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還要更快!印度佐馬托外送「10分鐘最速送餐計畫」

近兩年來,COVID-19疫情加速了外送行業的蓬勃發展,為了避免人與人的接觸產生染疫風險,人們紛紛選擇叫外送在家吃,而除了台灣外,各國的外送行業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近期印度就有一家外送平台準備著手縮短外送時間,吸引客源。

文章插圖

最速外送服務

下個月,印度古爾岡(Gurgaon)的外送平台佐馬托(Zomato,暫譯)即將推出一個「10分鐘最速送餐計畫」的服務,也就是說,他們認為原先30分鐘內送餐的速度已經不夠快了。

文章插圖

你跟得上我的速度嗎?

在古爾岡有一個即時交付的購物平台眨眨眼(Blinkit,暫譯),只要客戶在該平台的app上訂購雜貨和必需品,眨眨眼的員工就會在10分鐘內從倉庫取出貨物並交到客戶手中。

儘管已有眨眨眼快速送貨的先例,但在食物方面,還沒有外送平台可以成功在10分鐘內送餐。佐馬托的執行長戈雅爾(Deepinder Goyal)表示:「迄今為止,世界上還沒有任何人可以在10分鐘內大規模地提供熱呼呼的新鮮食物,我們渴望成為全球首家創建這一先例的公司。」

理想很美好

佐馬托的「10分鐘最速送餐計畫」具體該怎麼做?

首先,佐馬托會和多家餐廳合作,並預測顧客的需求及偏好,將來自不同餐廳的20至30種暢銷餐點分散在「餐點中繼站」(Finishing stations),而透過這種方式,佐馬托可以在為顧客壓低50%價格的同時,也保證餐廳及外送合作夥伴的利潤及收入。此外,佐馬托也標榜在供應鏈中「保證使用高級原料及衛生的流程」。

去年,披薩連鎖店達美樂(Domino's)通過開設多家門市和預測的方式,讓廚房在付款之前就開始處理訂單,以此將原先大多數需要花費30分鐘的訂單壓縮到20分鐘內。

文章插圖

核心價值容易被複製

顧問公司珠峰集團(Everest Group)的合夥人喬希(Yugal Joshi)表示,佐馬托在進行這項「10分鐘最速送餐計畫」將面臨到挑戰,「它(該計畫)的核心價值主張會過時,而且可以被複製。因此,佐馬托必須不斷增加新的服務」。

實際進行的疑慮重重

來自錫沃根加(Sivaganga)的國會議員奇丹巴拉姆(Karti P Chidambaram)批評「10分鐘最速送餐計畫」很荒謬,並且會帶給外送員不適當的壓力。

許多反對這項計畫的人及業內人士表示,從長遠看來,這項計畫在持續性和盈利方面很可能會帶來負面影響。而且他們還認為,商家很難預測到顧客一天會想吃哪些食物。專家也表示,建立密集的「餐點中繼站」雖然有辦法解決距離的問題,但很有可能大大影響到食物的品質。

文章插圖

外送員覺得這項計畫很困難

與佐馬托合作三年的外送員托馬爾(Arun Tomar)認為:「在10分鐘內送餐是非常困難的。在大部分的情況下,由於交通因素,光是半徑1公里內送餐就需要花費15分鐘了。但如果我們被要求在規定的時間內送餐,這也可能導致我們在道路安全上有疑慮。」托馬爾一天的收入約900盧比(折台幣約340元),但由於汽油和食品的價格上漲,因此扣掉這些支出之後,他一天的淨收入就剩下約600盧比了(折台幣約227元)了。

另外一位佐馬托的外送員迪巴卡爾(Umesh Dibakar)也表示,在10分鐘內送餐、特別是在交通高峰時段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在本計畫中沒有員工受害?

要是外送員沒有及時送達餐點怎麼辦?

佐馬托聲稱,他們不會針對超時的外送員施加壓力或懲罰。但即使佐馬托真的做到這點,許多批評者仍然擔心外送員被剝削的問題。

機器學習研究科學家瓦拉(Kushal Vala)指出:「除了工資不足和工時長之外,他們(外送員)還沒有基本的員工權益:『健保、勞動公積金(Employees Provident Fund,EPF)、基本工資』。」他接著表示,資本主義生態很大的問題就是這些公司會試圖超越對手,完全無視底層工人的權益。而佐馬托作為一個上市公司,採用這種令人髮指的模式很可能會起到反作用,如果將來其他公司為了彼此競爭而做出相同的行為,他也不會感到驚訝。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