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生病就在胸口燙一下 印度巫醫和家長都被抓

by:時時
5442

在印度拉賈斯坦邦,當地民眾相信,只要小孩生病帶去給巫醫看病情就能好轉。然而,巫醫的「烙印治療」,可能無助於病情,還有可能讓小孩死掉。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2月,在印度拉賈斯坦邦,一位小朋友手裡拿著東西往嘴巴裡塞。

Photo: Gianncarlo Durán Díaz

巫醫:在胸口燙一下  就能讓神經壞死

去年一月,在印度拉賈斯坦邦(Rajasthan)皮爾瓦拉(Bhilwara)附近的小村莊,拉爾(Jamna Lal)的 2歲女兒庫什布(Kushbu)在呼吸上出現了一點問題,拉爾便帶著女兒去找巫醫。

當地巫醫(bhopa, witch doctor)表示,只要用鐵塊、黏土塊或衣服在小孩胸口上烙印下痕跡,就可以燒壞一些神經治好孩子們的病。

病情急轉直下  送醫不治

巫醫在庫什布的胸口上放了一塊燒燙的黏土塊,但庫什布的病情並沒有因此好轉,送往醫院急救之後,庫什布仍在八天後宣告死亡。

隔天,庫什布被醫院送去驗屍,而拉爾被警方逮捕。拉爾說:「我不知道為什麼警察會出現在這裡」、「我們的祖先多年來都這麼做。」

家長沒有盡到保護的責任

根據 2015年印度的《兒童保護法》(Juvenile Justice Act),拉爾帶生病的庫什布去看巫醫而不是去醫院,沒有盡到照顧庫什布的責任保護她的安全,才會被警方逮捕。

拉爾說,以前大女兒納拉亞(Naraya)生病時也曾找過巫醫,而且大女兒的病情真的有好轉,所以他覺得帶庫什布去找巫醫病情也能好轉。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2月,在印度拉賈斯坦邦,一名男子用刀片切開鋁罐。

Photo: Gianncarlo Durán Díaz

執行烙印治療的巫醫也被抓

替庫什布進行治療的巫醫維也斯納夫(Ladi Vaieshnav)也遭到警方逮捕,她說:「過去 20多年來,我已經替超過 40名孩童進行治療,但都沒有人因此死亡」、「當我聽到小女孩死訊時,我很震驚也感到很痛苦,但那是她的爸爸希望我這麼做的,是他(拉爾)來找我的。」

「多年前,我向另一名巫醫學到這個方法,雖然我不知道這是怎麼辦到的,但這些小孩在經過 20分鐘的烙印後都會被治好,它成功過很多次。」

「這次出了點問題」

維也斯納夫的兒子沙岩那拉言(Satyanarayan)說:「她(維也斯納夫)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做好事,很多嬰兒都被治癒了,但這次出了點問題。」在沙岩那拉言的胸口,也有留下小時候被烙印過的痕跡。

巫醫:絕對不會再這麼做了

維也斯納夫說,她再也不會幫任何小孩進行烙印治療:「我和某個人說我再也不會這麼做了,我也和其他的巫醫說別再這麼做,事情有可能會因此變得很糟,這些(生病的)孩子應該要去醫院。」

post title

圖為 2013年1月,在印度拉賈斯坦邦,一名 16歲小爸爸抱著 4個月大的嬰兒坐在太太娘家外面的圍牆上。

路透社

地方官員要求醫院配合

拉賈斯坦邦兒童福利委員會主席特里維迪(Suman Trivedi)表示,她一直很希望能終止當地這種在小孩子身上烙印治病的巫術,當她發現《兒童保護法》的條文涉及到兒童虐待相關的內容之後,便要求皮爾瓦拉地區的醫院,只要一發現類似的案件就要立即通報。

教育程度低  地方醫療不足

特里維迪說,這種「烙印治病」的巫術已經失控,她認為這是因為當地文盲比例高,又缺乏教育,再加上地方醫療服務沒有辦法深入當地民眾,才會讓這些社區認為傳統的做法可以救回他們的孩子。

post title

圖為印度拉賈斯坦邦,一名 12個月大的小嬰兒因為生病的關係不停地大哭。

Photo: Childrens Investment Fund Foun

小嬰兒只能大哭來表達痛苦

特里維迪也說,當她們第一次採取行動向警方報案時,那對家長很生氣,當時也受到多方的反對。

她說:「但在小孩身上烙印是錯的,如果你今天在做印度烤餅(chapati)沾著熱油都會燙傷你的皮膚,這些家長用炙熱的材料在嬰兒身上留下印記,這些小孩會有什麼樣的感覺?他們根本沒有辦法表達痛苦只能大哭。」

「這些家長的本意不壞」

特里維迪說:「我知道這些家長的本意不壞,他們希望小孩病情能夠好轉,但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選的作法是錯的。我必須要讓大家有所警惕,讓他們知道這是一種犯罪並嚴格懲處。」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2月,在印度拉賈斯坦邦,一名少女手頭頂著一壺水,準備來做早餐。

Photo: Gianncarlo Durán Díaz

醫生:家長們不知道這是錯的

皮爾瓦拉政府經營的醫院兒科主任席羅特翠雅(Radhe Shayam Shrotriya)表示,他在過去 2年遇過 11起案例。

他說:「這些孩子被帶來這裡(醫院)的時候已經病得很嚴重,這也讓他們的病情更難治癒。這種烙印會在腹壁(abdominal wall)上,有時是一個切口,有時是拇指印,但家長們多半不知道他們做的事情是錯的。」

「不能只是懲罰父母」

席羅特翠雅表示,當醫院發現孩子身上有烙印過的痕跡時,他們就會立即通報警察。自從他們這麼做開始,兩年多下來,類似的案例已經越來越少發生。

他說:「我們不能只是懲罰這些父母,我們必須要提供諮詢服務──當他們的嬰兒生病時,他們應該要(把孩子)送去醫院──這些家長都不想殺死自己的孩子,但他們無知又容易受到誤導,我替他們感到同情。」

post title

圖為 2009年11月,在印度拉賈斯坦邦一名媽媽抱著小孩走著。

Photo: YoungDoo M. Carey

需要時間來改變

兒童福利委員會成員巴利克(Naresh Pareek)表示,他們因為要求當地社區不要再將小孩帶去給巫醫烙印治療,面臨到不少挑戰,但民眾已經漸漸意識到、也知道這麼做的後果。

他說:「民眾會對著我們生氣,但我們得面對他們的憤怒,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的道德義務。」

特里維迪也說:「我覺得我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這些烙印的案例數逐漸下降,即便這需要幾年的時間來改變,它終將消失在我們的社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