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森林大火懶人包

從今年 7月開始,印尼就不斷發生森林大火,火勢一直延燒到現在,似乎永遠沒有結束的一天。火災產生的霧霾飄散到東南亞其他國家,逼得當地民眾只得戴上口罩保護自己。到底這場火災是怎麼發生的,引起火災的兇手又是誰?《衛報》記者用 5個簡單的問題帶你深入了解。

文章插圖

哪些地方起火了?

從全球森林觀察網(Global Forest Watch)的資料可以看到,森林大火已經影響了印尼各地,災情最嚴重的地方分別是加里曼丹島的南部以及蘇門答臘島西部。印尼的森林大火今年從 7月開始一直燒到現在,雖然印尼人努力撲滅大火,卻因為今年聖嬰現象引起的乾旱影響救火的進度。

大火製造出霧霾,使得當地一片霧茫茫,許多人紛紛戴上口罩阻擋霾害,這些霧霾甚至飄過大海一路飄到附近的馬來西亞、新加坡,最遠影響到泰國南部。

文章插圖

大火造成什麼傷害?

受到最明顯傷害的就是那些燒起來的森林。印尼的熱帶雨林住有很多生物,是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的地方,但由於森林大火以及數十年來的砍伐,現在森林的範圍已經縮小,進一步影響紅毛猩猩(orangutan)等瀕危物種的生存。

人類付出的代價也相當大,今年已經有 19人因為火災死亡,而且從火災爆發到現在,估計已經有 50萬人的呼吸道受到感染,綠色和平組織也預估這場大火可能會造成當地 10萬多人提早死亡

至於大火引起的經濟傷害目前還在估算,但當局估計可能會帶來 470億美元(折台幣約 1.54兆)的損失,對印尼經濟來說是個巨大的傷害。至於世界銀行(World Bank)則評估,去年印尼的廖內省(Riau)大火傷害了貿易和農業生產力,造成大約 9.35億美元(折台幣約 306億)的損失。

文章插圖

為什麼會有火災?

引發印尼大火有兩個主因:第一個原因是當地人傳統使用的「刀耕火種」,也就是放火將大片林地夷為平地後,開墾成新的耕地種植農作物,印尼蘇門答臘島和加里曼丹島上的居民常常用這種方式來增加耕地。

第二個原因就是今年碰上旱季,一旦大火延燒又不下雨,火勢只會越燒越旺,再加上印尼的泥炭土含有高度易燃的泥炭,非常容易起火燃燒又難以撲滅,更容易讓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波及到原本不打算開墾的林地

文章插圖

森林大火到底是誰的錯?

每個人都互相指責是對方的錯。

世界自然基金會印尼分部(WWF Indonesia)認為,印尼連續好幾年都出現森林大火原因是出在企業、政府、自耕小農的集體冷淡。自耕小農為了養家放火燒森林;企業跟自耕農購買燒森林種出來的原料;政府則是沒有投入夠多的預算防止火災發生。

大企業要物料

許多人認為火災是大企業的錯。根據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分析,蘇門答臘島有超過三分之一的火災是在「紙漿用木材廠」(pulpwood)發生的;其他火災地點也大多是靠近椰子油工廠。

雨林行動網絡(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執行董事艾倫(Lindsey Allen)指出:「這些火災有很多是因為企業操控當地種植的樹木種類引起的。」

今年 9月,印尼警察逮捕了 7名跟火災有關的人員,這 7人中有一個人是「繁盛綠地」(Bumi Mekar Hijau,BMH)造紙工廠的資深幹部,這家工廠專門提供物料給業界的大公司亞洲漿紙(Asia Pulp and Paper,APP)。

文章插圖

小農、土地業者放火

除了企業,也有人認為還有其他人該為森林大火負起責任,例如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的科學家普諾摩 (Henry Purnomo)就指出,自耕小農還有地主也該負責,因為自耕農出於想要擴大自己的農田而放火燒山,無賴地主則是靠著非法焚林來取得土地。

印尼當地的跨國企業認為,森林大火是自耕農和其他那些沒人注意到的公司所引起的。非營利組織「永續棕櫚油圓桌會議」(Roundtable for Sustainable Palm Oil,RSPO)就堅稱,發生在領有證照的棕櫚樹園的火災數量不到 2位數。

強調永續發展的羅伯茨布里奇顧問公司(Robertsbridge)領導人梅(Brendan May)也表示,企業對於在自己的不動產上放火這件事沒有很大的興趣,但他的說法遭到部分環保團體懷疑。值得注意的是,亞洲漿紙是該顧問公司的客戶之一。

文章插圖

應該怎麼改善?

首先,停止使用「刀耕火種法」來種田這件事是當務之急,且不管是大企業還是小公司,只要被抓到犯錯都應該要受懲處。

再者,國際林業研究中心的調查發現,住在森林的民眾通常缺乏技能培訓,因此需要提供額外的協助,鼓勵這些小型自耕農選擇比較不會傷害森林的耕作法。

此外,無論是原物料採購方還是農產品加工業者,通常都不會用合理價格向小農收購,但身為簽下永續發展棕櫚油宣言(Sustainable Palm Oil Manifesto)的一方,他們必須誓守諾言,達到當初所宣稱的「超越RSPO認證的標準」才對。

企業需守諾

很多大型企業,像是棕櫚油貿易商豐益公司(Wilmar)、亞洲漿紙公司都在最近幾年簽下「零伐木宣言」(zero deforestation),但真正的挑戰是怎麼讓這些公司在自己田地以外的地方遵守承諾,還有怎麼讓他們的供應商也不再亂砍樹。

許多民眾紛紛呼籲政府站出來做點事,世界自然基金會印尼分部的副處長甘納宛(Irwan Gunawan)就表示印尼當局的行動沒有影響力,甚至「沒辦法起到嚇阻作用,也無法預防森林大火再度發生」。

科學家普諾摩更指出,必須打擊印尼私人企業提供政治獻金的風氣,避免企業因此受到政府保護;此外,目前印尼政府滅火和預防大火的預算比例是8比2,這個比例應該要再重新調整。

另一個建議就是印尼政府必須打造一個能即時更新、具有搜尋功能的線上土地登記系統,因為目前印尼土地的所有權很混亂,經常搞不清楚土地的所有人是誰,火災發生時也就難以劃分責任歸屬。

如果能把系統數據和全球森林觀察網的數位製圖技術結合,或許就能更快找出縱火犯,目前印尼當局正以「One Map」計劃著手進行研發。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