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版強迫勞動集中營 政府首次向受害者道歉

by:時穿
3873

30年前,南韓在舉辦漢城奧運前夕,爆出了社會福利機構兄弟福祉院涉嫌施暴、虐待、強迫他人勞動的醜聞,這背後要歸咎於當年執政者的一道命令。最近,南韓檢察總長文武一正式向兄弟福祉院的受害者道歉,也讓這段歷史再度浮上檯面。

post title

27號,南韓檢察總長文武一正式向兄弟福祉院受害者道歉,席間他曾多次拭淚。

美聯社/達志影像

南韓政府首次道歉

周二(27),南韓檢察總長文武一(Moon Moo-Il,音譯)就社會福祉法人兄弟福祉院(底下簡稱「兄弟福祉院」)爭議正式向受害者道歉,這些受害者在受害期間多數都還是小孩子,而這也是南韓政府首次針對這起事件道歉。

沒有法源依據的指令

文武一表示,當時政府下達了一項沒有法源依據的指令,利用國家公權力以保護為由將部分南韓人民監禁在兄弟福祉院,並且強迫這些人勞動。福祉院裡也不時發生人權遭嚴重侵犯與受到暴力威脅等問題。

這不是民主

文武一接著提到,當時檢方的調查委員會屈服於上層施壓,草率結束調查,而且當時檢方在起訴書裡針對被告(兄弟福祉院院長)提出的指控,在法院審判時並沒有讓被告受到應得的懲罰,上述種種過程都不能稱為民主。

他呼籲,議會應該要通過立法針對兄弟福祉院展開更深入的調查,特別是兄弟福祉院的負責人在高層的指示下免遭嚴重指控。

post title

從這張無法確定拍攝年份的照片裡,一排排整齊畫一的建築物即為釜山的兄弟福祉院,這裡曾經收容 4,000人左右。

美聯社/達志影像

抓流浪者「淨化」街道

時間回到 1975年,南韓獨裁者朴正熙執政期間,下令在 1988年舉辦漢城奧運前要「淨化」街道上的流浪者。當時的計畫是,要將流浪者送往安置機構一年,提供餐食、服儀指導等生活再教育課程,並在一年後釋放他們。

從無家者到孤兒

然而,整件事情隨時間越演越烈,在警察、地方官員的配合下,擴大圍捕範圍從無家可歸到身心障礙人士、孤兒都會被抓進南韓境內 36個收容設施。

根據調查,截至 1986年,南韓境內 36個相關設施的收容人數在 5年內就從 8,600人翻倍到 1萬6,000人以上。

九成都不該被收容

在所有收容設施當中,最有爭議的莫過於位在釜山的兄弟福祉院:兄弟福祉院當時收容了 4,000名左右的人,是 36個設施當中最大的一座,但當中約有 90%的人都不符合當局所定義的「流浪者」,亦即這些人都不應該出現在兄弟福祉院裡。

post title

圖為 1986年12月,由南韓蔚山(Ulsan)檢方提供的照片中,記錄下被收容於兄弟福祉院的成年人在蔚山某處的建築工地工作。

美聯社/達志影像

院長獲社福獎章

根據兄弟福祉院院長朴寅根(Park In-geun,音譯)的自傳,兄弟福祉院的員工由紡織業大廠大宇集團(Daewoo)技術指導生產襯衫,隨後將這些襯衫出口到歐洲。

對於兄弟福祉院違法的指控,朴寅根一概否認,他還因為經營兄弟福祉院,獲得兩枚地方政府頒發的社會福利獎章。

形同奴隸的生活

在兄弟福祉院裡,院方美其名以教導工作技能為由,讓成年人在建築工地裡進行重度工作,小孩子的工作就比較簡單一點:組裝原子筆、釣魚鉤等較輕鬆的工作,偶爾搬運泥土築牆。

然而不論大人或小孩,每個人都從清晨工作到黃昏,期間不時受虐,而且幾乎沒有領到薪水,形同兄弟福祉院的奴隸。

post title

圖為 2016年1月,曾經待過兄弟福祉院一段時間的曹昇佑(Choi Seung-woo,音譯),檢視著一個生鏽的鎖。他表示這個地點在當時是兄弟福祉院的水箱。

美聯社/達志影像

「完美的拘留所」

當時潛入兄弟福祉院調查的檢察官金永元(Kim Yong-won,音譯)回憶道:「這是一個完美的拘留所,而不是社會福利機構,它的鎖是從內部反鎖……那裡面有一間醫院,但很明顯地病人們並沒有接受治療,反而被鎖在裡面。」

多數人沒領到錢

《美聯社》的調查發現,兄弟福祉院理論上已經支付了一千人以上的薪資,總計相當於 170萬美元(折台幣約 5,289萬元),但檢察官金永元表示,根據他的調查,兄弟福祉院裡大多數人都沒有領到錢。

post title

圖為 2014年12月,前檢察官金永元在首爾的辦公室接受採訪。他曾經潛入兄弟福祉院展開調查,但在調查期間遭上級施壓。

美聯社/達志影像

10年內死了513人

根據兄弟福祉院的資料,在 1975-1986年間,共有 513人死在兄弟福祉院。另一份資料則指出,在 1985年至少有 15人在住進兄弟福祉院不到一個月內就死亡,而 1986年則有 22人在一個月內死亡。

而檢察官金永元的調查報告指出,1985-1986年間有超過 180人死在兄弟福祉院,多數人的死因為心臟衰竭、全身無力。

暴力作為一種治理方式

金永元認為,真正的死傷人數應該多於兄弟福祉院統計的 513人,因為他從兄弟福祉院受害者口中得到的證詞是,兄弟福祉院管理人員拒絕將傷者送往醫院,他們故意讓這些傷者死在院內,方便院方掩蓋真相。

金永元說:「這個地方是朴(院長)的王國,暴力是他的治理方式」、「當你被關在一個每天都有人會被毆打致死的地方時,你不太可能會抱怨強迫勞動、受虐或被人強姦的事情。」

post title

圖為 2016年1月,民眾在南韓釜山的學校操場上做運動。操場旁的大型住宅機構,就是當年兄弟福祉院所在的位置。

美聯社/達志影像

兄弟福祉院長關兩年半

1988年,在兄弟福祉院醜聞被揭露出來後被迫關閉。至於兄弟福祉院院長朴寅根,他雖然被檢方指控非法監禁他人,但因為朴寅根的所作所為符合當時執政者的命令,而獲判無罪。不過,朴寅根也因貪汙和其他相對輕微的指控遭判監禁 2年半。

2016年,隨著朴寅根過世,再加上南韓即將在 2018年舉辦冬季奧運,而讓兄弟福祉院這起發生在 1988年漢城奧運前夕的事情又再度成為話題。但當時南韓政府認為,兄弟福祉院早在事情爆發之後就已經關閉了,現在很難重新展開調查。

post title

27號,兄弟福祉院受害者朴善伊(Park Sun-yi,音譯)和其他受害者一起聆聽檢察總長文武一的道歉。朴善伊在 9歲時被警察帶到兄弟福祉院,她在兄弟福祉院待了 5年以上。

美聯社/達志影像

重審  就有機會補償受害者

這次南韓檢察總長文武一會向兄弟福祉院受害者致歉,則和代表自由派勢力的南韓總統文在寅上任有關。文在寅上任後,面臨更大的改革壓力,使得檢察機關近期一直在審理像兄弟福祉院等侵犯人權、檢警濫用職權的案件。

上周,文武一希望南韓最高法院可以重審朴寅根的案件,如果最高法院接受此案的話,南韓政府有可能針對兄弟福祉院受害者提出補償,目前最高法院還沒有做出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