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遭控協助謀殺3,500人 101歲最老納粹受審者被判刑

現年101歲的舒茲(化名)被辨識出,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擔任薩克森豪森集中營的警衛,遭控協助謀殺3,500人。出庭受審時,他堅持自己是無辜的、法院搞錯人了。但檢察官調查出舒茲不僅是基層警衛,也具有納粹黨衛軍身分,並能證明他並未像如所聲稱那般無辜、清白。

◆原文上線時間:2022/06/30

◆增修時間:2022/07/01 更新內文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

最老的納粹大屠殺受審者

本周二(28),德國地方法院宣判,一名曾擔任納粹集中營警衛的101歲男性長者有罪,並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他是至今所有納粹大屠殺受審者當中最年長的一位。

近年,他被辨識出在1942年至1945年間擔任了德國奧拉寧堡(Oranienburg)的薩克森豪森集中營(Sachsenhausen camp)警衛,雖未涉及直接處決集中營裡的3,500人,但被判定是從犯,協助並目睹多起謀殺案的發生。

現年101歲,被認為是最年長的納粹受審者,曾是薩克森豪森集中營的警衛,是集中營謀殺案的從犯。

他堅稱自己是無辜的 法官:不,你有罪

在德國嚴格的隱私保護法下,這位前納粹集中營警衛未被公布真實姓名與長相,出庭聆聽判決時他也用藍色紙張緊緊遮住臉孔。僅得知他的化名為舒茲(Josef Schuetz),定居於布蘭登堡(Brandenburg)。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舒茲在庭審如此說道。他堅稱自己是無辜的,不僅從未擔任過集中營的警衛,對集中營的事情也一概不知;聲稱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都在德國農場從事農務、擔任農工。他認為是法院將自己與其他人「搞混」了。

首席法官希萊特曼(Udo Lechtermann)並未被舒茲說服,他確信舒茲曾在薩克森豪森集中營工作,支持並協助當時納粹政府所實施的暴行:「在集中營工作的三年,你多次親眼看到囚犯被虐待致死。你在集中營擔任的職位是暸望塔的警衛,一定會經常聞到焚屍爐傳來的煙味。此外,任何試圖逃離集中營的人都會被槍殺,所以,所有集中營的警衛都有一定程度參與到這些謀殺案之中。」

歷史的薩克森豪森集中營

在1936年至1945年間,薩克森豪森集中營是德國的主要集中營,裡面建有解剖室與毒氣室等設施,曾關押超過20萬人,包含猶太人、羅姆人(Roma,又譯吉卜賽人)、同性戀與反對人士。那些被關在集中營的人受到不人道的對待,死於強迫勞動、人體醫療實驗、飢寒交迫與疾病。直到德國被前蘇聯占領,蘇聯軍隊進入集中營,才揭開納粹屠殺罪行。

文章插圖

檢察官:舒茲不只是警衛,更晉升至納粹黨衛軍的高階士兵

在德國政府底下負責調查納粹時期犯罪行為的首席檢察官威爾(Thomas Will)說道:「我們依循一個簡單的原則——謀殺沒有追訴時效(statute of limitations)。」

2018年時,該單位搜查到一份當時由蘇聯紅軍(Red Army)帶回到俄羅斯莫斯科的集中營紀錄,並在紀錄中追查到了舒茲。

根據德國檢察官的調查,前納粹黨衛軍(SS)存有舒茲的身分紀錄。舒茲是出生在立陶宛(Lithuania)的德國人,在21歲生日前加入了前納粹黨衛軍,並在21歲時進入集中營工作。工作期間,他曾在1942年參與行刑隊,槍決一位前蘇聯戰俘,並曾協助使用被稱為齊克隆B(Zyklon B)的毒氣,毒殺集中營的囚犯。

檢察官表示,舒茲不只擔任警衛,後來還晉升至「親衛隊」分隊領袖(Rottenführer),那是前納粹黨衛軍士兵的最高階級。

目睹到這些暴行的人,應有責任去反抗它

在法院宣判後,舒茲的辯護律師瓦特坎普(Stefan Waterkamp)表示將會提起上訴。這表示,舒茲將不會在2023年前入監服刑。

「正義已得伸張。」代表集中營受難者與家屬的律師沃瑟(Thomas Walther)認為,本案的判決符合他們的期望。

本案原告之一史瓦茲鮑姆(Leon Schwarzbaum)是集中營的的倖存者,曾經待過薩克森豪森集中營與奧斯威辛集中營。審判期間,他已經101歲,仍積極參與其中,去年10月出庭時,他曾表示,「我是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最後一批囚犯。我希望這個男人可以被定罪,如果被定罪,我期盼他能入監服刑。」史瓦茲鮑姆已於2022年3月過世,遺憾未能於生前獲悉判決結果;受難者家屬格倫巴赫(Antoine Grumbach)說:「我絕不會原諒舒茲。任何目睹到這些暴行的人,應有責任去反抗它。」其父親即是在薩克森豪森集中營過世。

一直關注此案審判的國際奧斯威辛委員會(International Auschwitz Committee)主席赫柏納(Christoph Heubner),在法院宣布判決後也表達看法:「此次判決對受害者家屬是遲來的補償,對德國來說則是一次重要的象徵。如今,受害者家屬能撫平他們的傷痛」。赫柏納認為,在集中營工作的人難辭其咎,因為他們讓這架龐大的殺人機器得以繼續運轉,他們要為此負責。

「但難過的是,被告(舒茲)自始至終否認自己的行為,並且毫無悔改之意」赫柏納說道。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至今已70年,德國檢察官們仍持續與時間賽跑,將納粹繩之以法。

自2011年德國法院作出開創性的判例,將僅擔任納粹守衛的德米揚魯克(John Demjanjuk)定罪後,就為後來的起訴定下先例,讓沒有直接涉及集中營謀殺的人也會受審。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France's National Centre)研究員莫瓦利斯(Guillaume Mouralis)表示:「這是給大規模犯罪參與者的警告,無論他們涉及的程度有多少,他們都要承擔法律責任」。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