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了語言但DNA不同 從台灣到太平洋島國萬那杜

by:時時
11398

台灣原住民族因為保留下歧異度最高的南島語,有一派學者認為台灣是足跡遍布太平洋島國的南島語族發源地。現在,科學家想要從DNA解開南島語族的祖先到底來自何方。

post title

2006年,夏威夷的歐胡島(Oahu),人們在海上划著獨木舟。台灣有著最豐富的南島語系歧異度,在台灣以南的太平洋島嶼上都能見到南島語族的蹤影。

路透社

太平洋島國萬那杜:航行最後一站

目前,學者們認為南島語族是一個航海集團,在史前時代從台灣和東南亞飄洋過海到太平洋的島嶼或馬達加斯加定居。而在太平洋上的萬那杜共和國(Vanuatu),被視為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使用獨木舟飄洋過海來到此地定居的地方。

在萬那杜這個小小的島國有超過 130種語言,即便這些語言當中有些只有少部分的人會說,但還是能凸顯出這個地方有著「龐大的」人類多樣性。

通往太平洋島國的門戶

來自哈佛醫學院的萊希(David Reich)教授形容,萬那杜就像個通往遙遠太平洋島嶼的門戶,許多萬那杜人從鄰近的島國移動,進而遍佈整個太平洋。

post title

拉皮塔人利用這種在側邊加裝了特製舷外支架的獨木舟,讓他們在海上航行可以順利抵達更遙遠的地方。

Photo: About.passion

從大坌坑到拉皮塔

根據考古學家的調查,距今 3,000年前第一批抵達萬那杜的人屬於拉皮塔文化(Lapita culture),學者們認為拉皮塔文化起源於 5,000-6,000年前的台灣(編註)。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的伯斯(Cosimo Posth)教授表示:「他們(拉皮塔人)是真正有才能的航海人員。」拉皮塔人打造了有特製舷外支架(outrigger)的獨木舟,讓側向也有支撐浮筒來穩定船體。他認為,這項創新讓拉皮塔人得以在海上航行遙遠的距離。

編註:5,000-6,000年前的台灣屬於新石器時代的大坌坑文化,因為大坌坑文化的繩紋陶器流傳到南太平洋群島,因此形成拉皮塔文化。

post title

在一家新開的巴布亞商店前,店家發著傳單並述說著巴布亞人種族滅絕的故事。店門外的晨星旗是「自由巴布亞運動」的旗幟,該團體希望西巴布亞省可以從印尼獨立出來。

Photo: screenpunk

巴布亞人和拉皮塔人的航海技術

但是現今擁有拉皮塔文化的地區,像是新幾內亞(New Guinea)、俾斯麥群島(Bismarck Archipelago)、索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等地的人們,有更多人的祖先其實是巴布亞人(Papuan)。

正當學者們還在討論這些生活在太平洋島國上的人類起源時,有一派的學者認為,拉皮塔人是和巴布亞人一起航行,因此這兩種語系的血統才會同時傳布到整個太平洋上。

從萬那杜人的DNA尋找祖先

因此,有研究團隊想要透過歷史上生活在萬那杜的人們在DNA上的遺傳變化,來找尋萬那杜人的祖先是誰,藉此確認南島語族的祖先到底來自哪裡。

post title

2012年7月24日的阿美族豐年祭,老人家坐在長椅上休息。考古人員發現,第一批抵達萬那杜共和國的拉皮塔人,在DNA上和台灣阿美族很相似。

Photo: wayne chen

和台灣阿美族很相似

考古人員從距今 2,900-150年前的萬那杜墓葬當中取得的DNA樣本進行調查,發現第一批來到萬那杜的拉皮塔人的DNA和現今台灣的阿美族很相似。

研究團隊的萊希教授說:「第一批來到這些太平洋島國的祖先(拉皮塔人)都不是新幾內亞地區的巴布亞人,但在今天生活在這個地區每個人都有 25%的巴布亞人血統。」

巴布亞人比拉皮塔人晚到

這項結果代表著來自南方的巴布亞人祖先應該比拉皮塔人還要晚才來到這些太平洋島國。研究團隊發現,一直到距今 2,600年前巴布亞人的血統才湧入這些太平洋島國,而且這些巴布亞人主要是男性。來到太平洋各地島嶼的巴布亞新移民漸漸地改變了島上的基因組成。

post title

2015年3月18日,萬那杜的塔納島(Tanna)一名婦女抱著小孩走著,身旁的樹都因熱帶氣旋帕姆摧毀殆盡。

路透社

巴布亞人的擴張至少兩次

萊希教授也說,研究團隊發現巴布亞人的血統進到太平洋內至少有兩次。例如太平洋的玻里尼西亞人的巴布亞血統,就和現今生活在萬那杜的巴布亞血統不一樣。

伯斯教授則評論說,玻里尼西亞以東的所有島嶼──從庫克群島(Cook Islands)到夏威夷、紐西蘭、法屬波利尼西亞──都是在拉皮塔人生活範圍擴張的 1,500年後才有人定居。他也表示,必須要先有拉皮塔人在航行技術上的進步,才能讓人類的生活範圍擴張到更東邊。

南島語成為了通用語

研究團隊認為,現今的萬那杜人之所以還能保留下南島語,就是拉皮塔人曾經飄揚四海的證明。學者們認為,在太平洋上生活的人們因為航海貿易而逐漸形成了「通用語」(lingua franca),也就是現在的南島語。

研究團隊的科學家格雷(Russell Gray)表示,人口取代卻留下語言是非常罕見的例子,這在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

post title

圖為一張萬那杜的郵票上,印著現代人想像中的拉皮塔人生活景象。

Photo: Wahe Jean Pascal Böysőuth‎

小補充:關於南島語族

南島語族(Austronesian-speaking peoples)指的是使用南島語系的族群,目前已知有 1,200種語言都屬於南島語系,範圍從最北邊的台灣到太平洋各地,甚至到馬達加斯加都有南島語族居住。

根據《MATA TAIWAN》的說法,南島語系的 1,200種語言當中又可以分成十大分支(也有另一派分成四大類),這 1,200種語言當中,在台灣的 20多種單獨成為了九個分支(或三大類)南島語系,統稱為「台灣南島語」(Formosan languages),除了台灣以外的南島語則被歸類為「馬來─玻里尼西亞語」(Malayo-Polynesian languages)。

因此,有一派學者認為,從語言學上的角度來看,台灣有著最豐富的南島語系歧異度,有可能是南島語族的發源地。


延伸閱讀:《太平洋最慘天災 萬那杜多年發展遭「帕姆」氣旋摧毀
台灣賽夏族矮靈祭 地球圖輯隊現場直擊
下一個亞特蘭提斯 吉里巴斯

參考資料:
01 DNA sheds light on settlement of Pacific
02 Nature journal reports new DNA evidence of Papuan genes in Maori ancestors.
03 DNA sheds light on settlement of Pacific
04 In South Pacific, Migrations Replaced DNA – But Language Liv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