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變得更像自己 在美國,一名跨性別者的旅程

by:泥仔
8745

對馬希來說,當他在 7年前決定變性時,這不只是由一個性別變成另一個性別這麼簡單,而是要「變得更像自己」。

post title

2016年3月,26歲的馬希側身躺在浴缸裡。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雖然說是人生的一部份......

「我從來不會對自己曾經是女性這件事感到尷尬,」住在密蘇里州聖路易市(St. Louis)、今年 28歲的馬希(Harrison Massie)說:「這是我人生的一部份、標示著我如何被養大的,我也很喜歡同時擁有兩種性別的觀點。」

話雖如此,馬希仍然希望擁有一副能讓自己更自在的軀體,也希望自己擁有更加陽剛的特質,像是扁平的胸部。他回憶道:「在我念私校的時候,我是那個『跟錯誤的人混在一起』的『漂亮女孩』。我記得當時學校的大姊頭說:『那個女生真的很漂亮,我真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跟那些蕾絲邊混。』」

用相機走過這一切

所以在 2012年,馬希的變性之旅開始了,他也請自己的好友兼攝影師斯瓦蒂(Sara Swaty)用相機記錄下這一切。

post title

2012年,22歲的馬希。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朋友的協助下,馬希正準備注射睪固酮。

路透社/達志影像

「阿不然勒?」

當馬希向他的好朋友們透露自己的決定時,他的朋友們其實沒有很意外,畢竟他們早在馬希平常的言行看到蛛絲馬跡。

馬希的另一個密友卡普塔(George Caputa)回憶道:「當他向我出櫃,坦承自己是跨性別者時,我們互看了一眼,然後就露出『阿不然勒?』(Duh.)的表情。」

「當你真的愛且支持一個跨性者的時候,他們的性別認同,跟你對他們的感情並沒有關係。」

post title

2013年,23歲。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不習慣到日常

在頭一個月進行賀爾蒙療程時,馬希的朋友們還在他要注射睪固酮(testosterone,一種雄性激素)的時候齊聚一堂,幫馬希加油打氣。

馬希坦承自己本來很怕針頭,所以一開始還得麻煩他的朋友幫忙施打,但隨著時間經過,他已經習慣幫自己注射睪固酮了,直言這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post title

2014年,24歲。馬希穿著束胸接受攝影。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刮空氣鬍子  到紅鬍子的現在

提到自己在長出鬍子前就開始刮鬍子,馬希解釋道:「我希望這樣能讓它們長得快一點。直到你真正開始長鬍子之前,刮鬍子是再美好不過的一件事了——因為之後你就會痛得半死......至少我的經驗是這樣啦。」

「但我一直好想要鬍子,長出鬍子也是我向朋友坦白自己正在變性的其中一個方式。現在我已經有一臉漂亮的紅鬍子了。我覺得很驕傲。」

post title

2015年,25歲。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對馬希來說,刮鬍子已經成為他的日常。

路透社/達志影像

向家人坦白不容易

對許多跨性者來說,向家人坦白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路透社》引述一份在 2016年的研究指出,有 31%的跨性者表示他們在出櫃後從家裡感受到一定程度的排拒,有 14%的人感受到非常強烈的排拒。在美國前一陣子的調查中,則有將近一半從女性跨到男性的少年試圖自殺。

「我很ok」

相較來說,這樣的狀況沒有出現在馬希身上,他的爸爸羅賓(Robbin)說:「馬希是我的好夥伴。當他說自己想變性成男生時,我真的沒有意見。」

馬希補充他爸總是站在自己那一邊,又打趣地說:「我身上奇異和怪誕的性格絕對是遺傳自他。」

現在是馬希  以後也是馬希

馬希的媽媽史蒂芬妮(Stephanie)坦言,自己一開始很難接受馬希打算變性的事情,她說:「這種感覺就像有個小孩要永遠地離開了。」但隨著時間經過,史蒂芬妮意識到馬希一直都是同一個人,他們之間的情感也沒有因此改變,史蒂芬妮說:「他還是那個孩子。」

為他驕傲的大姊

「我知道這就是他想做的,也知道這樣做會讓他過得更開心,事實上也是如此,」馬希的大姐亞紗(Jasa)說:「我對他,以及他所成為的人感到驕傲。」

post title

2016年,26歲。馬希和他的貓。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圖為馬希要定期施打的睪固酮。

路透社/達志影像

現實問題仍存在

這之中還是出現不少挑戰。馬希說:「在剛變性時,我有好一段時間都找不到工作,我每次都必須向面試官解釋我的棄名錯稱(deadname,指跨性者在變性前所使用的名字)不是我現在的名字,然後他們就會很困惑,最後就不錄用我了。」

長年穿束胸  不是解方

醫療費也是一大問題。這 7年來,馬希每個月都得花費 110美元(折台幣約 3,300元)購買睪固酮。此外,在沒有健保的情況下,馬希沒辦法負擔移除、重建胸部的手術費,所以他只能靠束胸來維持平坦的胸部,但在穿了好幾年後,他的背、肩膀、鎖骨、胸骨都出了毛病。

在朋友們的鼓勵下,馬希透過募資平台尋求幫助,在募資頁面上,他坦承因為手術得花不少錢,自己才一直沒有想過要付諸實行。總而言之,馬希最後募得了 8,330美元(折台幣約 25萬元),比他一開始的目標 8,000美元(折台幣約 24萬元)還要多一些,他也準備在明年春天進行手術。

「我希望有這麼一天」

「我一直很想進行手術,打從青春期開始,我和胸前這一團就沒有什麼連結感。」

「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在不使用束胸的情況下外出。可以去公共游泳池。可以在健身房運動時,別人不會一直盯著我的胸膛看。」

post title

2017年,27歲。馬希正在幫自己注射睪固酮。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雖然一開始碰到不少困難,但馬希已經在一家酒吧找到工作。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也在酒吧認識了未婚妻曼佐尼。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想過可以擁有現在

現在馬希在一家酒吧擔任精致調酒師(craft bartender),並在那裡認識了曼佐尼(Sandra Manzoni),兩人已經在 1年前訂婚了。

回首這 7年來,馬希從以前同學口中的「漂亮女孩」變成了擁有「漂亮紅鬍」的真正自我,他說:「不管你的信仰是什麼,這遠遠超過運氣、業障、福氣所帶給我的,我聽過太多人失去一切,只為走到我現在所處的位子,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人生能走到這一步。」

「能擁有這些人在我身邊、甚至能進行變性,對我來說真的是非常、非常幸運的一件事。」

post title

2018年,28歲的馬希和爸爸一同接受合照。

路透社/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