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反普亭記者烏克蘭詐死 出面召開「復活」記者會

by:徽徽
10089

當大家還沉浸在俄國異議記者巴布臣科遭人暗殺的哀傷時,他突然出現召開了「復活」記者會,和烏克蘭警方一起說明詐死的原因。

post title

在「復活」記者會上,俄國記者巴布臣科(中)在烏克蘭安全部門負責人格里薩克(左)和檢察總長路欽卡(Yuriy Lutsenko,右)的陪同下出席。

路透社

悼念訃聞剛出爐

周二(30),烏克蘭首都基輔傳出俄國異議記者巴布臣科(Arkady Babchenko)遭人暗殺的死訊,悼念他的訃聞很快出刊,相關紀念佈置也紛紛出爐,民眾傷心地在他的公寓外哀悼,大家都認為這又是一起俄國政府在幕後動手腳的暗殺事件。

不到一天就「復活」

然而,不到 24小時內,巴布臣科好端端地出現在大家面前,並且在「復活」記者會上談論他的「死」其實是一場和烏克蘭安全部門聯手演出的戲。

post title

在記者會上,烏克蘭安全部門負責人格里薩克播放了一段當局逮人的畫面,他們和巴布臣科合作的詐死行動遭到外界質疑,這麼做是否太超過。

路透社

和烏克蘭當局聯手

巴布臣科表示,大約一個多月前,烏克蘭安全部門通知他有人準備暗殺他,然後邀他一起來演戲好順利抓住嫌犯。烏克蘭安全部門負責人格里薩克(Vasyl Gritsak)說,他們這場戲成功抓到了企圖殺害巴布臣科的嫌犯。

暗殺報酬九十萬

格里薩克表示,俄國安全部隊招募了一名烏克蘭人,並且要這名烏克蘭人找殺手去殺害巴布臣科。於是,這名烏克蘭人以 3萬美元(折台幣約 90萬4,260元)作為殺害巴布臣科的報酬,接觸了各式各樣的殺手候選人,其中包含退伍軍人。

在記者會上,烏克蘭安全部門也公布了一段假扮成殺手的警方和這名烏克蘭人交易的畫面,警方將隱藏式攝影機放在包包中,拍下了嫌犯交付報酬的模樣。

post title

俄國記者巴布臣科表示,他之所以和烏克蘭政府聯手演出這齣戲,是為了逮住想暗殺他的嫌犯。

路透社

向妻子和同事道歉  這麼做別無選擇

在記者會上,巴布臣科向他的妻子道歉,他說:「我要特別跟我的妻子歐勒琪卡(Olechka)道歉,(我)這麼做別無選擇。」巴布臣科表示,他的妻子和孩子知道這個計畫,但他還是覺得需要道歉。

此外,巴布臣科也向以為他被暗殺的同事們道歉,他說:「我想為你們經歷過的一切道歉......我自己曾多次埋葬我的朋友和同事,我知道當你得埋葬你的同事時,那種令人不舒服且想吐的感覺。」

在普亭墳墓上跳完舞再死

在得知巴布臣科平安無事後,和他一起在烏克蘭電視台ATR工作的同事開心歡呼,這個畫面也被錄下來傳到了Twitter上。巴布臣科也在自己的Twitter上寫到,他會活到 96歲,等他在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的墳墓上跳完舞再死。

在影片中,可以看到巴布臣科的同事得知他還活著時,開心地拍手歡呼。

俄國外交部譴責演戲

巴布臣科詐死真相揭露後,俄國外交部出面譴責這齣戲,表示「這明顯是另一起反俄國的挑釁事件」。俄國外交部發言人扎哈諾娃(Maria Zakharova)形容這起行動是「為了達到宣傳的偽裝」,不過,她也提到俄國當局很開心得知巴布臣科還活著,她說:「我希望事情總是像這樣。」

烏克蘭總統下令保護

另一方面,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表示,烏克蘭會好好保護巴布臣科,他說:「俄國當局不太可能會保持冷靜,我已經下令保護巴布臣科和他的家人。」

post title

在得知巴布臣科還活著後,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左)和他見面,他也下令好好保護巴布臣科和他的家人。

路透社

從軍人到戰地記者

2009年,巴布臣科在俄國出版了一本名為《一名軍人的戰爭》(暫譯,One Soldier's War)的回憶錄,書中寫到他早年從軍參與第一次和第二次車臣戰爭的故事。隨後,巴布臣科成了一名戰地記者,專門報導與俄國有關的衝突,他也因為言論不利俄國當局常常收到死亡威脅。

言論引發俄國不滿

去年,受不了俄國的巴布臣科終於來到烏克蘭,當時他說他一點也不同情在俄國軍機墜機事件中的罹難者,這番言論引發俄國當局強烈不滿。隨後,巴布臣科在《衛報》上表示,他之所以這麼說是為了提醒大家「俄國無差別轟炸阿勒坡,(他們)沒有意識到有數十名孩童死在這些炸彈下。」

批評普亭不遺餘力

今年三月,巴布臣科來到美國紐約參加「普亭會」(PutinCon),這個會議專門批評俄國總統普亭。當時,巴布臣科提到在擔驚受怕多年後,他終於逃離了俄國,「我害怕他們會來找我」。

post title

在真相尚未大白前,民眾跑到巴布臣科家門口悼念他遭人暗殺。

路透社

擔心影響媒體信用

雖然巴布臣科沒死讓許多記者鬆了一口氣,然而,有的記者開始擔心這場戲會影響人們對新聞媒體的信賴,並且會激怒俄國政府。

「可悲的噱頭」

其中,無國界記者組織出面譴責巴布臣科和烏克蘭政府的行動是一場「可悲的噱頭」。無國界記者組織負責人德瓦(Christophe Deloire)說:「不管烏克蘭警方的動機為何,他們玩弄真相這件事很可悲也很令人遺憾。」

呼籲烏克蘭政府說清楚

保護記者委員會則呼籲烏克蘭當局解釋清楚「為什麼要採取這麼極端的措施」,這是「史無前例的情形」。

post title

一朵朵玫瑰花出現在巴布臣科的家門口,這些玫瑰花本來是用來哀悼他的死,後方站著負責維持現場秩序的警方。

路透社

詐死行動太超過

曾和巴布臣科共事的俄國調查記者索爾達托夫(Andrei Soldatov)表示,這起詐死行動太超過,他說:「巴布臣科是一名記者不是警察,不管川普(Donald Trump)和普亭怎麼說假新聞,我們的工作一部分是(獲取觀眾的)信任。」

「我很開心他(巴布臣科)還活著,但是他深深破壞了記者和媒體的可信度。」

從悲傷到憤怒

巴布臣科的記者朋友奧斯特羅夫斯基(Simon Ostrovsky)說,他一方面鬆了一口氣,一方面又感到生氣:「(我們的情緒)從昨天令人難以接受的悲傷到今天的憤怒,我們全都被騙了,而且我們全都相信我們的朋友死了。」

害怕俄國政府找理由

常常在揭發錯誤資訊的莫斯科記者柯瓦列夫(Alexey Kovalev)表示,他擔心俄國政府現在會說每件對他們不利的事件都是演出來的。

post title

今年三月,在俄國首都莫斯科,一名男子走過擺有頭版印有俄國總統普亭連任成功新聞的報紙。

路透社

記者被暗殺很合理

無論如何,《連線》雜誌評論到,這次烏克蘭政府的詐死計畫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俄國派人暗殺異議記者很合理。

被逮捕、攻擊和威脅

保護記者委員會表示,從 1992年以來,已經有 58名記者在俄國被殺害。而根據關心民主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提供的資料,俄國也不時傳出記者被逮捕、攻擊和遭到暴力威脅種種情事。


延伸閱讀:《「沒有人去的地方,總要有人去」 付出生命只為報導的記者們
俄國當局不能說的秘密:黑資料
世界上只有叛徒或敵人 俄國前特務在英國遇害

參考資料:
01 The Bizarre Not-Murder of Arkady Babchenko
02 'Assassinated' journalist Babchenko alive, Kiev accuses Russian intelligence of murder plot
03 Arkady Babchenko: Ukraine faked murder of journalist
04 WHY A RUSSIAN JOURNALIST FAKED HIS OWN MURDER—AND WHAT HAPPENS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