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潰堤、百人失蹤 寮國水壩背後出了什麼問題?

by:時穿
27189

周一,寮國東南部水壩潰堤災情慘重。而這次水壩潰堤,也讓大家注意到寮國當局的政策以及應變能力出了問題。

post title

圖為 24號,在寮國阿速坡省的村民們,聚集在屋頂上等待救援。

路透社

聽到爆炸聲之後水就來了

周一(23)晚上 8點左右,在寮國東南部阿速坡省(Attapeu)Sanamxay區,仍在建設中的Xepian-Xe Nam Noy水壩潰堤,約有 50億立方公尺的水沿著Xepian河流流向鄰近村莊。

當地居民參塔瑪(Petchinda Chantamart)表示,在她聽到爆炸聲之後,聽到一陣像是強風來襲的聲音,在半小時內村子裡就淹了超過 30英尺(約 9.1公尺)深。

從《泰國通訊社》釋出的影片中,可以看到當時水壩潰堤的水勢。

三千人無家可歸  影響超過一萬人

周三(25),寮國總理西蘇里(Thongloun Sisoulith)在記者會上表示,目前當地有 131人失蹤、超過 3,000人無家可歸。聯合國則指出,這場災難至少影響了當地約 1萬1,000人的生活。

阿速坡省Sanamxay區長龐浩(Bounhom Phommasane)說:「我們的下一步才是找回、辨別死者,但是現在,我們要盡快找到那些還活著的人們。」

post title

圖為寮國阿速坡省的地理位置,阿速坡省正好位在寮國和越南、柬埔寨的交界處。

地球圖輯隊

寮、泰、韓三國共同建造的水壩

這次潰堤的Xepian-Xe Nam Noy水壩原定要做為水力發電廠,是由寮國的塞平塞南諾電力公司(Xe Pian Xe Namnoy Power Company, PNPC)負責建造。

而PNPC是 2012年由南韓SK建設公司、南韓西方電力公司(KOWEPO)、泰國最大的私人電力公司叻丕發電控股(Ratchaburi Electricity Generating Holding)以及寮國國營控股公司(LHSE)共同成立的。

早在前一天就出了問題

南韓SK建設公司表示,早在水壩潰堤的前一天(22)便因為大雨的關係,上游水壩的一部分出了問題。然而,也因為雨勢的關係,水壩遲遲無法修補完成,才會使得隔天大規模的水壩潰堤。

25號,南韓總統文在寅派遣南韓的搜救隊前往當地,他表示因為南韓的企業也參與了這次水壩的建設,所以南韓政府應該要積極參與現場的搜救行動。

只留一成電力  九成都要出口

按照PNPC和泰國電力局(EGAT)原定的計畫,這座建設中的水壩原定於 2019年起正式商轉,其發電量的 90%將出口到泰國,剩餘的 10%電力才供當地電網使用。

這項水力發電廠計畫斥資 10億美元(折台幣約 304億元),總共有 2個主水壩和 5個輔助水壩。

post title

圖為 24號,民眾在岸上看著船上的搜救人員工作著。

路透社

目標成為「東南亞的電池」

《德國之聲》指出,寮國政府在 10年前左右計畫要將寮國打造成「東南亞的電池」(battery of Southeast Asia),利用寮國境內的河流系統以水力發電的方式,向鄰國輸出電力。

沒有技術和資源  只好仰賴外國協助

NPO國際河流組織的東南亞區主任哈里斯(Maureen Harris)表示,寮國近年來大量興建水壩,然而寮國是一個發展中的國家,缺乏建設水壩的相關技術和資源,這也讓他們非常仰賴外國協助。

他估算,現在寮國約有 100座建設中或已經完工的水力發電廠,而這些水力發電廠多半是由寮國當地的私人公司經營,政府利用政策吸引外資前來協助。等到水力發電廠完工、商轉之後,大約過了 25-30年後再將電廠的經營權轉給寮國政府。

post title

圖為 24號,阿速坡省的民眾們划著小船撤離災區。

路透社

環保團體很擔心

然而,多年來環保團體一直很擔心寮國政府的水力發電計畫。他們一方面擔心建設水壩對於湄公河的生態系統以及當地農村經濟造成衝擊,另一方面他們也擔心寮國自然災害頻繁,季風帶來的豐沛水量常常造成當地水災。

這次事件是一個警訊

國際河流組織便認為這次寮國水壩潰堤是一個警訊:氣候變遷讓極端天氣現象越來越頻繁,但這次事件顯示出當地水壩潰堤預警系統不夠完善,太晚才通知當地居民撤離,也沒有辦法確保民眾的安全。

政府沒有監督的能力  又聽不到百姓聲音

哈里斯認為,寮國政府在水壩建設上雖然有完善的規定和配套措施,但政府缺乏監督各地水壩建設的能力。再者,有許多水壩建設位於偏遠地區,當地居民根本沒有辦法表達自己的聲音。

post title

24號,在寮國阿速坡省,村民們在Xepian-Xe Nam Noy水壩潰堤之後,撤離到臨時避難中心。

路透社

地方偏遠又有未爆彈  救援工作難上加難

這次發生水壩潰堤的阿速坡省地處偏遠,周圍被群山包圍,也很少路可以前往當地,而讓整個救援工作變得更加困難。

而且阿速坡省正好位於寮國和越南、柬埔寨的邊境,當地還留有不少越戰期間美軍留下的未爆彈,這場洪水也會讓找尋未爆彈的工作變得更加困難。

地方政府來不及準備

和阿速坡省相鄰的占巴塞省(Champassack)Paksong市也是這次水壩潰堤的災區之一,當地的地方政府雖然已經將災民集中在一間倉庫裡避難,但他們還沒募集到足夠的床墊供災民休息。

Paksong市的地方官員Khamla Souvannasy說:「災難來得太快了,我們沒有辦法提前做好準備,但我們會繼續努力工作。」

民眾:我們什麼都沒了

參塔瑪說,她們村莊裡所有的房子都沒了,但她不知道誰該為這次的水壩潰堤負責,她認為政府和水壩建設公司應該要提供受害者更多協助。

另一名當地農夫Den Even Den則說:「這裡的每個人都失去了一切,包含我們的動物和房子」、「只有我們的命還留著。」


延伸閱讀:《近20萬人被撤離 加州水壩的洪患危機
印度阿嬤水壩工程師 對抗旱災第一人

參考資料:
01 Hundreds missing in Laos after collapse of dam under construction
02 Laos disaster reveals the ugly side of hydropower in Southeast Asia
03 In Laos, a Boom, and Then, ‘The Water Is Co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