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萬聖節裝飾中找到求救信」 中國勞改營曝光

by:徽徽
33968

在惡名昭彰的中國勞改營裡,一名男子偷偷地將一封求救信塞進他被迫製作的萬聖節裝飾中。幾年後,住在美國奧勒岡州的一名女子打開了萬聖節裝飾,在假墳墓之間發現了這封求救信,也讓中國勞改營裡的殘忍景象曝光在國際社會......

post title

奇絲手上拿的這封信改變了她和寫信人的一生,也讓中國勞改營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今年以該事件為主題的紀錄片上映後,也獲得了國際社會的關注。

Photo: Flying Cloud Productions

假墓碑、假骷髏和一封信

奇絲(Julie Keith)永遠記得她在 2011年打開萬聖節裝飾組的那一天,她為了幫女兒過生日,把塵封已久的裝飾組從儲藏室拿了出來。這組萬聖節裝飾只要 29.99美元(折台幣約 937元),是她當初在Kmart超市買的,裡頭有用保麗龍做的假墓碑、假骷髏和骨頭、黑蜘蛛、一塊染了假血的布,還有一封信。

如果你剛好買到這東西......

這封信上用藍色原子筆整齊地寫了英文和中文,上面寫到:「先生,如果你剛好買到這樣產品,拜託請將這封信寄給世界人權組織,在中國共產黨政府下飽受迫害的上千民眾將會永遠感謝並記得你。」

來自勞改營的萬聖節裝飾

信上繼續寫到,奇絲手上的萬聖節裝飾組是在「馬三家勞教所」製作的,這是一間位於中國遼寧省瀋陽市的勞改營,受刑人在這每天要工作 15個小時,「如果不從就會被虐待、毆打和辱罵,也幾乎沒有薪水(10元人民幣/月)」。

post title

奇絲從紙箱中拿出萬聖節的墓碑裝飾,裡頭就夾了一張來自中國馬三家勞教所的求救信。

Photo: Flying Cloud Productions

不經審判就被下放

在馬三家勞教所的受刑人通常沒有經過正式的法院審判就被關進來,且平均會被關上一到三年。有些受刑人是因為練法輪功被關進來,這些人通常會被處罰地更慘。這封信在訴說完馬三家勞教所裡的殘忍情況後,並沒有落款。

奇絲說:「我當時有點嚇到了,我無法相信這些事情在我眼前發生。」

信件曝光  擔心寫信者受處罰

隨後,奇絲在媒體上曝光了這封信,成功讓寄信人的訊息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然而,有人批評奇絲直接公開信件有可能讓寫信人的身分曝光,進而招來嚴厲的處罰。

「這件事讓我很消沉,當時我想自己說不定做錯了。我感覺很糟,但我不斷去回想這封信上的訊息,這正是寫信者想要的,他想要我公開這封信。」奇絲說道。

post title

2001年,一群練法輪功的女學員被當局關進馬三家勞教所進行思想改造,希望她們可以放棄被中國政府視為邪教的法輪功。

美聯社/達志影像

找到了寫信的人

2013年,《紐約時報》告訴奇絲,他們找到了寫信的人,而這個人有話想對奇絲說。這個人就是孫毅,當他在馬三家勞教所製作萬聖節裝飾組時,他根本不懂什麼是萬聖節。

好奇萬聖節的存在

拍下孫毅和奇絲故事的加拿大紀錄片導演李雲翔(Leon Lee,音譯)說:「他(孫毅)很好奇為什麼有人會買這種可怕的東西。直到有一天警衛跟他說,西方人有這一類的文化和節日,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做這些東西的原因。」

從凌晨工作到深夜

為了製作萬聖節裝飾組,孫毅每天從凌晨四點工作到深夜十一點,只能利用零碎時間吃飯。到了睡覺時間,孫毅的手還會無意識地開始擺動,他連在睡夢中也忘不了工作。

從凌晨工作到深夜的孫毅,為了讓外界知道馬三家勞教所的情況,偷偷在睡覺時間一筆一劃地寫下了數十封求救信,再和其他受刑人一起偷偷放進萬聖節裝飾組中。

把人綁起來虐待

在馬三家勞教所內,孫毅除了工作外就是接受懲罰,他被警衛虐待地很嚴重,他們會把孫毅掰成難受的姿勢,用手銬銬在鐵床上,並且拿醫療工具撬開他的嘴,再把菸屁股與口水丟進他的嘴巴裡。有一次,孫毅連續被綁了 168個小時才被放下來。

練法輪功被逮捕

而孫毅之所以會來到馬三家勞教所,源自他是法輪功的一員。在中國,法輪功被當局視為邪教,凡是與法輪功有關係者都會受到當局的壓迫,不少人因此被關進勞教所實施「思想改造」,孫毅在 2008年時被逮捕關進了馬三家勞教所。

深夜偷寫求救信

孫毅回憶到,被關在馬三家勞教所的受刑人都不准持有任何書寫工具,但是有一名受刑人賄賂了警衛拿來了一枝筆交給他,讓他可以開始在深夜裡偷偷寫求救信。

交給大家一起放

看到萬聖節裝飾組上的英文,孫毅心想這些東西一定會被出口到西方國家,他偷偷放入的求救信或許可以吸引到國際社會的注意。於是,孫毅開始一封又一封地寫,並且把這些求救信交給其他受刑人一起放進產品裡。然而,有一天警衛發現了一名受刑人身上帶了求救信。最後,這名受刑人遭到警衛的刑求,但他到最後都沒把孫毅的名字供出來。

孫毅手上拿著的,就是當初他放在萬聖節裝飾組裡的求救信,這封信後來被住在美國奧勒岡州的奇絲給發現。

國際社會譴責  中國宣布結束勞改

2010年9月,孫毅獲釋,雖然他仍然繼續練法輪功並且出版秘密刊物,但因為低調度日的關係,並沒有受到當局的注意。然而,2012年孫毅在網路上翻牆看到了自己寫下的求救信受到西方媒體的大肆報導,不只如此,相關報導還撼動了中國當局。在受到國際社會排山倒海而來的譴責後,中國當局宣布會結束勞改系統,並且釋放 16萬名受刑人。

這次收到的不是求救信

不久後,孫毅寫了一封信給奇絲,這封信輾轉到了奇絲手上。奇絲回憶道:「他在信上寫到他很開心我公開了求救信,這正是他想要的。」

「我非常開心,一方面是得知他還活著,另一方面是他以我為榮,還有知道我做了對的事。」

紀錄片導演奔走聯絡

也就是在此時,加拿大紀錄片導演李雲翔連絡上了孫毅,希望以他為主角拍攝一部紀錄片。雖然得面臨被捕的風險,但孫毅答應了李雲翔,在拍攝期間孫毅也因此被當局逮捕拘留。

2017年3月,奇絲拿著她當初在萬聖節裝飾組裡發現的求救信,飛到印尼雅加達與孫毅見面。

逃出中國  落腳印尼

2016年12月,孫毅利用身體狀況不佳獲釋的機會,在李雲翔的幫助下逃到了印尼雅加達。2017年3月,奇絲飛來雅加達和孫毅見了面。

兩人第一次見面  就像已經認識一輩子

自從奇絲公開了孫毅的求救信後,她便一直很擔心孫毅的近況,直到見面的那一刻她才放下心來。奇絲形容道:「我們之間立刻產生連結,他稱呼我為姊妹,就好像我們已經認識了一輩子。」

不知道如何表達感謝

在奇絲飛回奧勒岡州後,孫毅邊流淚邊說,他從來沒想過奇絲會大老遠飛來雅加達看他。孫毅說:「我真的很感謝她,我不知道該怎麼謝謝她,她就像是家人一樣。」

在李雲翔導演拍攝的紀錄片《來自馬三家的信》裡,可以看到孫毅的身影,也可以看到導演用動畫的方式描繪勞改營裡殘忍的惡行。這部紀錄片在今年上映後獲得了國際媒體的關注。

疑點重重  腎衰竭過世

然而,在孫毅和奇絲見面後幾個月,孫毅疑似被一名中國情報人員給找到。

2017年10月,孫毅在峇里島的一間醫院內因為腎衰竭過世,享年 50歲。孫毅的家人和李雲翔導演都質疑他的死因,因為孫毅一直以來都沒有腎臟方面的毛病,他過世後醫院沒有給出死亡細節,他的遺體也火速被火化。

「好希望有快樂的結局」

孫毅的死訊傳到奇絲的耳裡,奇絲非常傷心,她說:「我真的好希望他能有個快樂的結局。」

「他是我見過最有韌性也最堅強的人,對於經歷過這一切還能站出來和世界分享的人來說,他真的很了不起。」

勞改營換湯不換藥

對於人權運動人士來說,孫毅的去世不代表他們的任務結束。國際特赦組織指出,雖然中國當局聲稱勞改系統已經全面中止,但許多勞改營只是換了名字,異議人士和法輪功成員繼續沒有經過正當審判就被關在裡頭受虐,而近日上千名新疆維吾爾人被送進「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就是個例子。


上線時間:2018/10/30
增修時間:2018/11/01  修正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