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孤獨的男人 直擊巴西原民部落最後血脈

by:徽徽
24819

近日,一名住在亞馬遜雨林深處的原住民被鏡頭捕捉了下來,他的族人全在和開發者的血腥戰爭中過世,他已經一個人獨自生活超過 20年,與世隔絕的他也被稱為「世界上最孤獨的男人」。

post title

在晃動的攝影機畫面中,可以依稀看到一名在砍樹的男子,他就是被稱為「世上最孤獨男人」的亞馬遜雨林原住民。

Photo: FUNAI

「世上最孤獨的男人」

上周,巴西當局負責保護亞馬遜原住民部落的單位FUNAI釋出了一段影片,這段影片裡捕捉到了被稱為「世上最孤獨的男人」的亞馬遜原住民,他是所屬部落中唯一倖存的血脈,已經一個人生活超過 20年。

習慣挖洞保護自己

除了被稱為世上最孤獨的男人,這名亞馬遜原住民還被當地人稱為「洞人」,因為他習慣挖掘防護洞保護自己的生活。然而,當他最近在朗多尼亞州(Rondônia)雨林深處活動時,被攝影機捕捉了下來。

20年沒出現在眾人眼前

當時,他的身上圍了一塊薄布,手上拿著一把斧頭活力十足地在砍樹。年紀大約 50多歲的他,自從在 1998年巴西紀錄片《科倫比亞拉》(Corumbiara)露臉後,就再也沒有出現在銀光幕前。這部紀錄片描述了住在雨林深處的原民部落如何在過去數十年來遭人暗殺、破壞。

影片中,FUNAI拍到了「洞人」圍著一塊布在砍樹的畫面。隨著FUNAI的預算面臨刪減,巴西政壇裡對原住民部落的敵意也越來越深,有的政治人物甚至指控FUNAI故意捏造當地有原住民來妨礙開發。所以,FUNAI釋出「洞人」的影片就是要證明當地有原住民存在。

為了土地  攻擊原住民

根據FUNAI的了解,「洞人」的族人大都在 1980-1990年代被想要和他們爭奪土地的農夫與伐木者所殺,因為他們只要能證明土地上沒有原住民居住,就能取得那塊地的所有權。

部落唯一倖存者

在 1990年代早期,農人與伐木者的攻擊讓「洞人」和他的族人加起來只剩下六個人。1995年,「洞人」的族人被殺,他成了部落最後的血脈,從那時起他便一個人獨自生活,他生活的區域也被當局劃為保護區。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區域就是「洞人」生活的朗多尼亞州。過去,FUNAI曾想和「洞人」接觸,但都被打了回票。

地球圖輯隊

看到他身體健康很開心

為原民爭取權益的「國際生存」(Survival International)慈善組織研究和宣傳部門負責人華森(Fiona Watson)表示,她是少數曾經造訪「洞人」活動區域的西方人。她說當她看到影片中的「洞人」身體健康時,她非常開心。

想接觸都以失敗告終

然而,FUNAI跟「洞人」的接觸僅止於從遠處觀看,他們曾多次想要接近「洞人」但都以失敗告終,FUNAI也在 2005年正式放棄接觸他的念頭。

故意留下工具和種子

不過,FUNAI的工作人員仍會時不時地在他的生活區留下斧頭、砍刀等工具,他們也會故意留下種子在「洞人」會經過的路上。

post title

2008年,盤旋在亞馬遜雨林上空的攝影機拍下了不和外界接觸的原住民部落。當時,該部落族人拉弓瞄準攝影機示警。

路透社

射箭示警  想要一個人  

華森說:「有一次當FUNAI太靠近『洞人』時,他向他們發射了一支箭以示警告。所以,FUNAI的政策就是不接觸,『洞人』很清楚表明他想要一個人。」

「他心裡在想什麼沒有人想像得到,他眼睜睜看著家人和族人被殺只剩自己,而且自己找不到任何人說話,這樣的生活令人難以置信。」

趁他外出打獵......

華森回憶到,當她 2005年和FUNAI的工作人員一起監看「洞人」時,他們趁著他外出打獵觀察了一下他的「家」。華森說:「他的家是一間充滿弓和箭的小棚屋,他還有一只裝了水的葫蘆。」

「他還有個小花園,在那裡他種了木瓜、香蕉和玉米,他會從小溪引水來。」

post title

隨著農人和伐木者的出現,原住民的生活區域逐漸被蠶食鯨吞。

路透社

可以參考鄰近部落

雖然,外界對「洞人」的部落了解不多,但華森表示,或許可以從與「洞人」部落相鄰的阿昆蘇(Akuntsu)部落得到一點靈感。

村落被推土機夷為平地

說到阿昆蘇部落,在 1980和1990年代,大部分的部落成員都在和農人與伐木者的戰爭中被殺,他們原本的村落也被推土機夷為平地。現在,阿昆蘇部落的成員大約只有六人。

願意和外界接觸

但是,阿昆蘇部落的族人和「洞人」不同,他們願意和外界接觸,並且和語言學家合作,讓語言學家研究他們的語言,而他們的語言被認為可能和「洞人」的語言相近。

男性領導人是巫師

華森說:「我們對阿昆蘇部落略有了解,我們知道他們的男性領袖吸鼻菸,他是一名巫師而且會吹笛子,所以他們有舞蹈與音樂的傳統。」

post title

2013年9月,來自亞馬遜雨林的原住民部落包圍住FUNAI,要求當局將屬於他們的土地還給他們。

路透社

靠狩獵和採集維生

然而,有關「洞人」的生活,少數能確定的是他靠著狩獵和採集維生。此外,「洞人」在打獵時射出的箭頭可能抹有由草藥提煉出來的毒,許多生活在該區的原住民都有非常淵博的植物學知識。

一石二鳥的防護洞

再來,「洞人」挖的防護洞也是外界研究的重點。大約 1.5-2公尺深的防護洞裡頭放有尖銳的石頭,除了可以當作抓獵物的陷阱,也可以防止外人入侵生活領域。

在某種程度上,我們不需要了解他的任何事情。但是,他是個象徵,象徵我們正在失去豐富的人類多樣性。 「國際生存」慈善組織研究和宣傳部門負責人  華森

救人一命的知識

此外,像「洞人」這樣的原住民擁有的知識或許可以救人一命。華森說:「他們是天文學家、工程師、植物學家,以及最敏銳的雨林觀察家。」

「他們將這些知識收集起來,其中有的知識非常有價值,或許可以成為治療我們社會中疾病的藥物。」

上線時間:2018/07/23
增修時間:2018/07/24  修正錯字


延伸閱讀:《亞馬遜深處的求救聲 巴西原住民面臨滅絕危機
強制重返文明世界 日本「裸體隱士」結束孤島生活29年

參考資料:
01 Lone survivor of isolated Amazonian tribe captured on film for first time in decades
02 Last survivor: The story of the 'world's loneliest man'
03 Last Survivor of Uncontacted Tribe, 'Man of the Hole,' Is Spotted in the Ama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