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安娜》後記 德國假名媛安娜索羅金現在在幹嘛?

在Netflix影集《創造安娜》造成轟動後,大家都想問,這位八面玲瓏的假名媛現在去哪裡了?最近她又在幹嘛?

文章插圖

假名媛真詐欺

Netflix近期推出了迷你影集《創造安娜》(Inventing Anna),用短短9集的時間,闡述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化身為德國假名媛安娜德薇(Anna Delvey),行騙紐約上流社交圈與華爾街菁英的故事

如今,她的罪行在被Netflix翻拍後已經登上Netflix的熱門排行榜。不過隨著影集畫下句點,人人都十分好奇,這位假名媛現在人在哪裡?她又在做什麼事呢?

Netflix近期播映的全新影集《創造安娜》,讓安娜索羅金的故事,再次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

鋃鐺入獄的安娜

安娜索羅金以充滿信心的話術,和虛構的德國千金身分,把紐約上流圈與華爾街菁英騙得團團轉。平時她流連高級飯店,出入以名車、噴射飛機代步,此外,還以私人藝術俱樂部名義,向銀行借貸巨額的資金。

2017年她因為積欠高昂旅費和銀行貸款,事跡敗露被逮;2019年她出庭接受審判,以多項重大竊盜罪(grand larceny)定罪,確定判處12年有期徒刑。

入獄後很忙

入獄服刑期間,安娜索羅金可一刻也沒閒著,她忙著應付各個新聞媒體的邀約,其中也包含了正在籌拍《創造安娜》的Netflix,為此Netflix還特地支付32萬美元(折台幣約890萬元)的顧問費給安娜索羅金,劇組還曾多次到監獄探訪她。

與女明星的初次見面

探訪的對象中,當然也包括了在影集裡飾演她的美國女明星茱莉婭.加納(Julia Garner)。為了做足角色功課,加納曾多次和製作人專程到獄中看望她。

加納接受女性雜誌《美麗佳人》(Marie Claire)的訪談時,提到了那段奇特的會面經驗:「一開始我被安娜嚇到,她劈頭就問『你打算怎麼演我?妳馬上表演給我看』。」

加納記得她當下硬著頭皮模仿安娜說話的口音,而安娜索羅金聽完以後,只朝她爆出一陣大笑,結束這一回合。

Anna Delvey2.0(@theannadelvey)分享的貼文

假釋後的安娜索羅金,重新拿回她的Instagram帳號,並在上面分享她的近況。在影集播出至今(23),她的Instagram帳號追蹤人數已經來到56萬。

假釋囉 繼續用Instagram發聲

服刑5年後,安娜索羅金因服刑期間行為良好, 2021年2月便獲得假釋。提前出獄的她,又重拾住高級飯店的習慣,另聘請貼身攝影師替她拍照,發布在她原先使用的Instagram帳號上。

根據BBC的專訪,她透露出獄後計畫要出書、發行她自己的NFT(non-fungible tokens)項目,還打算做一些監獄改革的工作。

文章插圖

錢被凍結了

原本外界還猜測Netflix當初支付給安娜的那一大筆錢,應該能讓出獄的安娜過上好日子,但事實上,這筆意外之財並沒有全部進入安娜的口袋。

紐約州動用「山姆之子」條款(Son of Sam law)——也就是避免美國罪犯宣揚犯罪事蹟並從中獲益的條款——直接將那筆錢凍結,並強制將這些收入用以償還她積欠銀行的債務、賠償被她欺騙的受害者們。

我出來了!我又進去了!

禍不單行的是,安娜不僅顧問費沒能落袋為安,連好不容易得來的自由時光,都迅速離她而去。獲得假釋後6周,安娜又被美國移民暨海關執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ICE)逮捕,這次不是她騙了誰,而是因為她在美國的簽證逾期。

安娜目前持續被關押在紐約上州(Upstate New York)的橘郡(Orange County)監獄,未來可能會被遣返至德國,最近她正積極透過申訴希望續留美國,好做些她口中的「新事業」。

接受專訪還不夠 自行投書媒體

在橘郡監獄期間,安娜索羅金又接受《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專訪,在電話中與記者相談甚歡,不過內容多半是抱怨紐約州與美國移民暨海關執法局對她蠻不講理的扣留。

不只如此,安娜索羅金還自己投書到《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抗議,聲稱ICE僅因「簽證逾期」就逮捕她,並將她關押於橘郡的監獄裡。投書中,安娜還自曝曾染上COVID-19,並指控獄方沒有讓她接受適當的醫療處置。

精采故事未完結 想與大眾分享

不管在哪個訪談中,安娜索羅金都提到她對Netflix的改編沒有太大興趣,她更希望由她親自出馬,向大眾分享她的故事,「我不是在鼓勵大家犯罪,也不想美化這一切,我只是想讓大家明白,我如何在這樣的處境中盡力而為,而這就是我想傳遞的故事」。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