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師酒駕不少見 日本航空酒測計之謎

by:時穿
8147

上個月,在英國倫敦希斯洛機場,一名日本航空副機長被安檢人員抓到酒測值超標,當場遭警方逮捕。這起事件也讓日本航空內部的酒測規範受到檢驗。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1月,在日本東京羽田機場,一名旅客經過日本航空(JAL)的logo。

美聯社/達志影像

起飛前  酒測超標

今年10月28日,日本航空公司(JAL)一架從英國倫敦希斯洛機場(Heathrow)飛往日本東京的航班,副機長實川克敏在起飛前 50分鐘的酒測值達每 100毫升血液量含 189毫克酒精,遠遠超過飛行員酒測值上限 20毫克,他因此當場被捕。

而原定由實川克敏擔任副駕駛、搭配兩名駕駛的JL44班機,最後只由兩名駕駛、延誤 69分鐘後才起飛。

「災難性的潛在後果」

最近,英國法院判實川克敏須監禁 10個月,JAL也宣布已經解僱這名副駕駛。

法官馬修斯(Phillip Matthews)說:「對於長途飛行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機上所有人員的安全,他們的安全都因為你的酗酒而受到威脅」、「由你來操控那架飛機實在太危險,如果你真的這麼做的話,這會帶來機上災難性的潛在後果。」

post title

他是前JAL副機長實川克敏,他因為起飛前酒測值超過英國當地標準的關係,而遭到英國警方逮捕。

歐新社/達志影像

2瓶葡萄酒  1.8公升啤酒

綜合JAL內部報告書和英國檢察官亞當斯(Douglas Adams)在法庭上的說法,實川克敏在起飛前 6個小時內喝了 2瓶葡萄酒,和 1.8公升以上的啤酒。

巴士司機最先發現

當實川克敏和其他機組人員從飯店搭乘巴士準備前往機場時,實川克敏刻意遠離坐在巴士最後面的兩名機長,選擇坐在巴士司機正後方,這也讓巴士司機成為第一個發現並通報機場安檢人員的關鍵人物。

JAL內部酒測通過

然而,在實川克敏經過機場安檢之前,他要經過的第一個關卡其實是JAL內部的酒測。

當時,有JAL的職員聞到實川克敏身上的酒臭味,也有人注意到實川克敏已經醉到沒有辦法站直,但他還是順利地在所有人面前通過了酒測。

噴口腔芳香劑沒用

在這之後,實川克敏不時使用攜帶型口腔芳香噴霧,企圖掩蓋掉口中的酒臭味。然而,早在實川克敏抵達機場安檢之前,巴士司機已經早一步通報機場安檢人員,最後他在警察監督下再進行一次酒測,結果超標當場被捕。

post title

這是副機長實川克敏和另外兩名機長從飯店前往JAL機場辦公室的巴士座位圖,實川克敏(紅色)的座位和另外兩名機長有一段距離,而讓另外兩名機長沒有辦法察覺到實川克敏身上的酒味。

Photo: JAL
post title

抵達JAL機場辦公室後,實川克敏和另外兩名機長在辦公室女職員的監督下進行酒測。實川克敏就站在兩名機長的中間,而女職員和實川克敏距離約 3公尺左右。

Photo: JAL

畫面中淺藍色物體即為JAL舊型的酒測計。舊型酒測計上只有紅燈和綠燈兩種燈號,紅燈代表「檢測中」,而綠燈代表「檢測完畢」或「酒測值正常」。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9月,在美國南達科他州的監獄裡,一名 19歲少女正在進行一天兩次的酒測。

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什麼能通過內部酒測?

這次事件在日本引起很大的討論,一方面,實川克敏明明知道起飛前 12小時內不得飲酒,但他不只違反規定,還企圖隱瞞自己酗酒的事實。

再者,實川克敏的同事聞到他身上帶有酒味、也發現他已經醉到站不穩了,為什麼實川克敏還能通過JAL內部的酒測?

舊型酒測計不太準

根據JAL的說法,酒測計有新型和舊型兩種,新型酒測計必須要確實吹入酒測計裡面,才會出現酒測值。

但舊型酒測計的感應器在酒測計的外面,很有可能會因為吹的角度和力道影響到檢測結果,而且舊型的酒測計只有紅燈和綠燈兩個燈號,亮紅燈表示檢測中,亮綠燈的話有可能代表「檢測完畢」或「酒測值正常」,難以區分酒測結果是否異常。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1月,在日本東京成田機場,一名JAL的工作人員替乘客辦理報到手續。

美聯社/達志影像

海外換新型  上修喝酒規定

對此,JAL表示他們已經將日本境外機場的辦公室酒測計全部換成新型酒測計,加強員工訓練,並將機組員值勤前 12小時內不得飲酒的規定,暫時上修為 24小時內不得飲酒。另外,JAL社長赤坂祐二也遭到懲處,從本月起連續三個月月薪減少 20%。

以前就有  只是沒說

另一方面,JAL也證實他們從 2017年8月以來,已經發生過 19起飛行員酒測沒過、造成 12個航班延誤起飛的事件,但過去JAL只會向乘客說明機組員身體不適。

JAL表示,未來如果又發生機組員酒測沒過的情況,他們會透過機場廣播、JAL官網發布聲明向乘客完整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