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尋骨記 坦尚尼亞人揭開血腥殖民史

by:徽徽
5449

過去 40年來,來自坦尚尼亞的莫波羅持續在德國尋找家鄉英雄馬利的頭骨,他的不屈不撓也讓大眾重新關注德意志帝國殖民非洲的歷史,也間接讓其他當年被送往德國進行「種族研究」的骨骸有了回家的機會。

post title

圖為一顆來自德意志帝國殖民統治時期納米比亞的頭骨,2011年德國將這顆頭骨送回納米比亞。現在,同樣被德意志帝國殖民過的坦尚尼亞也開始尋找當時罹難者的頭骨。

路透社/達志影像

來到德國的任務:尋找英雄頭骨

40年前,來自東非坦尚尼亞的莫波羅(Mnyaka Sururu Mboro)拿著獎學金來到德國留學,從那一刻開始,他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坦尚尼亞英雄馬利(Mangi Meli)的頭骨。

對莫波羅來說,和他來自同一個地區的馬利是當地英雄,身為首領的他帶領人民反抗德意志帝國的殖民統治,在 1900年被德意志帝國下令吊死。莫波羅的奶奶說,馬利在吊刑台上撐了 7個小時才過世,不僅展現出對殖民者的反抗,也展現出對死亡的蔑視。

坦尚尼亞的血淚:馬及馬及戰爭

在馬利過世 5年後,坦尚尼亞爆發了馬及馬及戰爭(Maji Maji war,1905-1907),這是一場坦尚尼亞人對上德國殖民者的戰爭,藉此抗議殖民者的剝削與壓迫。然而,坦尚尼亞起義者被擁有先進軍武的德國重擊,在為期兩年的戰爭中,有 7萬5,000人死在德國人的手上,數十萬人死於飢荒,不計其數的人在戰火中逃離家園。

只靠軍事沒有用  還得搭配飢餓和痛苦

時任德屬東非總督的戈特岑(Gustav Adolf von Götzen)寫到:「殖民軍到最後不得不用『飢餓合作政策』。對旁觀者來說,燒毀村落、田地和食物貌似野蠻,但這種作戰方法不只最有效,也最實用。」

「對我來說,只有靠軍事行動來鎮壓起義沒有用,只有飢餓和痛苦才能逼人投降。」

post title

圖為描繪 1905-1907年馬及馬及戰爭的繪畫,德意志帝國殖民者靠血腥鎮壓和飢餓政策確保坦尚尼亞人起義失敗。

Newscom/達志影像

德意志帝國殖民時期  東西非都逃不掉

在德屬東非殖民時期,德意志帝國掌管了今日的坦尚尼亞、盧安達和蒲隆地,他們還把觸角往西延伸到了今天的納米比亞、喀麥隆、東加和迦納。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德意志帝國被打敗,這些地方才脫離了德意志帝國的殖民統治。

鼓勵收集骨骸 門外漢也做得到

回首德意志帝國殖民時期,德意志帝國人類學家、在 1885年擔任柏林民族學博物館助理館長的路香(Felix von Luschan)打出「就算是一個門外漢也能取得人類學材料」的宣傳口號,大力鼓勵人們收集來自殖民地的骨骸。

骨骸被當作戰利品和研究用

在他的大力宣傳下,許多被殺害的非洲人的骨骸被帶回德意志帝國進行「人類發展研究」,坦尚尼亞英雄馬利的頭骨就是其中之一,也有許多骨骸就此待在不見天日的儲藏室內生灰塵。

圖為坦尚尼亞英雄馬利的圖像,現在德國演員和導演康澤(Konradin Kunze)和坦尚尼亞歌德研究所(Goethe-Institut Tanzania)合作,要來製作馬利的影像雕塑。

答應奶奶  一定把頭骨帶回家

尋找馬利頭骨的莫波羅說,在他離開坦尚尼亞來德國留學那天,他的奶奶要全村村民都到他們的小屋外,「她告訴他們:『你們看我的孫子就要去德國了,他會把馬利的頭骨帶回來』」,莫波羅承諾他的奶奶說到做到。

打開塵封的骨骸收藏

然而,來到德國的莫波羅花了 40年的時間,才讓德國普魯士文化遺產基金會(Prussian Cultural Heritage Foundation,SPK)願意打開塵封已久的骨骸收藏,並開始計劃把殖民時期從非洲帶來的骨骸一一還給當地人。

不是反對,而是根本不知道

莫波羅說,他的尋骨之旅一開始受到的是當局的漠視而不是反對,他說:「我問到的每個人都說,他們並不知道這一段殖民史。」SPK起初也只願意承認他們的收藏中有一些文物和某些人類毛髮而已。

post title

在德意志帝國人類學家路香的大力宣傳下,德意志帝國殖民時期有許多非洲人的骨骸被送到柏林進行研究。

Newscom/達志影像

可惜沒有馬利的頭骨

現在,研究人員已經發現SPK的部分收藏中有 900具頭骨來自盧安達、400-500具頭骨來自東加和喀麥隆、200具骨骸來自坦尚尼亞。不過,裡頭並沒有馬利的頭骨。

不該繼續待在地下室

SPK表示,一旦他們發現手中握有的骨骸是在「不正義的情況」下被送來德國,他們就會把骨骸還給原國。SPK負責人帕辛格(Hermann Parzinger)說:「對我們來說,這些頭骨回到它們原本的國家下葬沒關係,它們不應該繼續待在我們剛剛把它們拿出來的潮濕地下室。」

骨骸憑什麼不用還?

坦尚尼亞駐德大使波希(Abdallah Saleh Possi)說:「當你提到人類遺體時,你也會提到人類尊嚴,這就像在說坦尚尼亞的尊嚴有多麼重要。你不會拿某人的遺體去做研究。」

「如果骨骸真的是在『不正義的情況』下被帶來德國的,那麼你沒什麼好說的(必須歸還),但即使它們不是在這樣的情境下被帶來德國,一開始又是誰同意可以把這些骨骸運來(德國)?」

「這些骨骸憑什麼不用還?誰在這裡還需要它們?為什麼它們不能被好好下葬?」

圖為在德國尋找馬利頭骨 40年的莫波羅,他擔心自己無法兌現與奶奶的承諾,把馬利的頭骨帶回坦尚尼亞。

找到頭骨下葬才心安

一直在尋找馬利頭骨的莫波羅說:「對我認識的許多人來說,沒有機會好好讓自己的祖先下葬這種感覺很糟。」莫波羅接著說,直到找到馬利的頭骨並且下葬他的內心才會感到平靜。

「他們(SPK)必須把骨骸還給那些仍因祖先、親友消失而受苦的人。」

骨骸回家路漫漫

對此,SPK首席研究人員希伯(Bernhard Heeb)承諾,他們會在 2019年年底完成與東非遺骸相關的研究,之後會開始討論送這些遺骸回家的事宜。莫波羅表示,這看起來又要好一陣子,而找不到馬利頭骨的他擔心永遠無法兌現對奶奶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