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主教包庇性侵孩童的神父 受害者上書:教宗方濟各知情

by:泥仔
5350

這些年來,智利主教巴羅斯因為涉嫌包庇性侵男童的神父而飽受批評,對此,教宗方濟各不斷強調在得到證據之前,他都不會對此做出判斷。昨日,一名性侵受害者向媒體公開他當年寫給教宗方濟各的一封信,認為教宗方濟各早就知道這件事情,卻選擇視而不見。

post title

今年 1月22日,在拜訪完智利和祕魯後,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搭著專機準備回到梵諦岡。

路透社

主教巴羅斯都知道

2011年 2月,智利神父卡拉蒂馬(Fernando Karadima)因為在 1980-1990年間侵犯男童的行為,被梵諦岡判終生在修道院「祈禱贖罪」,當時不止一名受害者指控由卡拉蒂馬訓練、如今已是主教的巴羅斯(Juan Barros)對卡拉蒂馬的所作所為知情、甚至人也在現場,然而,梵諦岡一直對此抱持被動態度。

在2015年就說過了

昨日(5),曾在卡拉蒂馬案出庭作證的性侵受害者克魯茲(Juan Carlos Cruz)向各大媒體公開了一封他在 2015年3月寫給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的私人信,這封長達 8頁的信件明確指出,在卡拉蒂馬性虐兒童的時候,巴羅斯與其他神職人員都曾目睹這一切。

post title

在 2018年1月,示威者聚集在智利奧索爾諾的教區,不滿教會掩蓋涉嫌性虐的神職人員。

路透社

希望教宗可以做點什麼

這封信以「聖父,我決定動筆寫下這封信,因為我已經疲於對抗、哭泣、受苦」為開頭,寫下在無數場合中,當神父卡拉蒂馬要求男童伸出舌頭親吻他的時候,巴羅斯人都在現場。

克魯茲在信中提到,雖然巴羅斯多次否認「他什麼都知道」的指控,但有許多受害者都可以出面作證,所以他請求教宗方濟各「不要像其他人一樣」,並對此採取行動。

克魯茲:他拒絕傾聽

克魯茲公開這封信的時機是在教宗方濟各剛結束智利、秘魯訪問之後,面對教宗當時強調自己不知情,克魯茲批評教宗方濟各「就和其他人一樣」,他說:「他掩飾這一切,而且拒絕聆聽受害者的聲音。」

post title

2015年 3月,在主教巴羅斯(畫面中間)要出席他的第一場宗教儀式時,面臨了大批不滿民眾聚集抗議。

路透社

從3年前開始累積的不滿

人們對教宗方濟各、主教巴羅斯的日益不滿必須從 2015年開始說起,教宗方濟各在那一年任命巴羅斯為智利奧索爾諾(Osorno)教區的主教,引起當地部分信眾反彈,當時人們寫信、走上街頭抗議,希望教宗方濟各可以撤回這道人事命令,許多信徒、神職人員也公開表示他們拒絕承認巴羅斯為他們的主教。

今年 1月15-21日,當教宗方濟各前往智利、秘魯訪問時,也因此遭到許多民眾強烈抗議。

「有證據之前,都是毀謗」

在一場訪談中,當教宗方濟各被問到關於智利主教巴羅斯涉嫌包庇神父卡拉蒂馬性虐男童一事時,他說:「直到他們把指控巴羅斯的證據帶到我面前,我才會對此做出評論......(在那之前,)任何指控都是誹謗。」他同時也認為現在關於主教巴羅斯的證據都有些含糊,無法判斷。

強調之前沒聽過抱怨

這樣的說法在當時引起民眾與性暴力受害者的反彈與憤怒,也讓教宗方濟各在回程的飛機上替自己「用詞不當」而傷到受害者道歉,不過他再次重申關於智利主教巴羅斯的指控需要證據,他也沒有聽到其他人因為主教巴羅斯的言行向他抱怨過——現在這封信可說打破了教宗方濟各的說法。

post title

2016年,小時候遭到神父性侵的澳洲男子布萊凱恩(Peter Blenkiron)穿著印有童年照片的T恤,來到義大利羅馬把過往經歷公諸於世。

路透社

教宗把頭別過去了

曾經是梵諦岡的「宗座保護未成年人委員會」(Pontifical Commiss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Minors)成員、本身也是性侵受害者的桑德斯(Peter Saunders)批評,教宗顯然選擇對眼前的一切「視而不見」,桑德斯說:「他幾乎全盤不接受擺在他眼前的事情,只因為這麼做就得承認教會仍有許多要整肅的地方。他就像是一個被告知另一半會虐待小孩、卻選擇不相信這一切的伴侶。」

梵諦岡不評論

目前梵諦岡並沒有對這些信件表示評論。

post title

一名天主教神職人員握著十字架項鍊。過去巴羅斯曾經兩度提出辭呈,但都遭到教宗方濟各拒絕。

路透社

教宗收到信了嗎?

不過這封信真的有送到教宗手上嗎?「宗座保護未成年人委員會」的前成員柯林斯(Marie Collins)表示,他們親自把這封信交給了教宗方濟各的首席顧問、樞機主教歐麥里(Sean Patrick O’Malley),當時為了讓性暴力受害者放心,他們還特別拍下了轉交信件的照片。不久後,歐麥里也親自致電柯林斯,表示這封信已經交給了教宗方濟各。

首席顧問、樞機主教保證已送出

樞機主教歐麥里當年處理波士頓神職人員性侵孩童案的態度讓他廣受尊重,在教宗方濟各上個月出現「證據說」的發言時,他也批評教宗的發言對受害者而言是「巨大的痛苦來源」,還會讓他們有倍感拋棄的感受。

收到信,那真的有看嗎?

不過柯林斯表示,她雖然相信這封信已經如實交給教宗方濟各,但她無法確定教宗是不是真的有閱讀信裡的內容,特別是他這三年持續表達出對巴羅斯的支持、也從來沒有與受害者談論過。

post title

今年 1月中,位在秘魯索拉爾山(Morro Solar)的太平洋基督像(The Christ of the Pacific)突然起火,雖然火勢很快就被撲滅,但仍在雕像上留下難以忽視的痕跡。

路透社

這十年的信仰觀正在改變

無論如何,這一切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衝擊了智利人的信仰觀。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天主教過去在智利人心中佔有很重要的位置,但是一切在近 10年逐漸出現轉變。許多人在受訪時也指出,是這一連串的性虐醜聞讓他們逐漸失去信仰。

父母會多想一下

迪亞哥波塔列斯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娜維亞(Patricio Navia)也指出,現在許多智利家庭在把孩子送到天主教學校前也都會再三思量,因為「你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延伸閱讀:《告解室的保密義務 當有人懺悔虐童 神父該不該說?
澳洲7%神父性虐小孩 受害者高達4,444人
義大利驅魔界 找不到接班人

參考資料:
01 Pope Francis, After Criticism, Sends Sex Crimes Investigator to Chile
02 Letter Suggests Pope Knew About Abuse Complaints, Despite Denials
03 Pope partially apologizes to Chilean abuse victims, but still backs controversial bishop 
04 Pope Francis Apologizes to Sexual Abuse Victims but Defends the Chilean Bishop Accused of a Coverup
05 Juan Barros case: Chile sex abuse letter contradicts Pope over 'cover-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