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成為一種罪」 匈牙利頒布遊民禁令

by:泥仔
11730

現在在匈牙利,睡在街頭將被視為一種罪。

post title

2013年1月在布達佩斯,數名遊民躺在庇護所「溫暖之街」的地上休息。匈牙利政府在那一年考慮針對遊民議題修改憲法,後來也確實這麼做了。

美聯社/達志影像

近30年前  政治變革帶來影響

自從匈牙利在 30年前出現政治變革後,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Budapest)街頭、火車站就出現許多遊民,而且大部分都以老年人為主。

而在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於 2010年上任後,他就一直想透過禁令來解決國內的遊民問題,卻屢屢遭到匈牙利憲法法庭、最高法院駁回。

違憲後  就改變憲法

今年 6月,匈牙利議會通過憲法第 7修正案(編註),其中規定政府單位如果能確保所有流離失所的人可以被安置到庇護所,那政府便能在法律上禁止人們住在公共空間,換句話說,就是禁止遊民。這意味著反對人士若想透過憲法法庭阻止遊民禁令,將在未來變得更加困難。

編註:匈牙利憲法第 7修正案除了禁止遊民以外,還包含了「保護匈牙利基督教傳統」、限制難民取得庇護所的機會。

post title

本月 14號,在遊民禁令施行前一晚,還是可以看到數名在布達佩斯街頭睡覺的遊民。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社區服務到入監服刑

時間來到本周一(15),奧班政府頒布的遊民禁令正式施行。根據新法規定,或坐或躺在街道、把個人物品擺在公共空間的行為都屬違法,任何拒絕前往庇護所的人會面臨罰款或代替罰款的社區服務;如果當事人仍不從,他們就會被警察拘留。

除此之外,若當事人在 90天內連 3次忽視警察的要求離開,他們就有可能被加速送審並入監服刑,在這段期間,警察可以任意處置遊民的所有物,當事人則必須承擔處置這些物品所衍生的花費。

實際運作仍是問號

整體來說,新法案賦予了警察極大的處置權,雖然目前還不清楚整個法案會如何推行,不過《路透社》觀察到在本周一,那些平常可以看到遊民的地方幾乎已經找不到遊民的蹤跡。

post title

本月 14號,在匈牙利國會大廈前的科蘇特廣場(Kossuth square),示威人士聚集在此抗議政府的遊民禁令。

歐新社/達志影像

「貧窮不是種罪」  政府用錯方法

這份法案也在匈牙利引起部分反彈,反對民眾批評匈牙利當局的處置方式過於粗暴。上周日(14),大約有 500人聚集在匈牙利議會外抗議,他們高舉著標語如「貧窮不是種罪」、「膽小鬼才只敢傷害弱者」,抗議當局用不恰當的方式解決遊民議題。數十名示威者則打起地舖以示不滿。

社會上最無助的一群人

示威團體「所有人的城市」(匈牙利文Varos Mindenkie,英譯the city is for everyone)在聲明中寫到:「(憲法修正案)允許國家機器從 10月15日開始,使用公權力來迫害社會上最無助的一群人。」

post title

2017年1月,在布達佩斯一個寒冷的冬夜,社會倡議團體造訪遊民時常待的地方,確認他們的健康狀況沒有問題。畫面中是在一棟廢棄建築物裡。

歐新社/達志影像

副部長:政府的出發點很好

對此,匈牙利政府否認他們把遊民當成犯人看待。人力資源副部長班斯(Bence Rétvári)便形容這份法案「對整個社會都有利」、「可以解決匈牙利 28年來的遊民議題」,他在國家電視台上強調,政府是想藉此避免遊民因為餐風露宿凍死,他也相信臨時庇護所是解決遊民議題的終極手段,指出在庇護所裡,人們將會得到食、衣、住、就業諮詢等妥善照護。

給幫助不是給權利  相關預算準備好

在分別接受媒體訪談時,班斯提到政府已經撥下 91億匈牙利福林(HUF,折台幣約 10億元)的預算在遊民照護上,屆時政府還會再追加 3億萬匈牙利福林(折台幣約 3,300萬元)的預算在擴增庇護所上。

「我們相信,政府應該給予遊民更多的幫助,而不是更多的權利。」班斯在上周六(13)的訪談說道,但是關於本周一就會被驅離的遊民們,班斯沒有具體談到政府會提供什麼幫助。

post title

圖為布達佩斯某座遊民庇護所。由於庇護所的空間不夠寬敞,也沒有足夠的位子供人休息,所以有些遊民反而偏好待在街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現行的庇護所可以嗎?

根據預估,匈牙利大約有 2-3萬名遊民,但匈牙利的庇護所大約只能安置 1萬9,000人。過去的調查也指出,這類庇護所因為空間狹小、社工人力不足、交通不便,也讓許多遊民傾向繼續待在街道上。

沒有好好溝通  大家很害怕

長期提供遊民住宿的社福單位「庇護所」(匈牙利文Oltalom,英譯Shelter)負責人艾凡伊(Gabor Ivanyi)便認為政府推行法案的過程太過倉促,也從來沒和相關單位溝通過,他說:「這份法案的目的就是要恐嚇遊民、促使他們逃離街道。」

「他們很害怕,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把心力放錯地方

一如艾凡伊形容匈牙利政府解決遊民議題的方式,就像「醫療系統禁止人們生病」一樣荒唐,社會政策專家馬賽蒂司(Balint Misetics)在投書匈牙利《每周世界經濟》(HVG)專欄也寫到:「如果在過去 8年來,匈牙利政府多花一點心力在如何讓更少人流離失所,而不是只把時間花在修改憲法上,那現在就會有更少人流落街頭了。」

post title

在布達佩斯,一間遊民庇護所「溫暖之家」被攝影師補捉下來。

美聯社/達志影像

制裁程序通過  來自歐盟的警告

其實匈牙利政府這幾年來的政策也引起國際社會密切關注。

今年 9月12日,歐洲議會便認為匈牙利政府在這幾年來打壓言論、學術、媒體自由,限縮移民權利的舉動有違歐盟核心價值,因此以 448票贊成、197票反對、48票棄權通過啟動《里斯本條約》第七條(Treaty of Lisbon, Article 7)的制裁程序,暫停匈牙利身為成員國所擁有的部分權利,包括匈牙利在歐盟的投票權。

重要的象徵意義

這是歐盟第一次啟動《里斯本條約》第七條。雖然一切仍在審理中,但各界相信它在政治上具有一定的象徵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