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太慷慨,街友跟著來 牛津大學email惹議

by:時時
12616

校園內無家者的人數和學生的慷慨程度是否有關?最近牛津大學一封給學生的信表示,學生不必要的浪費,加重了無家者的痛苦。

post title

圖為一名穿著西裝的男子,站在牛津校園裡的街道上。

Photo: delfi de la Rua

街友變多的祕密

最近,牛津大學一封發送給學生的email指出,因為學生們的慷慨相助,讓整個城市無家可歸者的人數變多了。有不少收到這封email的學生在Twitter上分享這封信件,也讓牛津大學受到外界的批評。

「不必要的浪費加重無家者的痛苦」

這封信是由牛津大學的監督員(proctor)愛德華茲(Mark Edwards)和法布爾(Cecile Fabre)發給學生的,英國學校的監督員就像台灣學校裡的教官一樣,負責管理學生的紀律以及處理相關投訴案件。

他們在信裡面寫道:「從想在這座城市尋求庇護的無家者人數就可以看出,牛津大學學生擁有高度、發展完全的社會良知,不必要的浪費加重了他們(無家者)的痛苦。」

post title

牛津大學的學生,在期末考考完之後會大肆慶祝,這也讓校園裡的垃圾量在期末考後暴增。

Photo: Aj Alao

期末考後垃圾量暴增

這封信的目的在希望能減少校園內的垃圾,特別是在期末考完之後,牛津大學的學生們會在學校慶祝一番。所以這封信也呼籲大家不要再用泡沫、五彩紙屑、香檳和雞蛋互砸對方來搗亂。

讓學校看起來像「高富帥俱樂部」

信中還形容期末考後的凌亂景象讓人覺得「整個牛津(大學)就是一個巨大的布靈頓俱樂部(Bullingdon Club,註)」,這種景象對於想要申請牛津大學的弱勢學生來說,「可能不會產生正面的影響」。

註:布靈頓俱樂部是牛津大學對於外人來說充滿神秘色彩的貴族社團,更曾被翻拍成電影《高富帥俱樂部》(The Riot Club)。

post title

圖為英國牛津,兩名女生在路上一起走著。

Photo: David Hallett

網友:學校覺得無家者想拿學生錢

不少學生質疑這封信的內容,他們紛紛在社群媒體上分享看法。

網友杜蘭(Naoise Dolan)在Twitter上寫道:「學校高層官員認為,這個城市無家可歸者的比例之所以會高,是因為他們(無家者)聚集在這想從學生身上拿到一些零錢。」

「學校應該要採取有意義的行動」

牛津大學無家可歸者運動的學生主席庫瑪爾(Alex Kumar)說:「如果大學的管理階級選擇採取有意義的行動,也許像是允許當地的慈善機構使用(校內)一些未使用的建築物作為庇護所好過冬,來幫助我們城市裡無家可歸的人,而不是試圖將牛津的無家可歸者危機以開玩笑的方式抨擊學生,我想我們會很感激。」

post title

圖為牛津大學布拉瓦尼克政府學院(Blavatnik School of Government)外牆的鏡子上,倒映出牛津大學出版社(University Press)的門。

Photo: David Hallett

學校:重點是減少校內垃圾

學校的聲明強調,那封email的重點是要減少校內垃圾。他們在聲明上寫到:「總的來說,監督員的重點是要喚起牛津學生在社會、環境上的良知,並敦促學生考慮一下垃圾所造成的浪費和不便。」

期末垃圾清運費將近100萬

牛津大學學生報《Cherwell》指出,牛津大學每年花費 2萬5,000英鎊(折台幣約 99萬6,650元)的經費,來處理期末考後的垃圾清運問題,這讓學校決定全面推廣反垃圾運動。

post title

圖為英國倫敦(London)的牛津街(Oxford Street)上,有兩名遊客看著地圖找路。

Photo: piqsels

監督員:無家者是從別的地方來的

在這封信件曝光之後,發出這封信的監督員愛德華茲也出面解釋道:「這是一個很容易就能夠確定的事實,牛津和英國其他佔地面積差不多大的城市相比,牛津的街道上有越來越多無家可歸的人。」

他也說:「無家可歸的人從其他的地方來到牛津是很清楚的事實,這都是這個城市基礎設施很完善的功勞,但同時我們也相信,這是由於我們學生、市民以及遊客的慷慨解囊。」

牛津對無家者來說很安全

英國牛津郡(Oxfordshire)前治安官(sheriff)克萊斯頓(Jane Cranston)認同愛德華茲的說法,學生的社會良知確實有可能讓無家可歸者的人數變多。

克萊斯頓也強調,牛津有越來越多的無家者,不單只是因為學生的社會良知而已,而是牛津對於無家者來說是一個「安全」的城市。從市議會、郡議會、慈善機構、教會、學生和很多人都貢獻了時間、關心和專業,想要來解決無家者問題。

post title

圖為英國牛津,一名男子坐在公車候車亭看報紙。

Photo: Greg Wass

這是全國性的問題

牛津市議會副主席史密斯(Linda Smith)也說,牛津市無家可歸者人數上升的原因是因為政府取消了心理健康和藥物成癮的服務。

她強調無家可歸者變多是全國性的問題,「十年前,我們在牛津的街道上沒有這個問題」、「每個人都有權選擇是否要接受別人的意見,但我不會建議大家不要贊助乞丐。」

兩年來人數翻一倍

牛津市議會表示,由於中央政府大幅刪減預算的關係,這讓牛津市負責處裡無家可歸者的資金有所減少。自 2016年起,牛津市內無家可歸者的人數從 33人上升到 61人,幾乎翻了一倍。


延伸閱讀:《英國想解決遊民問題 芬蘭模式值得一試
全球第一台 英國遊民限定販賣機

參考資料:
01 Oxford University official links rough sleeping to students' generosity
02 University slammed for ‘sickening’ trashing statement
03 Oxford University criticised for suggesting students’ generosity has led to more homeless people in city
04 University of Oxford mocked for homeless claim in studen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