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文藝復興時代有速食

要是文藝復興時代就有速食,那藝術作品會變成什麼樣呢?德國攝影師蕾貝卡(Rebecca Ruetten)利用照片,帶著我們回到文藝復興時期重新演繹速食文化。

文章插圖

喜歡拍食物

對很多人來說,他們每天都會分享吃了些什麼。從早上喝的拿鐵到晚上喝的酒,還有下午吃的可頌,拍下自己吃了些什麼是件稀鬆平常的事,不過,用來記錄的媒介已經從畫布進化到了智慧型手機。

但現在,德國攝影師蕾貝卡反其道而行,將當代速食文化拍出文藝復興的感覺,就好像透過畫布看到現代社會。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食物也入畫

在文藝復興時期,食物常常出現在靜物畫中。像畫家卡拉瓦喬(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就以充滿戲劇性的光影、角度和缺陷提升了這看似簡單的靜物畫。

德國攝影家蕾貝卡就是受到卡拉瓦喬充滿「情慾、戲劇張力和魅力」的畫作,還有畫家梅倫德斯(Luis Melendez)、維拉斯奎茲(Diego Velazquez)與克萊茲(Pieter Claesz)的啟發,她決定用文藝復興時期的風格來點出當代一個非常重要的存在──速食。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廣告都是騙人的

「速食廣告就是用來吸引人的,但大家都知道,他們點的東西從來不會跟廣告上的照片長得一模一樣」蕾貝卡說。

在蕾貝卡的攝影系列「當代作品」(Contemporary Pieces)中,他透過戲劇性的光線照亮塔可鐘(Taco Bell)、肯德基、麥當勞、熊貓快餐(Panda Express)和甜甜圈,而模特兒則拿著熱狗、棉花糖、冰淇淋及披薩擺姿勢。

蕾貝卡認為,速食是階級分化的一種象徵:「要吃得健康很花錢,但是在速食餐廳可以用相對便宜的價錢買到大量食物。」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吃速食長大的一代

就像卡拉瓦喬別出心裁地用吉普賽人、勞工甚至是妓女當他的模特兒,蕾貝卡則邀請她龐克又嬉皮且身上有明顯刺青和穿孔的朋友當模特兒。

「這正強調了一個概念,就是他們是『當代的孩子』,在這個變化快速的美國長大,常常被用速食文化定義。」

蕾貝卡最後談到:「我很多朋友都不吃速食,在他們的眼中,美國速食包含了為大量消費所製造的基改食品。對他們來說,這些食物是不可以吃的東西,喪失了食物的價值。」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編註:照片在2015/01/19取得Rebecca Ruetten的同意刊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