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諦岡年度「驅魔課」 超過250人等著上

by:徽徽
8126

本周,義大利羅馬的一所宗座大學迎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神父和專業人員,他們只有一個目的:來學驅魔。

post title

一名神父手上拿著驅魔課程發下來的小冊子,這門為期一周的課程內容豐富,從不同的領域剖析驅魔這件事。

路透社

驅魔課開班了!

這個星期,位於義大利羅馬的宗座大學Regina Apostolorum pontifical university出現了來自全球 50多個國家、超過 250名神父、神學家、史學家、醫生、心理學家和犯罪學家,他們全都為了一年一度、為期一周的國際驅魔課程而來。這門課程名為「驅魔與解放祈禱」,從 2005年第一次開課以來,參加人數呈倍數成長,帶領學員從神學、心理學和人類學的角度剖析驅魔這件事。

內容豐富多元  每人要價一萬多元

在這門每人要價 300歐元(折台幣約 1萬1,037元)的課程內,涵蓋主題豐富多元,包含「聖經中的天使與惡魔」、「如何識別惡魔成癮」、「巫術在非洲」、「拉丁美洲的非裔美人異教」、「撒旦邪教儀式裡的兒童色情」等。不只如此,梵諦岡還邀請了曾被邪教組織綁架參加撒旦儀式的年輕女子現身說法。

多方認識驅魔這檔事

負責主辦驅魔課程的法拉利(Giuseppe Ferrari)教授說:「過去幾年來,驅魔儀式的次數絕對有增加,因為人們對於驅魔的需求變多了」、「這門課程很有用,因為它幫助執行驅魔儀式的神父對整個狀況有全盤和多方的認識。」

post title

在舉辦驅魔課程的羅馬宗座大學,前來上課的神父開心地和寫有「驅魔與解放祈禱」字樣的課程宣傳背板合照。

路透社

驅魔產業蓬勃發展  需要的人變多了

不少神父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有越來越多人聲稱遭到惡魔附身,前來向他們求助。

在義大利,過去十年來要求驅魔的民眾人數成長了三倍,達到五十萬人。現在,全義大利有大約 300名合格的驅魔神父。而在和歐洲大陸隔著英吉利海峽的英國,驅魔產業也欣欣向榮,部分原因與五旬節教派的教堂擴張有關。

網路讓人更容易接觸撒旦

至於為什麼民眾聲稱被惡魔附身需要驅魔的需求越來越多呢?現居美國紐約的英國神父巴瑞特(Anthony Barratt)說:「我認為一部分和網路有關,網路讓人更容易接觸到撒旦。此外,電影和電視節目也是原因之一,(驅魔)有一種魅力。」

人們對天主的信仰低落

有 12年驅魔經驗的美國神父湯瑪斯(Gary Thomas)表示,人們越來越需要驅魔,因為整個社會開始越來越依賴社會科學,對天主基督的信仰低落導致迷信儀式的增加。而義大利神父帕利拉(Benigno Palilla)指出,越來越多人使用塔羅牌和巫術,也間接創造了一波對驅魔的新需求。

post title

在驅魔課上,來自世界各地的學員們專注地聆聽台上講師對驅魔的心得。

路透社

絕對不能與撒旦交談

去年,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呼籲神父們一旦發現教友「精神受擾」,應該要毫不猶豫地把教友引薦給驅魔士。他也談到惡魔有多可怕:「他很邪惡,他不像一陣煙,他不是一個瀰漫周遭的東西,他是一個人。我深信一個人絕對不能與撒旦交談,一旦你與他交談,你就會迷失。」

驅魔神父供不應求

而由方濟各帶領的教廷堅持,全世界每個天主教區都應該有一名受過專業訓練、且經由教廷認證的驅魔神父。但是,驅魔神父的數量供不應求,這也導致歐洲出現了越來越多未經教廷認證的驅魔士,他們每次驅魔的費用高達 500歐元(折台幣約 1萬8,395元 )。

唯有經過認證才可以

負責驅魔課程的法拉利教授表示,唯有經過主教准許或擁有教廷認證的神父才可以進行驅魔,沒有這個資格的人頂多只能擔任輔助的角色,也就是說,他們在驅魔儀式的現場只能幫忙禱告和給予驅魔神父精神上的支持。

post title

圖為驅魔師會隨身攜帶的十字架和聖水,他們也有一套專門為驅魔設計的儀式。

Photo: carobe

真的需要驅魔者很少

無論如何,雖然越來越多人聲稱遭到惡魔附身,不過真的需要驅魔的例子少之又少。美國神父湯瑪斯表示,在他看過的 180個案例中,只有數十個需要真正全套完整的驅魔儀式。

以神之名  命令撒旦離開

在驅魔儀式上,神父會穿上祭袍搭配紫色披肩,而被惡魔附身的人會被固定住,神父會往他身上灑聖水,並且前前後後不斷手畫十字。緊接著,神父會開始念禱詞和聖經裡基督驅魔的篇章,最後以神之名命令惡魔離開宿主的身體。一旦神父確認驅魔有效,他會立刻向神祈禱避免惡魔再接近受苦的民眾,並且祈求天主看顧此人。

post title

16號這天,紅衣主教西蒙尼從主辦驅魔課程的會場中離開,他提到現在有的神父會利用手機進行遠端驅魔。

路透社

時代新產物:遠端驅魔

隨著時代的演進,有的驅魔士認為可以透過電話驅魔,神父只要在電話裡念禱詞就可以將法力傳到電話另一端。紅衣主教西蒙尼(Cardinal Ernest Simoni)說:「有的神父會透過手機進行驅魔儀式,多虧了主耶穌,這一切是可能的。」

不確定有沒有效

然而,有的神父認為遠端驅魔這個主意不太好。主持驅魔課程的法拉利教授說:「神父可以透過電話祈禱讓人冷靜下來,不過如果你不在場,你就無法控制(受害者的)生理層面。有的驅魔士表示這樣有效,不管這對不對,我說不準。」

post title

圖為 17世紀西班牙浪漫主義派畫家哥雅(Francisco de Goya)的畫作,他描繪出了神父在驅魔時的場景。

Photo: Wikicommons

激烈反抗、口吐沒學過的語言

遭到惡魔附身的民眾在被驅魔時,往往會伴隨激烈的身體反應,像是反抗的力氣突然變大、開始發出沙啞的咆哮聲,並且口吐從來沒學過的語言。西班牙神父巴拉容(Pedro Barrajon)說:「他們大部分會說拉丁語、希伯來語和阿拉姆語」、「如果你拿念珠或十字架或聖母畫像等聖物給他們看,他們會變得驚恐並且開始大喊。」

永遠是最後的手段

然而,對專業的驅魔士來說,驅魔儀式永遠是最後的手段,許多聲稱遭到惡魔附身的民眾會先被轉介給心理學家和醫生,讓他們看看究竟是惡魔還是疾病的影響。


延伸閱讀:《義大利驅魔界 找不到接班人
這是什麼巫術? 美圖書館徵求巫師翻譯員
「惡魔坐在我的胸口」淺談鬼壓床現象

參考資料:
01 Exorcism: Vatican course opens doors to 250 priests
02 Exorcism by cellphone: Beating the devil in the 21st century
03 Vatican to hold exorcist training course after 'rise in possessions'
04 Exorcisms booming as Christian faith declines and internet offers easy access to black magic, priests t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