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球時我是德國人,輸球時我成為移民」土耳其裔足球員厄齊爾宣布退出國家隊

by:泥仔
31458

上周日,德國足球員厄齊爾宣布退出德國國家隊,在他措辭嚴厲的聲明中直指德國社會種族歧視、雙重標準的問題,並強調自己將不願再成為政治角力下的替罪羔羊。

post title

今年 6月在2018世界盃上,厄齊爾準備和瑞典隊進行小組賽。

路透社

在9年前成為德國隊一員

今年 29歲、正在替英格蘭兵工廠足球俱樂部(Arsenal Football Club,也稱阿森納)效力的厄齊爾(Mesut Ozil)在 2009年入選成為德國國家隊隊員,在這段期間,他一共代表德國踢了 92場比賽、得分 23球,並交出 40次助攻的成績。然而在上周日(22),厄齊爾透過twitter發表了一連三份聲明,表示他在未來將不再為德國國家隊效力,而整起爭議必須從兩個月前開始說起。

土耳其裔德國人  在這裡是第三代

祖先是土耳其人的厄齊爾雖然在德國已經是第 3代,但是他從來不隱藏自己以來自土耳其為榮,儘管如此,厄齊爾也不只一次表達出願意為德國奉獻的心情。身為穆斯林的他在 2016年前往麥加(Mecca)朝聖時,也有在社群網路上分享自己的照片。

爭議來自和總統合照

今年 5月13日,厄齊爾和同樣有土耳其血統、德國出生的德國隊球員京多安(Ilkay Gündogan)一同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英國倫敦見面合照,但很快就引起德國輿論反彈。

post title

圖即為今年 5月中時,讓厄齊爾(圖左)成為輿論焦點的照片,圖右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路透社

土耳其總統的宣傳機器

由於土耳其當時即將舉行總統大選,而埃爾多安一旦當選為土耳其總統後,在行政、立法、司法上都將握有極大權力,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Reinhard Grindel)便批評厄齊爾和京多安被埃爾多安「利用」、成為埃爾多安的宣傳機器。

這兩人不忠誠  該換掉?

以極右派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為首的政治人物則抨擊厄齊爾和京多安對德國的忠誠度,要求國家隊在 2018世界盃前夕將這兩人換掉,網路上、球迷間也出現類似的批評聲浪。

當事人之一緊急澄清

對此,京多安在不久後緊急出來澄清,他強調這場舉辦在英國的慈善活動邀請了所有土耳其裔、在英格蘭各足球俱樂部效力的球員共襄盛舉,而那些合照也只是活動的一部分,沒有任何政治意圖。京多安也提到各界對於他和厄齊爾的指控是「100%錯誤的」,並重申他們以土耳其為根,但心向德國的立場。

德國總統也來見面

在幾天後,德國總統史坦麥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也和厄齊爾、京多安見面合照,希望可以藉此澄清社會大眾對這兩人的誤解——但情況在這一屆世界盃中,德國罕見地於小組賽就被淘汰後進一步惡化。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6月中,正在接受媒體採訪的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

路透社

足協主席點名厄齊爾出來面對

其實不論是從輿論發酵到世足賽期間,厄齊爾一直不願多作評論。但在德國隊遭到淘汰後,他就成為了輿論焦點,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也呼籲厄齊爾應該給大家一個交代。本月稍早,當格林德爾在接受德國足球雜誌kicker採訪時,就說:「許多球迷都很失望,因為他們(對厄齊爾)有很多疑問,也期望可以得到答案。」

「對我來說這一切都很清楚,一旦他休假回來後,考量到對自己的利益,他應該要把自己的立場表述清楚。」

於是在上周日,厄齊爾的退隊聲明出現了。

post title

雖然厄齊爾未曾忘記自己來自土耳其,但他認為這沒有減少他對德國的認同。圖為 2014年世界盃 16強賽上的厄齊爾。

路透社

沒有忘記自己的根

在這三份措辭嚴厲的聲明中,厄齊爾首先談到自己並不後悔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合照,他寫到:「就像許多人一樣,我的祖先可以追溯至一個以上的國家。我有兩顆心:一顆屬於土耳其、一顆屬於德國——雖然我是在德國出生,但是我的家庭深深地根基於土耳其......在我小的時候,我的母親也告訴我絕對不要忘記自己來自哪裡。」

對他來說,就是政治歸政治

厄齊爾解釋到,跟埃爾多安合照和政治、土耳其大選無關,而是「關於我的家庭所來自的國家,並要對這個國家最高政府單位展示尊重」。

厄齊爾也提到,自己明白「把人和政治背景分開」是很令人費解的一件事,但是這對他來說就是不一樣,並寫到:「不論有沒有舉辦土耳其大選,不論大選結果如何,我都會拍這張合照。」

緊接著,厄齊爾批評媒體在處理相關議題上的雙重標準。

post title

今年 5月中在德國城市多特蒙德(dortmund),貼在足球博物館外的看板,是當時即將代表德國前往 2018世界盃的國家隊成員。

路透社

媒體雙重標準

德國媒體在報導合照事件時,多半會提到厄齊爾不該和這名打壓異議聲音、漠視人權的土耳其總統拍照,但是厄齊爾指出,當德國國家隊榮譽隊長馬特烏斯(Lothar Matthäus)在日前和人權議題上一樣具爭議的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見面時,卻「幾乎沒有受到媒體批評」。

被注意的不是表現  而是國籍

此外,厄齊爾也表示自己不能接受的是,媒體在報導德國隊於 2018世界盃表現失常時,不只一次將錯怪在自己的雙重國籍和一張合照上,他說:「他們沒有批評我的表現,他們沒有批評整個球隊的表現,他們只是批評我的土耳其血統、批評我如何尊重自己的出生地,對我來說,這真的越了界。」

「對他們來說,我不是德國人」

隨後,厄齊爾談到自己所面對的種族歧視言論,並直接點名了對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的不滿。他先是表示自己很感謝德國總統史坦麥爾、德國隊領隊比爾霍夫(Oliver Bierhoff)、德國隊教練勒夫(Joachim Löw),以及其他隊友的支持,接著語鋒一轉寫到:「在格林德爾及其支持者的眼中,當球隊勝利的時候,我是一名德國人;但在球隊輸球時,我就是一名移民」。

我在德國長大、接受教育......,儘管我有繳稅、捐款給德國學校、在2014年世界盃和隊友一同贏得冠軍,我仍然不被社會接納。我被視為「異類」。

前德國國家隊球員  厄齊爾
post title

今年 6月中在 2018世界盃上,當德國隊在與南韓隊的小組賽落敗、確定遭到淘汰後,一名球迷在場邊和厄齊爾發生衝突。

路透社

覺得自己不再被需要

厄齊爾提到在這波風潮中,顯然有人藉機發洩了對土耳其人、穆斯林的歧視心理,他提到當時在世界盃上與瑞典隊比完賽後,就有一名德國球迷跟他說:「厄齊爾,你這土耳其蠢貨快滾蛋,土耳其豬閃邊去。」他補充到:「至於仇恨信件,我和我的家人所收到的威脅電話、來自社群媒體的評論就更不用說了。」

點名德國足協主席不適任

厄齊爾也批評,從過去到現在,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就未曾隱藏自己不喜歡伊斯蘭文化、移民的立場,而他認為,有鑑於許多球員都擁有來自雙重國家的背景,像這種抱有種族歧視心態的人並不適合帶領全國最大的足球組織,因為這完全無法反映球員的真實面貌。而厄齊爾也不願「再繼續成為(格林德爾)未能妥善完成自己工作的替罪羔羊」。

直到獲得尊重前......

厄齊爾表示,種種遭遇讓他覺得自己不被需要、他從 2009年到現在所做出的貢獻全數遭到遺忘,因此不願意再穿上德國國家隊的球衣,他寫到:「直到我所感受到的種族歧視、不被尊重感消失之前,我都不會再代表德國隊參加任何國際層級的賽事。」

post title

在人口約 8,300萬的德國,其中大約有 300萬人是土耳其人。

路透社

這幾年來的排外風氣

對於厄齊爾的聲明以及他決定退出德國國家隊的決定,《德國之聲》記者皮爾森(Matt Pearson)評論到,厄齊爾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確實欠缺思慮與敏感度,但是很顯然地,他是土耳其裔與穆斯林的身份讓他蒙受了比任何人都還要嚴厲的批評,而這一切也再次反映了這幾年來,潛藏在德國社會的排外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