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孤獨的男人 巴西原民部落最後血脈「洞人」死亡(2022更新)

2022年8月,隨著巴西亞馬遜雨林深處的最後一位倖存者「洞人」被發現死亡,這個與世隔絕的原始部落,正式宣告全數滅絕。

◆增修時間:2022/08/31 最新資訊更新於文末

◆原文上線時間:2018/07/23

「世上最孤獨的男人」

近日,一名住在亞馬遜雨林深處的原住民被鏡頭捕捉了下來,他的族人全在和開發者的血腥戰爭中過世,他已經一個人獨自生活超過 20年,與世隔絕的他也被稱為「世界上最孤獨的男人」。

影片中,巴西官方原住民基金會(以下簡稱FUNAI)拍到了「洞人」圍著一塊布在砍樹的畫面。隨著FUNAI的預算面臨刪減,巴西政壇裡對原住民部落的敵意也越來越深,有的政治人物甚至指控FUNAI故意捏造當地有原住民來妨礙開發。所以,FUNAI釋出「洞人」的影片就是要證明當地有原住民存在。

文章插圖

看到洞人身體健康很開心

上周,巴西當局負責保護亞馬遜原住民部落的單位FUNAI釋出了一段影片,這段影片裡捕捉到了被稱為「世上最孤獨的男人」的亞馬遜原住民,他是所屬部落中唯一倖存的血脈,已經一個人生活超過 20年。

為原民爭取權益的「國際生存」(Survival International)慈善組織研究和宣傳部門負責人華森(Fiona Watson)表示,她是少數曾經造訪「洞人」活動區域的西方人。她說當她看到影片中的「洞人」身體健康時,她非常開心。

射箭示警不願與外界接觸

然而,FUNAI跟「洞人」的接觸僅止於從遠處觀看,他們曾多次想要接近「洞人」但都以失敗告終,FUNAI也在 2005年正式放棄接觸他的念頭。

不過,FUNAI的工作人員仍會時不時地在他的生活區留下斧頭、砍刀等工具,他們也會故意留下種子在「洞人」會經過的路上。

華森說:「有一次當FUNAI太靠近『洞人』時,他向他們發射了一支箭以示警告。所以,FUNAI的政策就是不接觸,『洞人』很清楚表明他想要一個人。」

「他心裡在想什麼沒有人想像得到,他眼睜睜看著家人和族人被殺只剩自己,而且自己找不到任何人說話,這樣的生活令人難以置信。」

文章插圖

偷偷觀察洞人的家

華森回憶到,當她 2005年和FUNAI的工作人員一起監看「洞人」時,他們趁著他外出打獵觀察了一下他的「家」。華森說:「他的家是一間充滿弓和箭的小棚屋,他還有一只裝了水的葫蘆。」

「他還有個小花園,在那裡他種了木瓜、香蕉和玉米,他會從小溪引水來。」

文章插圖

想知道更多?從鄰近的阿昆蘇部落找靈感

雖然,外界對「洞人」的部落了解不多,但華森表示,或許可以從與「洞人」部落相鄰的阿昆蘇(Akuntsu)部落得到一點靈感。

說到阿昆蘇部落,在 1980和1990年代,大部分的部落成員都在和農人與伐木者的戰爭中被殺,他們原本的村落也被推土機夷為平地。現在,阿昆蘇部落的成員大約只有六人。

但是,阿昆蘇部落的族人和「洞人」不同,他們願意和外界接觸,並且和語言學家合作,讓語言學家研究他們的語言,而他們的語言被認為可能和「洞人」的語言相近。

華森說:「我們對阿昆蘇部落略有了解,我們知道他們的男性領袖吸鼻菸,他是一名巫師而且會吹笛子,所以他們有舞蹈與音樂傳統。」

文章插圖

一石二鳥的防護洞

然而,有關「洞人」的生活,少數能確定的是他靠著狩獵和採集維生。此外,「洞人」在打獵時射出的箭頭可能抹有由草藥提煉出來的,許多生活在該區的原住民都有非常淵博的植物學知識。

再來,「洞人」挖的防護洞也是外界研究的重點。大約 1.5-2公尺深的防護洞裡頭放有尖銳的石頭,除了可以當作抓獵物的陷阱,也可以防止外人入侵生活領域。

在某種程度上,我們不需要了解他的任何事情。但是,他是個象徵,象徵我們正在失去豐富的人類多樣性。 「國際生存」慈善組織研究和宣傳部門負責人  華森

此外,像「洞人」這樣的原住民擁有的知識或許可以救人一命。華森說:「他們是天文學家、工程師、植物學家,以及最敏銳的雨林觀察家。」

「他們將這些知識收集起來,其中有的知識非常有價值,或許可以成為治療我們社會中疾病的藥物。」

2022年8月,洞人死亡

FUNAI在那之後致力防止「洞人」被外界騷擾,並定期追蹤他的近況。

在2022年8月23日,FUNAI的工作者例行性地進入亞馬遜雨林深處,在洞人生活的原住民保留區塔納魯(Tanaru)的一間草屋吊床上,發現了被羽毛覆蓋的洞人屍體。

8月27日,FUNAI發布聲明,表示現場沒有任何暴力、打鬥或掙扎的跡象,洞人很可能是自然死亡,他們請犯罪鑑識專家到場鑑定,遺體也送到巴西首都巴西利亞(Brasília),由法醫進行死因確認,待一切程序走完,將會把洞人運回雨林安葬。

「國際生存」慈善組織研究和宣傳部門負責人華森(Fiona Watson)表示:「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個男子的名字,對他的部落也了解不多。隨著他的死亡,整個部落的滅絕宣告完成。」

華森補充:「這確實是一場種族滅絕,被渴望有土地和財富的人蓄意地消滅。」

根據巴西的憲法,原住民居住的土地受憲法保障,能限制其他入侵者到原住民生活區開採或種植,只是,該限制令每過幾年需更新一次,由巴西原民會等機構確認原住民是否仍在那片土地上生存。過去,8,000公頃大的塔納魯保留區因著洞人的存在而被予以保留,但在洞人死後,該保留區可能將受到威脅。

圖為FUNAI發現洞人死亡的草屋。

原住民專家桑托斯(Marcelo dos Santos)對洞人的死亡也表達了看法,他認為洞人或許明白自己已經命不久矣,於是給自己鋪上了羽毛,安靜地等待死亡。桑托斯也補充,FUNAI大約是在洞人死後的40-50天左右發現了他,他死前的年紀差不多60歲。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