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是我家?英國「疾風世代」揭開血淚移民史

by:徽徽
10543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待了大半輩子的「母國」準備把自己遣返回小時住過但不熟悉的國家,你會有什麼反應呢?在英國,許多被稱為「疾風世代」的移民,就遇到了這樣的問題......

post title

圖為當時搭乘「帝國疾風號」船艦來到英國的非裔加勒比海移民,其中不少人來自牙買加。

Photo: Disclaimer

幫手成了非法移民

周二(17),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親上火線跟所有「疾風世代」(Windrush Generation)的移民道歉,這些移民在 1948-1971年間乘著「帝國疾風號」(HMT Empire Windrush)船艦從加勒比海上的大英國協國家抵達英國,協助英國在二戰後重建家園,此後便留在英國安居樂業。

然而,他們發現本該自動擁有居留權的自己,現在卻成了當局急於擺脫的非法移民。為此,英國各界開始強烈譴責當局,民眾也發起連署活動,要讓「疾風世代」留下來。

英國首相出面道歉

在遭到各界連日來的砲轟後,梅伊說:「這些人是英國人,他們是我們的一份子,我想要向任何因為這樣的結果感到困惑或不安的人道歉。」梅伊也承諾,當局會盡力幫這些被錯標成非法移民的「疾風世代」移民合法留在英國。

post title

在「帝國疾風號」上,受到英國號召前來參與戰後重建工作的非裔加勒比海人打扮正式。

Photo: Ade Yesufu

來到英國的「疾風世代」

時間回到二戰結束,英國在缺乏勞動力下邀請大英國協的公民到英國協助重建家園。

1948-1971年間,成千上萬的人搭著「帝國疾風號」船隻從牙買加、千里達及托巴哥等加勒比海上的國家來到英國,這些國家當時還沒有脫離英國獨立,所以來自這些地方的移民被視為是合法的英國公民。因此,這些人來到英國落地生根後,並不覺得自己是移民,自然也沒有申請相關文件證明自己是合法的英國公民。

沒有留下文字記錄

根據英國移民法,出生於大英國協國家、在 1973年前抵達英國,並且自那時起就一直住在英國者,可以無限期住在英國。然而,英國政府並沒有具體指出誰有這樣的權利,也沒有發出任何文件給人們確認他們的身分。

入境卡遭到銷毀

更糟糕的是,在2010年,當局把這些人當初踏上英國領土時填寫的入境卡銷毀,讓「疾風世代」的移民更不知道該如何證明自己擁有合法居留權。

其實,英國內政部曾指出,入境卡不能被當成能長期居留在英國的證據。不過無論如何,現任英國首相梅伊表示,這些入境卡雖然是在她擔任內政大臣時被銷毀,但下令銷毀的是前任執政的工黨政府。

post title

位於南倫敦的「疾風廣場」(Windrush Square),是英國專門設立來紀念搭乘「帝國疾風號」船艦到當地協助戰後重建的非裔加勒比海人社群。

路透社

「疾風世代」有多少人?

無論如何,根據統計,在 1971年抵達英國並且長住的大英國協出生民眾,人數高達 52萬4,000人,當中只有大約 5萬7,000人明確表示他們並非英國公民,剩下許多人不是在掙扎著成為真正的英國公民,就是自認為是英國公民,直到碰到問題時才發現自己從來不屬於這個住了大半輩子的國家。

無法工作、找房成問題

2012年,當局開始採取嚴格的移民管制規範,要求雇主、屋主和提供健康保健服務的機構得確認對方有合法的移民身份。於是,許多來自「疾風世代」的民眾,發現自己成了「非法移民」,無法工作、無法利用諸如醫療等公共服務、無法領取福利,甚至得面臨被遣返的命運。雖然他們在英國繳稅和納保多年,仍不被視為是英國公民。

post title

對「疾風世代」來說,他們大都在非常小的時候就跟隨父母來到英國,在英國居住的時間早就超過了在母國的時間。

Photo: Salako London

失去個人價值

來自巴貝多的布雷斯偉特(Michael Braithwaite)就是標準的「疾風世代」,他來到英國的時候只有 9歲,至今已經在英國住了超過半世紀。自認為是英國公民的布雷斯偉特從來沒想過要申請英國護照,直到他在 2017年丟掉學校的工作才發現,自己的身分大有問題。

如果我被遣返出境,我不知道我會做什麼,(英國當局)把某個人抓出來然後丟出去,就像他們沒價值一樣。「疾風世代」 布雷斯偉特

像布雷斯偉特這樣的例子層出不窮,有的人被送往拘留中心等待遣返,有的人在接受國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免費的癌症治療前,被告知因為沒有提供從 1973年就住在英國的證明,所以無法接受治療。

「你在英國不存在」

1966年,當時才 18個月大跟著家人從牙買加來到英國的沃克(Winston Walke)則是在申請駕照時出了問題。當時他被主管機關告知「他的個人資料不存在於這個國家」,他說:「這件事很嚇人,我在這裡上學,從我 16歲以來就有(像別人一樣的)國民保險號碼,卻被告知你不存在(於這個國家),這太令人難以承受。」

沃克說:「我就跟任何人一樣是個英國人。」

post title

在英國布里斯托(Bristol),一面牆被人畫上了「疾風世代」搭船來到英國的塗鴉。

Photo: duncan c
post title

17號這天,來自加勒比海國家的外交人員現身在英國首相官邸唐寧街十號(10 Downing Street),他們要向英國首相梅伊表達對其移民政策的不滿。

路透社

大英國協外交官聯合抗議

上周四(12),加勒比海國家的外交人員聯合向英國表達抗議,希望英國可以盡快解決「疾風世代」進退不得的問題。

巴貝多駐英國外交人員休伊特(Guy Hewitt)說:「對於人們為英國付出一切卻有可能被無情拋棄,這件事我感到沮喪。」

在野黨批當局沒人性

周一(16),英國工黨議員拉米(David Lammy)表示,當局對「疾風世代」的處理方式令人感到羞恥:「讓這麼多『疾風世代』在這樣的處境下受苦這麼久,是沒有人性和殘忍的。」

被像犯人一樣處理

英國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說:「(當局的處理方式)讓英國公民無法接受NHS的治療、丟掉他們的工作、房子和退休金,被像犯人一樣丟到拘留中心甚至被遣送出境,重要的歷史紀錄被銷毀,而部長們指責官員。」

當局宣布成立特殊小組

對此,英國內政大臣魯德(Amber Rudd)出面為「疾風世代」受到的「可怕」待遇道歉,她說:「我擔心內政部有時太專注於政策和策略,反而忽略了個人。」她也宣布會成立特殊小組專門處理「疾風世代」的居留問題。

post title

在與加勒比海國家代表討論的會議上,英國首相梅伊除了公開道歉,也承諾會盡力處理「疾風世代」在英國的身分問題。

路透社

歐盟公民好擔心

面對「疾風世代」受到的待遇,現在住在英國的歐盟公民也開始擔心在 2019年3月29日英國正式脫歐後,自己原本在英國的居留權會受到影響。

聖克里斯多福與尼維斯聯邦(St. Kitts and Nevis)外交部長布蘭特利(Mark Brantley)在接受BBC訪問時說:「英國政府對待『疾風世代』的方式有可能會影響英國脫歐後的情形,像是之後住在英國的歐洲人會如何被對待等,還有反過來住在歐洲的英國人會受到什麼樣的待遇。」

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歐洲議會英國脫歐指導委員會的成員、來自義大利的瓜提耶利(Roberto Gualtieri)說:「我們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歐盟公民身上,我們會盡力確保英國脫歐協議上歐盟公民權利這塊滴水不漏,並且由獨立機構進行明確監管。」


延伸閱讀:《川普廢「追夢者」政策 80萬移民面臨遣返命運
獨厚古巴的「濕腳、乾腳」美國移民政策將廢止
不會英文就完蛋 英新政瞄準穆斯林婦女

參考資料:
01 Windrush: Theresa May hits back at Labour over landing cards
02 UK Home Office destroyed Windrush landing card slips
03 The UK's Windrush generation: What's the scandal about?
04 Windrush generation: 'I'm an Englishman'
05 PM May says 'Windrush generation' migrants are 'part of us'
06 Can EU migrants trust Britain after the Commonwealth “Windrush” scan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