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未實驗藥物 美死刑過程惹議

仍保有死刑的台灣,常招來國際組織的抗議,廢死或死刑犯的人權等等常成為討論話題,美國現在也同樣陷入這樣的爭議,日前俄亥俄州傳出一名死刑犯被注射未實驗過的藥物,他瀕死前出現痛苦症狀的消息現在引發各界譁然。

文章插圖

強暴殺人

美國俄亥俄州傳出死刑爭議,當地監獄用未實驗過的藥物注射到死刑犯身上,因為犯人在瀕死前出現呼吸急促、嗆咳等狀態,現在就引發各界對犯人人權、採用死刑的議論。

判處死刑的人犯是53歲的麥奎爾(Dennis McGuire),他在1989年時,犯下強暴殺人案;當時麥奎爾強暴了22歲,已懷孕30週的喬伊‧史都華(Joy Stewart),並加以殺害,受害人與她腹中胎兒都不幸死亡。麥奎爾因此案被判處死刑。

文章插圖

本周三(15)時,麥奎爾在南俄亥俄州立監獄(Southern Ohio Correctional facility)接受死刑,獄方當時將鎮靜劑midazolam以及氫嗎啡酮(hydromorphone)混合後,注射到麥奎爾的體內。麥奎爾的律師在行刑前曾警告,混和藥物會讓麥奎爾出現「急需空氣」(air hunger)的狀態,也就是肺部因為氧氣量不足的緣故有窒息感受。

注射藥物的麥奎爾在周三上午10點53分宣告死亡,但這項宣告是等了25分鐘之久才出現,這已經超出當地監獄的過往紀錄,此外,死刑過程中麥奎爾的狀態也引發外界議論。

最長的死刑

《美聯社》到場記者事後報導到麥奎爾「在這場拉長的死刑過程裡,喘了好幾次的氣…麥奎爾在這很明顯超過15分鐘的死刑中,他的鼻子不斷發出哼聲和鼾聲。這是俄亥俄州在1999年恢復極刑後,最長的一次死刑。麥奎爾的腹部起伏好幾次,他也重覆不斷地張開、闔上他的嘴」。

左手緊握、發出哼聲

另一名記者強森(Alan Johnson)也寫到「麥奎爾開始掙扎,呼吸急促想要空氣的樣子,並發出哼聲還有咳嗽聲,這大概持續了至少10分鐘。他鼓起胸口、左手握得相當緊,哼氣的聲音從他的口中發出」。

死刑的參與者也談到,他們在房間中看到麥奎爾數度想坐起身並轉頭跟送他最後一程的家人說話,那樣的場面「很嚇人」。一開始,這場死刑紀錄是15分鐘,但隨後又改成了25分鐘。

文章插圖

失敗又痛苦的實驗

針對此事,哈佛大學教授威塞爾(David Waisel)接受半島電台訪問時,表示他從行刑的報告來看,麥奎爾會發出哼聲就表示藥物沒有完全讓他睡著,他也表示那種窒息的感受,就是當一個人「急需呼吸空氣卻沒有辦法」的時候。

麥奎爾的律師波納特(Bohnert)在《衛報》訪問時,也認為現階段完全無法稱這場死刑符合規範,俄亥俄州的監獄事實上是執行了一場失敗又痛苦的實驗。

受害家屬在麥奎爾死刑結束後,一方面表示他們原諒了麥奎爾,但不表示這就可以減少他該付出的代價,同時也提到麥奎爾的死刑過程比他們的家人喬伊好得多。

文章插圖

藥物短缺

讓俄亥俄州立監獄使用未實驗藥物的原因,是因為原先執行用的藥物短缺,這讓他們決定使用鎮靜劑和麻醉劑的混合物(midazolam-hydromorphone)。

過去,藥物注射死刑的用藥是由丹麥所出的神經麻醉藥「戊烷巴比妥鈉」(pentobarbital),但因為丹麥為了防止藥物非法交易設下嚴格的出口管制,這接連影響了美國當地的用藥。

除此之外,歐洲近期為了要防止醫療用藥殺人的問題,正大規模地加強管制規範,這對美國境內32個仍保有死刑的州來說,就是要面臨無藥物可用的命運。去年9月時,俄亥俄州就傳出戊烷巴比妥鈉告罄的消息。

文章插圖

治病用藥成殺人藥

事實上,不只是俄亥俄州面臨要找替代藥物執行死刑的問題,美國加州也是一樣的問題,加州在死刑的判決上並不似其他州保守,目前當地會對採用藥物注射死刑的犯人,進行3次注射,死刑犯體內會被注入500mg的鎮靜劑Midazolam。

大力反對將麻醉藥用於死刑的茲維特(Joel Zivot)醫生,他是一名心胸腔與血管照護醫生,對於鎮靜劑Midazolam用在死刑中表示「嚇人又不道德」,他也表示「大眾應該要擔心那些幫助他們的藥物現在反被用在殺人上」。

死刑用藥量平民100倍

鎮靜劑Midazolam,因為這種鎮靜劑的半衰期(編註:血漿藥物濃度下降一半所需的時間)很短,同時沒有甚麼副作用,所以在治療重症病患時相當常見,但現在已經有醫院傳出短缺的消息,醫院更擔心死刑開始採用此藥物後,會讓鎮靜劑出現短缺。

茲維特醫生就指出,一名重症病患會接受的濃度是5mg,這比起死刑犯的500mg少了相當多,「你自己算算看吧,你就知道有多少病患因為死刑用藥的關係,被剝奪了這些藥物的使用權益」。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