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方式引爭議 挪威政府暫停屠殺紀念碑計畫

2011年的奧斯陸屠殺案震驚全挪威,經過幾年後,挪威政府本來打算在索布拉騰村落建立紀念碑,但紀念碑的執行方式一直引起部分居民反彈,昨日,挪威政府表示為了避免進入法律程序,他們決定暫停執行這項計畫。

以「記憶傷痕」為名的紀念碑

2011年的奧斯陸屠殺案導致 77人死亡,是挪威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事件。為了悼念在恐攻中喪命的人們,當地政府在 2014年請瑞典藝術家達爾伯格(Jonas Dahlberg)以「記憶傷痕」為名,在面對烏托亞島(Utoeya)的索布拉騰(Sørbråten)村落設立紀念碑。

把島的一小部分切開  塑造唐突感

藝術家達爾伯格的構想是把索布拉騰村落的一小部分切出寬達 3.5公尺的切口,並在切面上寫下 77名受害者的名字。

達爾伯格表示,他想透過在自然景觀上塑造一幅突兀的景致,來象徵那些人們突然且永遠失去重要他人的感受。

部分村民覺得不滿

雖然這項計畫已經獲得政府同意,也正在朝建設的方向邁進,卻引來約 20名索布拉騰居民的強烈反彈。他們認為,這樣的設立方式對自然景觀太具侵略性,又跟他們住的地方太過接近。

認為紀念碑會提起傷痛

一名居民則說他並不是反對紀念碑,只是當年有許多索布拉騰的居民一起參與救援行動,而建設紀念碑只會讓他們不斷想起當年的畫面,這無非只是加深居民從事件中復原的難度。

於是不滿的居民聘請挪威的知名律師斯貝爾(Harald Stabell)向政府提出訴訟,希望政府能停止在島上建紀念碑。

從先前的堅持到妥協

雖然挪威地方事務與現代化部長塞納(Jan Tore Sanner)在 2016年5月,曾堅持不會改變任何計畫,但是數個月的協調都沒有成功後,政府也改變了過去的堅持。

要改地方放紀念碑  放下爭議

昨日(21),地方事務與現代化部長塞納召開記者會,表示他們將放棄「記憶傷痕」計畫,並改建另一個紀念碑在烏托亞島(Utoeya)的港口,只是他們還不確定紀念碑會是什麼樣的形式。

塞納也提到,他們希望這樣可以避免可能發生的法律戰,也希望可以把已經持續好一陣子的爭議放下。

藝術家:應該要繼續協商

對於政府的決定,藝術家達爾伯格也發表聲明,表達他認為紀念碑有其必要性,也希望自己可以完成 3年前提出的計畫。

達爾伯格提到,過去有許多紀念碑在設立時也有引發類似討論,但這些討論都是社群走過悲傷的重要過程,所以政府應該要設法領導眾人進行這些討論。

「紀念碑是走過傷痛的方式」

「我相信紀念碑的目的,是要透過不斷地公開對談,藉此表達對受害者家屬的尊重,」達爾伯格在聲明中寫到:「就算這樣的對談在當下令人不舒服,長期來說,它將會是走過傷痛的方式。」

六年前的屠殺案件

回顧在 2011年7月22日發生的事情,當時兇手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先是在首都奧斯陸引爆炸彈,隨即又在 40公里之外的烏托亞島上,槍殺正在參加工黨青年夏令營(Labour Party's summer youth camp)的年輕人,最後造成 77人死亡、151人輕重傷。

犯案的布列維克表示,他策畫執行 2011年的攻擊主要是為了宣傳他的極右派思想,也就是反伊斯蘭教、女性主義與多元文化主義。他曾經號召把穆斯林全部趕出歐洲。

可能會再延長的牢獄

布列維克在 2012年8月被判 21年牢獄,但如果布列維克還是被判定對社會有危害,那麼刑期就會再延長。

我們為您在DQ飛行船預留了VIP位子,期待您登船贊助DQ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