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照片都比不過親眼所見」 位於南極的天涯美景

前一陣子,《路透社》的攝影記者梅尼吉倪搭上了綠色和平組織的船隻,花上數天時間抵達了地球的角落:南極。就跟著梅尼吉倪的腳步,一同來看看他的鏡頭下的南極是什麼模樣吧!

文章插圖

搭上綠色和平組織的「便船」

梅尼吉倪(Alexandre Meneghini)的旅程是從智利最南端的麥哲倫-智利南極大區(Magallanes)開始的,當時綠色和平組織先在那裡確認所有裝備都沒有問題、並進行安全演習。

希望可以保護這一帶的海洋生物

然,綠色和平組織此行不單只是欣賞南極美景,他們希望在 2018年10月在澳洲說服有關單位,能基於南極海洋生物資源保育公約(Convent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ntarctic Marine Living Resources)在威德爾海(Weddell Sea)建立佔地 1,800平方公里的海洋生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 MPA),藉此保護當地的企鵝、鯨魚、海豹、各種魚類。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主要是來蒐集資料

因此綠色和平組織來到南極洲,是希望能用影像紀錄下氣候變遷、汙染、捕魚對野生動物帶來的影響,也希望能夠蒐集到來自南極海底、地表水的樣本,藉此建置有關設立保護區的資訊。

陸地被保護了,海洋沒有

「因為保育公約的緣故,南極洲本身是受到保護的,但是南極洲附近的海域卻受到很大的影響,而且這樣的問題已經影響到世界其他角落,像是二氧化碳濃度上升、海洋酸化、塑膠汙染,」綠色和平組織的遠征隊負責人弗洛曼(Tom Foreman)說:「所以(我們)不能錯過保護這些區域的機會,從各方面來說,這些物種都非常重要。」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釣蝦船是隱憂

綠色和平組織的發言人梅熙(Luke Massey)表示,他們現在最大的擔憂是釣磷蝦業者,因為大部分的南極洲生物如企鵝、鯨魚、海獅都直接或間接地仰賴磷蝦為生,他說:「我們現在會拜託所有的釣磷蝦船不要靠近南極洲海域。」

記者他看到了什麼呢?

在綠色和平組織想要打造南極洲最大的保護區而來此探勘時,梅尼吉倪也紀錄下了自己在南極洲遊歷的點滴。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不吃暈船藥就錯了

談起在剛起程的時候,梅尼吉倪決定不要服用暈船藥,而這可說是個天大的錯誤。

「這感覺就像待在離心機裡頭,」梅尼吉倪形容道:「在剛啟程一個小時後,我就走到艦橋詢問船長,我們還要幾個小時才會航行到比較平靜的海域,結果他跟我說:『大概要四天。』」

「他提醒我,我們現在是待在破冰船裡頭,而不是設計來享受平順旅程的船隻。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漫長的四天了。」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一個被野生生物佔領的地區

在他們一行人抵達南極半島以後,梅尼吉倪指出,與大家想像的不一樣,南極洲可說是充斥著生命力,到處都可以看到企鵝、海鳥、不同種類的海獅,還有鯨魚。

被以為是快樂的小夥伴

談起遭遇企鵝的經驗,梅尼吉倪形容這絕對是他人生中最難忘的經驗之一,他說:「牠們不把人類視為獵食性動物,如果你待在某處不動的話,牠們就會在你身邊打轉好幾個小時。」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鏡頭很重  但是值得

當然,作為一個攝影記者,梅尼吉倪自然也不忘把相機帶在身上,他提到自己除了身穿近 10公斤重的救生衣,還多帶了好幾顆長鏡頭,雖然這替自己本來就很不舒服的服裝又多增加了不少重量,但是他可不想因為相機表現不夠好,而錯失拍下動人照片的機會。

「在幾次上岸的時刻,我大概有好幾個小時可以拍照,」梅尼吉倪寫到:「當下的每一刻,我覺得自己都像踏入糖果店的小孩子。」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筆墨無法形容的美麗

大概過了好幾天,一架直昇機才在天氣許可的情況下接走梅尼吉倪,在那個當下,他可說看到了自己這輩子從來沒有看過、最動人的景致。

沒有任何一張照片可以捕捉下我親眼看到的畫面。

《路透社》攝影記者 梅尼吉倪
文章插圖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