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療養院裡的14年植物人懷孕 嫌犯找到了(1/24更新)

by:泥仔
57325

1/24更新:本月 23號,鳳凰城警方說他們已經循DNA抓到涉嫌性侵植物人患者的嫌犯。嫌犯是今年 36歲、持有護理師執照的薩瑟蘭(Nathan Sutherland),現在他已經被控犯下性侵罪和虐待弱勢成人罪。

◆ 原文上線時間:01/09,原標:臨盆前才發現14年植物人懷孕 美國療養院執行長請辭
◆ 增修時間:01/24 更新事件進度

post title

圖即為傳出懷孕生子事件的哈辛達療養院,目前有關單位已經開始動作。

美聯社/達志影像

要生了  才發現她懷孕

去年 12月29日,哈辛達療養院(Hacienda HealthCare)傳出一名處於植物人狀態 14年的女病患產下一名小孩,不願具名的消息來源指出,當這名病患發出呻吟時,整個院方都不清楚她發生了什麼事,該消息來源說道:「基本上直到她快要分娩時,工作人員才意識到她有孕在身。」

就算沒辦法溝通  可能有感覺

目前病患與小孩的狀況均良好,但對許多人來說,這無疑是非常駭人的消息,婦產科醫生馬珊德(Dr. Greg Marchand)便說:「我沒辦法想像對性侵受害者來說,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他指出,這名患者雖然沒辦法溝通,但是她仍然很可能在生產時感受到痛楚。

能活下來是大幸

馬珊德進一步解釋道,就算有患者處於植物人狀態,她仍然可能讓胎兒在體內發育完全;然而,這名患者完全沒有能力處理產前護理,在臨盆時也沒辦法主動把小孩推出來,因此這對母子能夠在沒有出現嚴重併發症的情況下平安活下來,完全是奇蹟。

post title

對植物人狀態的患者來說,他們雖然沒辦法溝通,但仍可能會感受到疼痛。

Photo: Wellcome Images

執行長請辭  一致同意

事件傳出後,本月 7號,哈辛達療養院的執行長提瑪斯(Bill Timmons)透過一封公開聲明請辭,也已經獲得哈辛達董事會一致同意。聲明中表示,哈辛達療養院「需要為這起駭人的事件負起全責」,而他們正全力和鳳凰城警察局合作,並說:「我們會盡可能地確保每一位病人和員工的安全。」

大多時間是和員工度過

一名現在已經離職、但過去負責照顧這名病患的照護者表示,當他聽到這則訊息時,就像腹部被揍了一拳般難受,該照護者指出,這名病患的家人每隔幾個月才會來探望她一次;而她的情況不僅沒辦法溝通、替自己辯護、甚至沒辦法在執法單位指認性侵她的嫌犯,自然不可能在事前表達知情同意。

他也不解這 9個月來,負責照顧該病患的人怎麼會完全沒發現當事人已經懷孕了,並相信是哈辛達療養院的維安做得不夠好、讓大家幾乎可以自由進出療養院,才會發生這種憾事。

檢調單位介入  一切調查中

根據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目前的消息,哈辛達療養院已經配合擬定更多指導方針,包括加強訪客身份確認、增加探訪病患的員工數、增加監控病患區域。當局也著手對哈辛達療養院裡所有的男性工作人員進行DNA檢測。

post title

在消息傳出後,哈辛達療養院的執行長已經自請離職。

美聯社/達志影像

DNA比對  找到嫌犯

時間來到本月 22號,當護理師薩瑟蘭依據法庭要求進行DNA檢測時,分析結果顯示他的DNA與該嬰兒的DNA一致。

鳳凰城警察局的發言人湯普森(Tommy Thompson)指出,薩瑟蘭當下表示要行使緘默權、而不願向警方多做表示;待他被逮捕後,檢察官說薩瑟蘭曾經照顧受害者好一段時間,他們研判薩瑟蘭可能是在 2018年2-4月之間犯案。

對此,薩瑟蘭的辯護律師格雷根(David Gregan)表示,薩瑟蘭將有權力聘請自己的DNA專家再次進行分析。

被破壞的信任關係

無論如何,對其他在哈辛達療養院的病患家屬來說,院方到底有沒有確保病患安危的能力已經是一大問號。在整起事件爆發後,一名患者家屬切塞納(Karina Cesena)便指出,直到性侵犯被找到前,她現在每天 24小時都陪伴在有腦損傷的 22歲女兒身旁,她直稱:「信任關係完全被破壞了。」

post title

在 2014年「終結戰地性暴力全球高峰會」(Global Summit to End Sexual Violence in Conflict),工作人員走過「#是時候採取行動」的標語。

Photo: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

相關法案構想中

立法單位也開始著手關注這件事。亞利桑那州的眾議院議員溫南格(Jeff Weninger)坦言,他們仍在初步檢視這個議題,但是其中一個發想是允許病患家屬在診間裝設監視錄影器,如此一來,他們就能遠端監控患者的狀況——其實在 2018年,路易斯安那州已經通過類似的法案,要求療養院不得拒絕病患家屬裝設錄影機的要求。

孤立、處境脆弱者風險高

亞利桑那終結性暴力和家庭暴力的發言人瑪納克(Tasha Menaker)則擔心,類似的受害者可能不只一個,她指出身心不便的人們面臨性暴力的風險,是沒有身心不便者的 2-3倍,並說:「事實上,許多性侵犯會針對受到孤立、處境脆弱的人們。」

「在許多案件中,性侵犯犯下多起事件的情況並不罕見,所以我們真的很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