玩家,也對警察的處置方式感到不滿。芬奇的母親回憶到,他們整家人當時通通被上銬、站在寒風中瑟瑟發抖,而她的孫女就被迫站在死去的叔叔旁邊等待。

上線時間:2018/01/02
增修時間:2018/01/03 修正內文


延伸閱讀:《美國賭城槍案後 「撞火槍托」成熱門商品
911事件(二) :忘我奉獻的英雄們
募資成功但拿到錢就消失了? 美國三名製片人的絕妙計畫

參考資料:
01 Family says son killed by police in ‘swatting’ was unarmed, didn’t play video games
02 Arrest made in case of Kansas man shot dead by police after hoax call
03 Fatal ‘Swatting’ Episode in Kansas Raises Quandary: Who Is to Bl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