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威,一個「沒有現金」的國度

by:泥仔
30679

辛巴威長年面臨著現金短缺的問題,在這裡,就算你徹夜排在銀行ATM前面,可能也還是拿不到存在戶頭的現金。

post title

2016年11月在辛巴威,一名非法的貨幣兌換商正在提供兌換美元服務。

路透社

看得到  領不到

在辛巴威,一名 38歲的護士在受訪時表示,自己已經在健康部門工作了 9年多,每個月大約可以拿到 300美元(折台幣約 9,000元)的薪水,但她雖然看得到錢入帳,卻沒辦法在有需求的時候把錢領出來。

尋找錢比工作花時間

「這種感覺就像在做白工一樣,」希望可以維持匿名的護士說道:「我現在有兩個銀行帳戶,一個每周最多可以提領 20美元、另一個最多可以提領 40美元。理想的狀況下,就是我每周都可以從這兩家銀行領出夠我生活的現金。」

「但這意味著要花上好幾個小時在銀行排隊領錢,而且就算我花了那麼多時間,也不代表一定領得到錢。」

「現在我花在『找錢』的時間,都要比花在工作上的時間還要多了。」

10年前開始的狀況

這名護士的故事完全是辛巴威社會的縮影,自從 10年前的通膨危機後,辛巴威就面臨現金日益短缺的窘境。

post title

2008年12月,一名男子手上拿著 2億和5億辛巴威幣的紙鈔。當時政府為了解決現金短缺與經濟困境,一口氣印製了價值 80兆辛巴威幣(約 800萬美元)的鈔票。

路透社

現在沒有辛巴威幣

2009年,辛巴威的通貨膨脹率高達 89秭(septillion,10的24次方),讓政府決定取消辛巴威幣流通,並允許人們在做生意時使用美元、南非鍰等各種外國貨幣,其中美元是最多人使用的貨幣。

治標不治本的代理貨幣

由於缺乏貿易活動與外資進駐,使得辛巴威境內的現金日益減少,讓辛巴威政府決定在 2016年推出債券(bond notes)作為代理貨幣,希望能彌補境內現金短缺的問題——然而,只要辛巴威的經濟狀況沒有改善,現金短缺的問題就很難完全獲得解決。

因此就像文中一開始提到的護士一樣,「排隊領錢」、「一周最多只能領 40元」就成為許多辛巴威人的日常生活。

post title

2017年11月,看不到盡頭的排隊人潮正在等著領錢。

路透社

一大早就排20人

今年 7月中,NPR的記者夏皮羅(Ari Shapiro)前往辛巴威首都哈拉雷(Harare)採訪,當時他指出在平常日的早上 8點,一台ATM前就已經排了 20個人,而且誰都無法確定輪到自己的時候,裡頭的錢會不會被早一步領光。

直接在提款機前打地鋪

一名農夫在受訪時表示,自己凌晨 4點就來排隊了。夏皮羅則補充道,該農夫所居住的城鎮的銀行早就沒有現金,所以他每兩周就得搭車到首都領錢,而且他如果沒有成功領到錢,就必須設法在這裡度過一夜、再試一次,有些人甚至會直接在ATM前打地鋪過夜。

post title

在某間超市的收銀機裡,除了官方發行的辛巴威債券,也可以看到美元等外國貨幣,這種景象在當地很常見。

路透社

美元炙手可熱

另一方面,根據官方規定,辛巴威債券與美元的匯率為 1:1,但有鑑於辛巴威嚴重通膨的歷史,當地人並不喜歡持有政府發行的債券太久,反而會盡可能把債券拿去換成美元,使得辛巴威債券與美元的匯率通常為 1:1.2-1.5。如果要在市場上買東西,比起美元,選擇用辛巴威債券付錢的人往往要支付更高的金額。

最賺錢的工作是「換錢」

這也讓許多人發現了從中獲利的機會。現在走在辛巴威街頭,你可以看到許多貨幣兌換商透過收取手續費,讓有需求的人把辛巴威債券換成外國貨幣,許多受訪的兌換商均表示,這應該是辛巴威現在最賺錢的一門生意。

這是合法工作嗎?

一名 25歲的兌換商則坦承,這門生意其實比較像遊走在灰色地帶,他們有的時候也會被警察盤查,不過「一切都可以透過錢來解決」,而且終歸來說,「警察也需要現金過生活」。

post title

本月 27號,一名女子在市場裡挑選商品。在辛巴威當地,行動支付也是很熱門的付費方式。

路透社

意外熱絡的行動支付

面對社會上許多人沒有實體現金,也有許多人會轉而使用EcoCash等行動支付來交易。事實上,就算在市場上買衣服、蔬果、煤炭,使用EcoCash都是很常見的光景。根據EcoCash的官方資料,在有 1,615萬人口的辛巴威,一共有 800萬人登記使用EcoCash,且這 6年來一共有 23億美元的交易是透過EcoCash完成。

一來一往  都有手續費

然而,每筆使用EcoCash的交易都必須支付 30%的手續費,意味著消費者如果購買了標價 20美元的商品,他實際上得支付 26美元才行。而作為接受EcoCash的小販,如果有些供應商只收現金,他就必須透過黑市把EcoCash的錢換成現金,中間仍然得支付手續費。

post title

2016年11月,人們拿著「不要假錢」的標語走上街頭,不滿政府決定發行債券作為代理貨幣。

路透社

沒有所謂的固定價格

而不論是哪種交易方式,這代表同一件商品,它的價格永遠都在浮動的狀況。

「我們比較喜歡穩定的貨幣,我的意思是,這樣生活也會輕鬆得多,」街頭兌換商馬酉(Lloyd Moyo)說道:「在現在,你可能會以某個匯率買到你需要的貨幣,但隔天的匯率又會改變......以一個禮拜來說好了,商品的價格總會在期間不斷地上升又下跌,一切真的不容易。」

不斷重複的惡性循環

當人們缺乏穩定的貨幣時,就會更難產生貿易活動、振興辛巴威經濟,進而形成一種惡性循環。英國Renaissance Capital的非洲地區經濟分析師馬恩果(Yvonne Mhango)便指出,現在辛巴威的經濟發展遲緩,與資金流動性不足所產生的危機息息相關。

「新辛巴威」要來了嗎?

無論如何,在 2017年11月,當治理辛巴威長達 37年的辛巴威總統穆加比(Robert Mugabe)下台後,人們無不希望「新辛巴威時代」可以帶來改變,或是吸引更多外資進駐辛巴威,而在今日(30)舉行的總統與國會大選,對許多人來說,或許是能看到現況改變的契機。


延伸閱讀:《經濟困境沒解方 委內瑞拉小鎮乾脆自己印鈔票
不敢用十元硬幣 印度央行:拜託大家放膽用

參考資料:
01 Zimbabwean voters, suffering from cash shortages, just want access to their own money
02 Zimbabwe election: Hustling for cash to survive
03 Zimbabwe: living without cash
04 Why Cash Is King In Zimbabwe
05 Zimbabwe currency crisis stymies reform
06 A two-day crash in Zimbabwe’s mobile money system shows the vulnerabilities of going cashl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