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監獄在外頭」 南韓過勞者紓壓法:把自己關起來

by:徽徽
16811

在被封為過勞之國的南韓,身心俱疲的民眾選擇到另類監獄把自己關起來,對這些民眾來說,「真正的監獄在外頭」。

post title

你會不會有時想把自己關在小房間裡,隔絕外界的一切刺激呢?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只有五平方公尺的房間

今年 57歲的汽車配件工程師姜錫元(Kang Suk-won,音譯)已經在只有五平方公尺的小房間裡,待了整整一個星期。在這裡,他穿上了深藍色的制服、把手機給放在外頭,一個人睡在編號 207的小房間內。

吃飯、上廁所都在這

姜錫元長出了點鬍子,每天他都從小房間的小門接過用托盤裝的粥和醃菜來填飽肚子。想上廁所和洗澡的話,就用房內角落的廁所和洗臉盆。

不是牢房的另類監獄

這個場景可能會讓你誤以為姜錫元是一名被關在監獄裡的受刑人,然而,他所在的小房間不是牢房,對他來說,被關在小房間內也不是懲罰,而是一段沒人打擾的幽靜時光。

post title

根據OECD的排行,南韓是全世界工時第二高的國家。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全世界工時第二高

身為亞洲高工時的國家,南韓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排行榜中,僅次於墨西哥,是全世界工時第二高的國家,每年工時高達 2,069個小時,而其他OECD國家平均起來每年工時只有 1,764個小時。

一天工作14個小時

在南韓,一天工作 14個小時司空見慣,有不少人一周工作六天,連帶過勞死的人數直線上升。為了改善這樣的狀況,南韓總統文在寅去年推出了「休息權」相關政策,將法定每周工時從 68小時降為 52小時。立法委員也在討論過勞的定義,希望透過法律保障民眾休息的權利。

「我寧願回到監獄」

然而,就連被稱為「亞洲曼德拉」、曾經因為爭取民主被關入大牢的南韓前總統金大中都曾抱怨到,他的生活過於繁忙,擠不出什麼時間思考和看書,「我寧願回到監獄」。

post title

一個又一個的房間不是什麼公寓住宅,是要讓這些人重拾自由的南韓另類監獄。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周付一萬四  隔絕俗世紛擾

因此,像汽車配件工程師姜錫元這樣的專業人士,選擇把自己關在小房間內紓壓,似乎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而他們待的這間「另類監獄」名叫「我內心的監獄」(Prison Inside Me),這其實是一間位於首爾東北方約兩個小時車程的冥想中心,一人只要付 50萬韓圜(折台幣約 1萬4,600元)就可以在這裡與世隔絕一周。

擺脫瘋狂工作  專注內在平靜

在這裡,姜錫元提到他可以擺脫瘋狂工作的生活和外界的刺激,轉而專注在自己內在的平靜。姜錫元說:「我過勞了,這是我來到這裡的主要原因。今天,我感到煥然一新,我的頭腦也清明多了。」

post title

來到這裡的人們必須交出手機、換上相同的制服,在經過簡單的介紹環節後正式「入監」。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進入自己的小房間後,他們一天只能用一次手機,三餐由工作人員打理。

路透社/達志影像

和自己對話

另一名「受刑人」朴佑宇(Park Woo-sub,音譯)說:「來到這裡非常有用,我可以關注自己的內心,並且和我自己對話。」

「讓我真正找到自己」

而在首爾經營兩間咖啡廳、每天工作 10個小時、一周工作六天的尹鄭順(Yoon Jeong-soon,音譯)也是「受刑人」之一。他說:「對我來說,這間冥想中心是我該待的地方,一直以來我都在找一個能讓我真正找到自己的地方。」

post title

每個人在入住時除了會得到一套制服,還會拿到瑜珈墊、茶杯組、一支筆和一本筆記本;另外房間裡設有馬桶,但沒有鏡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門口的小縫,就是「受刑人」與外界接觸唯一的方式。

路透社/達志影像

申請入住人數夯

正因為「我內心的監獄」冥想中心能讓人找到自己,自從它在 2008年開辦以來,申請入住的人數絡繹不絕,也有許多的回頭客。舉例來說,汽車配件工程師姜錫元已經住了三次。

家庭主婦、學生都來

在成千上百名賓客中,除了過勞的上班族,還有家庭主婦和高中生,他們的共同點都是高壓族群。

雖然設施簡單  但讓人感到自由

而在「我內心的監獄」冥想中心內,有 28間小房間,每一間都配有一扇窗、加熱木地板、擺了一本日記的小桌子、泡茶組、瑜珈墊和緊急按鈕。回頭客表示,雖然房內的設施並非一應俱全,但卻能讓他們的心靈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自在。

「真正的監獄在外面」

「我內心的監獄」冥想中心的共同創辦人盧珍香(Noh Ji-hyang,音譯)表示,這些賓客的心得反映出了一種諷刺感。

在這裡,把自己單獨關在小房間內不是監獄,真正的監獄是外面的世界。「我內心的監獄」冥想中心共同創辦人  盧珍香

post title

在一周結束後,工作人員還會發一張「假釋證明書」給參與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創辦人是前檢座

盧珍香接著說,冥想中心的創辦由來和另一位創辦人──她的先生權勇錫(Kwon Yong-Seok,音譯)息息相關。權勇錫過去是一名檢察官,每周工時高達 100小時,身心俱疲只能仰賴酗酒和抽菸紓壓。

要是能被關起來就好了

最後,權勇錫發現「我很難讓自己振作起來」,於是,他開始想像要是可以被單獨關在像監獄裡的小房間中該有多好,而「我內心的監獄」冥想中心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

至少那裡沒有人

權勇錫說:「我發現要是我可以被單獨監禁在小房間中,我的感覺會好一點,至少那裡沒有人、沒有要找我的電話、沒有菸、沒有酒。我會是一個人,我或許可以在監獄裡療傷。」

post title

這就是離首爾兩小時車程的另類監獄。在這裡,人們可以隔絕外界干擾,和自己的內心對話。

路透社/達志影像

拿八千多萬元打造「另類監獄」

透過募款,權勇錫籌到了大約 30億韓圜(折台幣約 8,787萬元),開始落實他的另類監獄夢。現在,「我內心的監獄」冥想中心由非營利組織「快樂工廠」(Happiness Factory)負責經營,在營運上仰賴贊助和權勇錫自掏腰包。

又是經營者,又是律師

對權勇錫來說,經營「我內心的監獄」冥想中心某種程度上帶給了他滿足,他也希望這樣的另類監獄概念可以推行到全世界。不過,權勇錫一方面得經營冥想中心,另一方面又是一名執業律師,這樣難道不會過勞嗎?

權勇錫回答道:「不會,因為我再也不會每周工作 100個小時,我已經縮減工時了。此外,現在帶給我快樂的就是看人們待在這裡心情變好。」

post title

在泰國法身寺,新手和尚正在練習冥想。其實,南韓另類監獄是冥想中心的另一種形式。

路透社

佛家冥想的現代版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南韓歷史與文化教授金靜(Jennifer Jung Kim,音譯)表示,像「我內心的監獄」冥想中心這類的另類監獄,其實就是傳統佛家冥想中心的現代版。

她說:「一直以來,韓國人都靠著拜訪寺廟來逃離現實的紛擾。在寺廟中,無論是用電子產品或是說話都是不被允許的。」

隔絕所有刺激  充電的好地方

想要終結亞洲現代奴隸制度的非營利組織Mekong Group的執行長弗里德曼(Matt Friedman)說,南韓快速的生活步調和工作倫理,讓南韓人很難找到生活裡的平靜。

他說:「這些另類監獄提供了和生活感受完全相反的經驗──一個隔絕所有刺激的地方,讓人可以遠離親友充電一下,又不用被視為軟弱或是不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