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設裸體海灘vs保育稀有鳥類 比利時政府陷兩難

by:時時
8001

近日,比利時地方官員表示,第二座裸體海灘預定地可能會打擾到稀有鳥類,這也為當局的裸體海灘計畫增添變數。

post title

圖為 2011年7月,一群自願參加藝術家史賓賽‧圖尼克(Spencer Tunick)的攝影作品的民眾,在比利時加斯比克城堡(Gaasbeek's Castle)前打起枕頭仗。

路透社

希望能多一個天體營海灘

在比利時的布雷德內(Bredene),當地的天體營海灘非常受歡迎,這讓比利時裸體主義聯盟(Belgian Naturism Federation)希望,當局可以再開放一處海灘,來供裸體主義者們享受一下這種脫去衣物的解放感。

他們也找好了適合作為天體營海灘的地點:位在韋斯滕德(Westende)附近的小沙灘。比利時裸體主義聯盟的代表牧利曼(Koen Meulemans)便表示,這個地方附近既沒有建築物也沒有海濱小鎮可以飽覽整座海灘,言下之意這裡夠隱密,很適合做為天體營。

遊客會干擾到稀有鳥類

然而最近,當地的環保局長蘇拉維琪(Joke Schauvliege)表示,這塊鄰近韋斯滕德的沙灘是鳳頭百靈鳥(crested lark,學名:Galerida cristata)的棲地,牠們是一種會在沙地上孵蛋的稀有鳥類。

如果將這塊沙灘開放給裸體主義者們使用,這些遊客如果在沙丘上做愛或亂丟垃圾,都會影響到鳳頭百靈鳥。蘇拉維琪的發言也讓外界認為,這塊沙灘不太可能成為比利時境內第二塊天體營海灘。

post title

圖為一隻鳳頭百靈鳥。比利時環保局長表示,開放韋斯滕德沙灘可能會影響到鳳頭百靈鳥的棲地。

Photo: Íñigo Yvorra

只要圍起來就行了

針對環保局長蘇拉維琪的鳳頭百靈鳥棲地說,也有人提出只要把這些鳳頭百靈鳥的窩附近用圍欄圍起來,凡是有遊客進到這些圍欄內就開罰,或許就能避免鳳頭百靈鳥受到遊客的干擾。

「不穿衣服就越不過鐵絲網」

這個建議一提出來,馬上就被市內擁有全比利時唯一一處天體營海灘的布雷德內市長凡德柏格(Steve Vandenberghe)反擊,他說:「想用鐵絲網對抗裸體主義者?這就好像在說一個不穿衣服的人就沒有辦法越過鐵絲網一樣。」

post title

圖為 2011年6月,參加裸體自行車遊行的騎士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街道上騎著腳踏車。

路透社

那些人不是真正的裸體主義者

比利時裸體主義聯盟的代表牧利曼表示,雖然裸體主義者在天體營裡面可以做愛,但他們並不會鼓勵大家這麼做。

他說:「我們對於這種和裸體主義完全無關的行為感到抱歉,那些人對我們來說並不是真正的裸體主義者。」

比利時天體俱樂部正夯

牧利曼指出,比利時境內有 17個天體俱樂部,光是他們協會就有 8,200名付費會員。

而近年,在比利時響應裸體主義的人數逐漸增長,像牧利曼所屬的比利時裸體主義聯盟在這兩年內便新增了 600名會員,「這些新成員主要是 30-40歲左右,也是工作壓力最大的一群人」。

post title

圖為 2007年9月,在西班牙索佩拉納(Sopelana),一群裸體主義者在沙灘上奔跑。

路透社

四百公尺擠了一千人

牧利曼表示,除了申請加入各個天體俱樂部的會員外,像是去裸體海灘玩,在假日報名天體營或定期去公共浴場的桑拿室放鬆一下的人數加起來,比利時約有 50萬人曾參加過裸體主義的娛樂活動。

牧利曼也說,在夏季,短短 400公尺的布雷德內海灘,就能擠上 1,000人在沙灘上面面相覷,所以他們才會希望當局可以再開放一個海灘供天體營使用。

「卸下自己的盔甲」

牧利曼表示,參加天體營的成員多半是忙碌的人,人們在天體營可以擺脫手機和工作,「他們在沒有穿衣服的狀態下在這裡充電、休息兩天,這是紓壓的好方法,他們可以在不被外人看見的情況下卸下自己的盔甲」。


延伸閱讀:《偷窺、暴露狂禁止進入! 法國「裸體公園」開張啦
強制重返文明世界 日本「裸體隱士」結束孤島生活29年

參考資料:
01 Belgian nude beach blocked on fears sexual activity could spook wildlife
02 Rare bird puts paid to second nude beach in Belgium
03 Please Don't Fuck on This Beach
04 Belgian naturists barred over fears sex on Westendebeach scares bi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