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肯亞的全面塑膠袋禁令真的有效嗎?

by:泥仔
14558

一年前的這個時候,肯亞開始了堪稱全世界最嚴厲的塑膠袋禁令,希望可以徹底解決當地塑膠袋氾濫的問題,時隔一年,這樣的禁令真的發生效用了嗎?

post title

自從肯亞一年前開始實施塑膠袋禁令後,像上圖這樣的塑膠袋在肯亞出現的機會也跟著越來越少了。

Photo: londonista_londonist

全世界最嚴厲的禁令

從 2017年8月28日開始,肯亞正式實施了塑膠袋禁令,任何製造、攜帶、使用塑膠袋的人或單位,都有可能被罰以 1萬9,000美元到 3萬8,000美元(折台幣約 57萬元到 110萬元)的罰款,或是被關上 4年。這段期間,也確實有約 100名製造商、商家因為違反塑膠袋禁令遭到罰款。

視線裡的塑膠袋變少了

一年過去了,現在走在肯亞大街上,確實比較不容易看到隨風飄揚、堵塞在下水道的塑膠袋。漁夫出去捕魚的時候,也比較不容易「捕到」纏在網子上的塑膠袋。來到生意活絡的肯亞傳統市場,比起塑膠袋,攤位上反而會提供色彩繽紛、可再利用的織布袋子,有些顧客也習慣自備袋子買東西。

肚子裡沒有塑膠袋

肯亞國家環境管理局(National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的執法主任大衛翁(David Ong)則說,過往屠宰場每 10隻牛,就可能在其中 3隻牛的肚子裡發現塑膠袋,但這樣的數量已經降到 1隻。

post title

2015年,在一間屠宰廠內,人們正在處理成堆的塑膠垃圾,這些全部都是從牛的肚子裡發現的。

路透社

「會飛的廁所」減少中

另一個有趣的現象則是「會飛的廁所」(flying toilets)正在減少。過去,肯亞貧民窟裡的人們習慣大小便在塑膠袋裡,綁緊後順手扔到別人家的屋頂上——但這些袋子很容易鬆脫甚至從屋頂滑落——自從塑膠袋禁令出現後,許多人也開始改用付費的公共廁所。

對此,在肯亞首都奈洛比(Nairobi)的貧民窟Mathare經營公廁的奧馬迪(Caleb Omondi)說:「我超高興的。這不僅讓社區變得更乾淨,我的收入也增加了。」

不是百分之百  還是很好

談起肯亞的塑膠袋禁令,肯亞國家環境管理局執法副主任歐瑪(Zephania Ouma)在言談間也隱隱透著自豪,說:「現在你可以看到非常劇烈的改變。儘管不是 100%,但這道法令的運作狀況非常良好。」

雖然可能混了一點「自我感覺良好」的因子,但整體來說,我們街道變得更乾淨了。

肯亞國家環境管理局執法主任  大衛翁
post title

面對塑膠袋禁令,多少還是有些不滿聲浪。

路透社

支持、反對都有

一如歐瑪的說法,塑膠袋禁令確實不是完美無缺、也不是所有人都對這道禁令甘之如飴。

6萬人失去工作

對禁令反彈最大的要屬肯亞製造商協會(Kenya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 KAM),協會主席戈德卡(Sachen Gudka)便指出,肯亞國內一共有 170家與塑膠袋有關的製造商,其雇用人數佔了肯亞勞動力的 3%。戈德卡便認為,政府當初採取階段性禁止的方式會比較妥當,他也相信自從施行塑膠袋禁令後,就有 6萬人因此直接或間接地失去工作。

公共>商業

其實這幾個月來,也不斷有製造商就塑膠袋禁令提起訴訟,希望可以讓政府收回成命,但均遭到法庭以「公共利益比商業利益還重要」駁回。

post title

在塑膠袋禁令後,人們會改用可回收的袋子來取代塑膠袋,其中劍麻纖維製的袋子就是其中之一,這也替當地的劍麻農場帶來一筆意料之外的利潤。

Photo: Ji-Elle

談之前先嘆口氣

當然,除了大型的製造商,市井小民的生活多少也會受到衝擊。攤商艾斯特(Esther)在談到塑膠袋禁令時,就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接著提到可回收布袋的成本比塑膠袋高上 6-10倍,在政府沒有給予補助、顧客又拒絕付更多錢買袋子的情況下,艾斯特就得自行承擔多出來的成本。

「我不是反對塑膠袋禁令,」艾斯特說:「但應該要有比較便宜的替代選項才對。」

用塑膠袋效果比較好?

其實只要仔細觀察,還是可以看到一兩個人拿著塑膠袋走在肯亞的街頭,年輕的肯亞人艾利吉亞(Elijia)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受訪時坦承,自己雖然擔心警察會找上門,但他還是認為用塑膠袋裝食物的保鮮效果會比紙袋好。

應該要提供更多選擇

對此,肯亞製造商協會主席戈德卡說:「當我們在談塑膠袋禁令的時候,我們需要討論到有效的、成本低廉的替代方案——但老實說,現在的替代方法並不多。」

戈德卡以麵包為例,指出人們現在會用蠟紙來包裹麵包,但目前只有一家肯亞企業會生產蠟紙。他也認為大部分的企業沒有能力投注更多資本,改成產製對環境友善的包裝品。

post title

2015年8月在肯亞首都奈洛比的垃圾場,成群的禿鸛在塑膠垃圾中休息。

路透社

大家態度在改變

不過肯亞國家環境管理局的執法主任大衛翁相信,有許多製造商的態度正在出現轉變。他表示有些製造商現在會主動和政府接觸,提出一些解決塑膠垃圾的辦法。同為肯亞製造商協會的成員馬特達(Samuel Matonda)就是加入政府協商小組的其中一人。

「這是一種刺激方式,」馬特達說,他雖然認為塑膠袋禁令的執行太過躁進,但也肯定道:「這無疑激發了公眾對於乾淨環境的意識。我們在這幾個月來得到的成果,遠比過去 5年都還要高。」

法令重要、溝通也很重要

無論如何,對於肯亞的塑膠袋禁令,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環境保護法股股長克雷爾胡伯(Arnold Kreilhuber)對此抱持了正面態度,他說:「除了非洲以外,這項政策也能鼓舞其他國家效法,不過在事前盡可能地進行公聽會、確保一切順利能推動也是重要的。」

「禁止塑膠袋是個巨大的勝利,但也只是剛開始,為了確保肯亞人擁有一個乾淨與健康的環境,我們需要把更多心力投注在垃圾管理上。」


延伸閱讀:《減塑大作戰:他們一周會產製多少塑膠垃圾?
追求鱷魚般的皮膚 巴布亞紐幾內亞部落成年禮

參考資料:
01 Kenya's strict law banning onetime use plastic bags sees some success
02 A plastic bag ban that works: Kenya's war on waste comes with a $50,000 fine
03 Visiting Kenya a year into its plastic bag ban
04 Eight months on, is the world's most drastic plastic bag ban wor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