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被異性的色色眼光看待 日本混浴文化式微

在日本的泡湯文化中,有個眾所皆知的禮儀——進到浴池後要脫光光,在男女混浴的溫泉池中也是如此。但近年來,要在異性前裸裎相見的壓力倍增,讓越來越多人對混浴敬而遠之。

文章插圖

下水前先脫光光

在台灣,人們習慣穿著泳衣進入公共溫泉池,但這樣的習慣到了日本可行不通。在日本,大家進入公眾溫泉池之前不但要維持赤身裸體,也要小心不能讓毛巾或頭髮泡到水中,以免影響水質。

不過,這種與他人或異性坦誠相見的習俗不見得每個人都能接受,連許多日本人也開始對男女混浴感到抗拒。

溫泉池內的「鱷魚」

讓混浴文化日漸式微的罪魁禍首是誰?許多人將矛頭指向了溫泉「鱷魚」(ワニ)──指的是喜歡長時間待在溫泉池裡、用不懷好意的目光掃視女性的男人們。鱷魚們不僅會用色瞇瞇的目光盯著女性,有時甚至會用言語騷擾女性。

「我們每天都束手無策。」一位溫泉業者向《朝日新聞》訴說煩惱,苦於處理某些男性浴客的不當行為。

鱷魚沒禮貌

《溫泉博士心中的最棒溫泉》(温泉博士が教える最高の温泉,暫譯)一書的作者小林裕彥,在30多年以來訪問了日本約3,000處的溫泉,也曾經親眼見過鱷魚的行為。

「問題在於男性。」小林向《衛報》說明,「在許多情況下,男性會試圖搭訕女性,問她們『從哪裡來的』等等。尤其在他們喝了酒之後,這樣的事情更是屢見不鮮。」他也大力批評了這些做出騷擾舉動的鱷魚,「這種自私的行為非常沒有禮貌,毫無文明意識」。

根據小林的說法,當女性進入混浴池時,男性應該要背對女性,也不能和女性交談,這樣才是有禮貌的行為。

女性對混浴感到不自在

四處橫行的鱷魚,讓越來越多女性不願和男性共處一池,即使對方是家人也一樣,因此有許多的混浴池內都不見女性蹤影,只有滿滿的男性浴客。

雖然沒有官方的數據,但根據溫泉專家北出恭子的說法,1993年日本全國的混浴設施約有1,200個,但到了2021年,這個數量就驟降到了500個。

混浴文化式微的現象引起了政府的注意,也讓政府和民間都設法保護混浴文化免於消失。有些業者在混浴池內設起了隔板,讓男性與女性可以共享溫泉而免於視線交會。也有些人決定打破以往所有人都要脫光光的規定。

文章插圖

大家都穿上衣服泡湯吧!

為了鼓勵人們好好享受混浴並保護泡湯文化,青森縣青森市的老牌溫泉旅館「酸ヶ湯温泉」在2021年11月進行了5天的實驗,讓所有浴客不分性別都穿上了由業者提供的泡湯服(湯あみ着),男性的款式為短褲,女性的款式則為露肩連身裙。

這次的實驗地點就在旅館內最知名的千人混浴浴場「ヒバ千人風呂」,面積有160張榻榻米大,平常也有女性的專屬時段。

穿衣服泡湯的感覺如何?

實驗結果表示,與平時相比,在每個人都穿上泡湯服的情況下,女性浴客的比例有所增加。除此之外,浴場也對約300名浴客進行了問卷調查。有75%的女性表示她們對混浴感到不自在,而81%的女性在穿了泡湯服後,這樣的煩惱就煙消雲散了。此外,有將近80%的男性和女性都希望能在未來看到更多與泡湯服相關的措施。

一位來自東京的60歲婦女和來自神奈川縣的60歲男子在浴場相遇,兩人相談甚歡。她笑著說:「雖然我很想一絲不掛地去泡湯,但如果沒穿泡湯服的話,就很難跟他面對面交談了。」

另一方面,也有人對穿著衣服泡湯感到不解,有人表示「我是為了做溫泉療養來的,身上的衣服讓舒適度打了對折」,也有人認為「感覺會汙染溫泉池」。

酸ヶ湯温泉在Facebook上公布了泡湯服活動,泡湯民眾在活動期間內可免費租用泡湯服。

10年後的混浴計畫

在酸ヶ湯温泉所進行的泡湯服實驗,其實是日本東北地方環境事務所發起的「10年後的混浴計畫」(10年後の混浴プロジェクト)的其中一環。計畫小組與事務所管轄範圍內的溫泉旅館徵詢了意見,也和相關的專家學者舉辦了多場研討會。

計畫執行人員安藤巖乙說:「混浴是湯治文化中的重要元素。我想努力讓人們了解到,這是應該傳承給下一代的文化。」

另一位執行人員山崎瑞季表示,她也有難以踏入混浴池的經驗。她說:「我認為不分男女老幼的混浴是種和平的象徵。為了守護湯治文化,我想好好思考如何讓人們更自在地使用浴池。」

溫泉的純粹魅力正在流失

「人們認為,如果某件事沒有被實際禁止,他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去做。」溫泉專家小林認為,混浴文化的式微可以歸因於現今日本社會缺乏了為他人著想的心。

小林提到:「在19世紀末期,到了日本的外國人對混浴的景象感到十分驚訝。那是日本充滿寬容與尊重的時代,混浴也象徵了日本社會的安全與和平。混浴文化的式微說明了,這個標準正在降低。」

他補充,隔板和泡湯服之類的措施都削弱了混浴原本純粹的共享體驗,「這代表溫泉正在喪失它的魅力,這真的很讓人遺憾」。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