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英明?英國勞工法庭判決:罵男人禿頭構成性騷擾

頂上無毛是男人心中永遠的痛,禿頭對男性造成的傷害太過強烈,強烈到英國勞工法庭在近期做出一項裁決,判定在職場辱罵男性「禿頭」會是一種性騷擾。

◆原文上線時間:2022/05/18

◆增修時間:2022/05/31 更新內文

文章插圖

稱男性為禿頭算性騷擾……嗎?

上周三(11),英國勞工法庭(employment tribunal)出現一項罕見的判決。勞工法庭判定在工作職場中稱男性為禿頭構成一種性騷擾。

無法忍受上司的言語欺凌

該案是由英國西約克郡(West Yorkshire)一名64歲男性員工芬恩(Tony Finn)所提出,他在西約克郡一間製造橡木桶蓋的公司——英國邦谷企業(The British Bung Company),服務將近24年,擔任電工一職。

去年5月,他被公司解雇,事後他將公司舉發到勞工法庭,並聲稱在工作期間曾遭受男性上司金(Jamie King)的性騷擾,被上司以「禿頭婊子」(bald cunt)的字眼辱罵。之後,上司還使用「老」這個字眼咒罵芬恩,讓芬恩在工作期間覺得身心倍感壓力。

英法官:禿頭給過

此案由法官布萊恩(Jonathan Brain)和另外兩人組成仲裁小組。審理過程中,仲裁小組必須要確認罵男性「禿頭」究竟是一種汙辱還是一種性騷擾?布萊恩表示:「在我們的判決中,禿頭與性別特徵有關。」

判決書寫道,相較於女性,禿頭在男性中較為常見,因此在使用禿頭這個話語時,它會涉及到性別的涵義,這便構成一種針對性別的騷擾。

已經越界了

由法官布萊恩組成的仲裁小組認為,禿頭是非常強烈的用字,「雖然我們發現,在工業區工作時使用的用語都很強烈,但我們的判決認為,當金先生的用語涉及到評論當事人的外表時,那就是越界了」。

法院最後裁定,被告稱芬恩為禿頭,侵犯了他的尊嚴,並讓他處在「充滿敵意、有辱人格的」環境中。而禿頭這個字眼能達到這樣的目的,它也與性別有關。

文章插圖

引用前次判決

在判決上,法院也引用1995年的一個案例,該案是一位女性經理對底下女性員工的胸部大小品頭論足。這位經理被告上勞工法庭,並被判為性騷擾。

律師:抗議!女性也有禿頭

為此案公司辯護的律師,針對法庭的判決曾提出意見,表示「女性與男性一樣都有可能禿頭」。

但仲裁小組三人各自為此擔保,他們根據各自禿頭的經驗表示:禿頭的男性比女性多。

而那在之後,芬恩能判得多少賠償,法院也將再公布。依據過往英國勞工法庭判決的賠償金額,性騷擾的賠償大約在2萬4,035英鎊(折台幣約87萬4,162元)到4萬0,059英鎊(折台幣約148萬0,597元)之間。

為什麼這麼判?

未參與此案的英國勞動法律師芮德(Jacqui Reed),在了解完此次的裁決後解釋,「此案的關鍵在於禿頭與男性有關,而這種傷害的形式是否能構成性騷擾的一種?因為禿頭這個字眼特別指向男性,而他們(法院)認定性騷擾與性別有關,雖然這與我們普遍認知到的性騷擾不同,但禿頭在這裡被視為是一種騷擾,並且與性別有關」。

芮德補充:「以南非的法律為例,無論是性騷擾或是其他形式的騷擾,都會被認為是一種歧視。」

真的能相提並論嗎?

英國評論家與作家梅里特(Stephanie Merritt)則認為,批評男性的髮際線所造成的傷害,遠遠不及人們對女性胸部指手畫腳時,對她們造成的傷害。梅里特解釋:「男性開女性的玩笑會被譴責,而女性開男性的玩笑則多少被認為是無傷大雅,這是因為長久以來,我們的性別權力失衡。男性很少會因為女性評論他們的身體而感到威脅,即便他們並不喜歡這樣。」

但梅里特也認為,在社會上,男性也被教導成不需要太關注別人對他們外表的評斷,而當別人討論起他們的外表時,也不需要表現出真實的感受。她認為,男性在工作中確實會遇到性騷擾,往往也更難站出來,「這類判決可以幫助男性更公開地承認,對他們外表侮辱會是有害的」。梅里特說道。

不過,梅里特也強調,無論再怎麼輕蔑,辱罵男性禿頭和「性騷擾」仍有一段距離。「如果什麼都是性騷擾,那就沒有什麼會是性騷擾了。把這類的事拉到性騷擾的層級看待,實質上對誰都沒有幫助。」她寫道。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