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槍枝問題如鯁在喉 《紅旗法》能阻止槍械暴力的犧牲嗎?

美國近期大規模槍擊案頻傳,再度挑起全國關於槍枝管理的激烈辯論。美國總統拜登於2號發表全國談話,呼籲美國國會盡快通過《紅旗法》;不過,很多民眾未曾聽過《紅旗法》,好奇它與過往的槍枝管制措施有何不同?

文章插圖

「我想射殺你的頭」

美國紐約長島蘇福克郡(Suffolk County),一名16歲的男孩在校車上發出可怕的威脅,他告訴同學,他要開槍射他們的頭。之後,警方介入了解,男孩告訴警察,他在家時想用散彈槍傷害自己。

警方依據男孩的說詞向蘇福克郡法院提出申請,要求法院取消男孩擁有槍枝的權力。當法官發現證據,確定男孩會對他人構成危險後,法官根據《紅旗法》(red flag)發布命令,允許當局從男孩家中沒收兩把散彈槍。

該事件之後,法官寫道:男孩承認家中沒有那兩把散彈槍,對他幫助很大。

阻止槍枝暴力

根據蘇福克郡官方資料顯示,《紅旗法》在蘇福克郡2019年8月生效後,曾阻止了數十件可能發生的危機事件。雖然在該法實施後,還無法確切評估它對槍枝死亡率的影響,但是對曾執行過《紅旗法》的人來說,他們認為此法至關重要。

前蘇福克郡警察局長哈特(Geraldine Hart)表示:「它(紅旗法)是我們處在灰色地帶、驚覺情況可能會讓我們身處險境,但還沒發生事情時,唯一可用的東西。」

美國一再重演的慘劇

美國在近一個月內連續發生大規模槍擊案,包含造成10人死亡的紐約州水牛城超市(Buffalo supermarket)槍擊案、19名學童死亡的德州小學(Texas school)槍擊案與4人死亡的奧克拉荷馬州醫院(Oklahoma hospital)槍擊案。

拜登發表全國談話

上周四(2),美國總統拜登就槍擊案問題罕見地發布全國談話,並詢問包含他自己在內的美國民眾,還願意忍受多少屠殺?他說:「在美國,有太多學校和日常地點成為殺戮之地。我們面對到一種關乎常識性的問題,我想說清楚:這不是要拿走任何人的武器,也沒有要詆毀槍枝的擁有者。」

拜登在談話中呼籲美國國會立法禁止攻擊性武器、禁止大容量彈匣武器,假如國會做不到,也可將購買武器的年齡從18歲提高到21歲。他也進一步要求國會通過聯邦《紅旗法》、擴大背景調查(background checks),或廢除槍械製造商的法律訴訟豁免權。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

國會立法成關注

在拜登的全國談話後,在槍枝問題上始終難有共識的兩派人馬——民主黨與共和黨,對於拜登的談話內容仍抱持不同的看法。一些民主黨議員肯定拜登在這場危機中表現出領導的風範;但一些共和黨議員則認為,槍枝改革問題已被政治化,並且拜登無視美國多數人擁有槍枝的事實。

周四,由共和黨籍聯邦參議院的議員柯寧(John Cornyn)和民主黨籍聯邦參議院的議員墨菲(Chris Murphy)所組成的參議員小組,正著手討論制定槍枝管制法案的細節。雖然,共和黨人反對大多數的槍枝管制措施,不過此次《紅旗法》在兩黨的辯論中獲得廣泛的支持。

什麼是紅旗法?

《紅旗法》目前在美國19州和華盛頓特區實施,又稱為「極端風險保護令」(extreme risk protection laws),是一種共和黨也認可的槍枝管制措施,包含前總統川普和共和黨籍聯邦參議院的議員葛瑞姆(Lindsey Graham)都對此法表達認同。

《紅旗法》的運作方式與防止家庭暴力的保護令相似,一些人可以向法院申請保護令,讓特定的個人在一年的時間內不得購買或擁有槍枝,並且允許警方可以在這段期間內沒收那個人的槍枝。

《紅旗法》的請願書大多是由警方提出,但在某些州,個人的家庭成員、專業的醫事人員和學校行政人員也具有提出請願書的資格。該法設置的目的不是將人定罪,而是避免槍枝落入到有極端暴力風險的人手中。

事後揭露 原本能避免悲劇

根據美國《CBS新聞》報導,紐約水牛城超市槍案原本有機會可以避免,因紐約州在2019年就通過《紅旗法》。

根據調查,水牛城的槍手在17歲高中階段曾表達自殺意圖,他被要求做心理評估並被轉介給警方。但警方不知何故,沒有對他進一步採取行動,以至於未向當地法院申請《紅旗法》。於是,等到水牛城槍手滿18歲後,他有了合法購買槍枝的權力,並在之後犯下暴行。

「槍枝安全小鎮」(Everytown for Gun Safety)的槍械管制倡導者菲恩布萊特(John Feinblatt)對此說道:「水牛城槍案是一個很好的教材,不是法律的失敗,而是執法者的失敗。」

文章插圖

槍械暴力的有跡可循

從許多數據資料證實,一些大規模的槍擊案是可以被避免,暴力發生前總是有跡可循。

洛克菲勒政府研究所(Rockefeller Institute of Government)的區域性槍械暴力研究聯盟的代理董事希爾德克勞(Jaclyn Schildkraut)近期撰文分析,儘管大規模攻擊的槍手動機不一,但他們皆是從不滿情緒和苦難中轉成暴力,而在這之中有75%的人會在襲擊前做出預告。他說:「即便每個人的個體差異性很大,但他們做出的行動卻大同小異。」

受苦者與槍枝的危險重疊

從紐約蘇福克郡的《紅旗法》案例中也觀察到,有嚴重精神壓力的人擁有槍枝,而兩者的重疊性有時帶來風險。

前蘇福克郡警察局長哈特表示,雖然蘇福克郡大量實施《紅旗法》後尚未看到槍枝死亡率有顯著的下降,但該法卻帶來別的影響,讓更多父母願意直面孩子的心理議題。

憲法保障擁槍 難道不會執法過當?

但紐約蘇福克郡在執行《紅旗法》時還是遇到不少實務上的批評與挑戰。紐約刑事辯護律師泰勒(Peter H. Tilem)就表示,有些人被沒收槍枝只因為傳了訊息給朋友。「試想,一個從未有犯罪紀錄的大學生被警察奪門而入後沒收槍枝,那是什麼感覺?這個人必須被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學家證明他對自己或他人不會構成威脅,那又是什麼感覺?」泰勒問道。

共和黨籍聯邦眾議院的議員克倫肖(Dan Crenshaw)也質疑《紅旗法》正當性。他說:「《紅旗法》在做的就是在一個人還沒犯法前就執法,這很困難,因為很難評估誰會對他人構成威脅。」

美國全國槍枝權利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Gun Rights)同樣反對制定聯邦《紅旗法》,認為該法將侵犯人權,導致未經正當法律程序沒收人民槍枝,並違反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美國人民的擁槍權。

他們也認為,阻止人們犯下暴行卻只沒收槍枝並不合理,因為人們也會使用刀、汽車或丙烷瓦斯罐來攻擊他人。

文章插圖

有權要有責 該是時候採取行動

深知美國在管制槍枝上舉棋不定的現狀,好萊塢演員馬修‧麥康納(Matthew McConaughey)近日投書《奧斯汀美國政治家新聞網站》(Austin American-Statesman)。文章中,他肯定美國公民擁有槍枝的權利,但人們也應有責任義務減緩孩童遭受到的無意義殺戮。

本周二(7),馬修‧麥康納站上白宮記者會,以出身自德州尤瓦爾迪的身分,分享他年輕時在那裡學會用槍時的責任和尊重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意義。

「我在尤瓦爾迪被教導要尊敬這個我們稱為槍的工具所帶來的力量,及控制它的能力。」馬修‧麥康納說道。他呼籲德州尤瓦爾迪在大規模槍擊案後盡快制訂新的槍枝法規,並敦促在國會的立法者履行他們的義務,而不是做黨派之爭,「我們想要安全,也想要安全的學校,我們想要有槍枝的法律保障壞人不會拿到該死的槍」。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