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假新聞」 中國開放外媒參訪新疆再教育中心

by:泥仔
31817

這幾個月來,中國在新疆設立的「再教育中心」引起全球關注與抨擊,但中國政府相信隨著他們「教育有成」,未來只會有越來越少新疆人被送進去,而在本月初,當局也邀請了少數外媒到再教育中心走一遭......

post title

在新疆喀什市的再教育中心,維吾爾人替遠道而來的官員和記者獻舞。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維吾爾自治區的「大型集中營」

這幾十年來,中國政府一直以對抗「分離主義、宗教極端者、恐怖分子」為由,逐步加強對新疆的監管,這幾個月更出現大量維吾爾人遭到逮捕、集中管理的情況。2018年8月,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在參考許多可信的調查後,相信有將近 100萬名維吾爾人或穆斯林少數族群遭到法外拘禁,他們形容中國政府正在將維吾爾自治區轉化成「大型集中營」。

邀請媒體來參觀

對此,中國官方一直否認這類指控,前一陣子,中國當局安排少數外媒參訪位於新疆南部的喀什市、和田市、墨玉縣其中三處的「職業教育訓練中心」,《路透社》也是受邀媒體之一。

post title

一名學生正在課堂上專心做著筆記,只要到一定程度,他們就可以「畢業」。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有清真餐點、可以打電話

整體來說,機構裡僅配有最低的警備,並供應著清真餐點,待在機構的人可以打電話給自己的家人,但是不能使用手機。據稱,只要他們的中文提升到一定程度,他們就能夠從再教育中心裡「畢業」。

post title

新疆政府指出,在更早之前,他們才邀請了 12個非西方國家的外交官進行參訪,其中包含俄國、印尼、印度、泰國、哈薩克等。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整個行程中,記者都受到官員的嚴密監視,也不能擅自和裡頭的人交談。

路透社/達志影像

老師:體現極端思想,不可以

在其中一間教室裡,台上的老師正在用中文解釋道,如果人們不允許他人在婚禮上歌舞、在葬禮上哭泣,那就是極端思想的表現——台下的學生們則專心地做著筆記。

當記者和官員走入教室時,有些學生暫停了抄筆記的動作、有的人露出尷尬的笑容、有人則是低頭看著自己的課本。記者觀察到,他們全都是維吾爾人,看起來沒有受到虐待的跡象。

「我們的祖國多麼廣大」、「如果你幸福就拍拍手」

在另一間教室裡,學生們在中文課堂上朗讀課文〈我們的祖國多麼廣大〉。

除此之外,有許多班級的學生在記者拜訪時都在唱歌跳舞,其中一個班級還是用英文歌〈如果你感到幸福就拍拍手〉(If You’re Happy and You Know It, Clap Your Hands)伴奏——一切看起來就像是為了參訪而特別安排的活動。

post title

在墨玉縣的再教育機構一角,人們正在上美術課。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來到喀什市的再教育中心,這裡則進行著縫紉課。

路透社/達志影像

是自己主動要來

在這之中,數名維吾爾人被允許在中國官員的陪同下、短暫地接受記者訪問,他們在受訪時均提到自己是聽聞再教育機構的消息後主動前來,事前也沒有被告知有記者來訪。

我受到極端思想影響......

在和田市的機構裡,今年 26歲的帕查拉李普特(Pazalaibutuyi)說自己在 5年前出席了鄰居的非法宗教集會。

「那個時候的我受到極端思想影響,所以開始戴面紗,」帕查拉李普特說道,並說後來有官員到他們的村落談了很多事情,她才「發現自己的錯誤」。

來到喀什市的機構,歐斯馬漾(Osmanjan)說自己是在警察的建議下來到再教育中心,提到自己曾經被民族仇恨的情緒操弄,他用不太順暢的中文解釋道:「在受到極端思想的影響下,我變得很不喜歡做非穆斯林的生意。」

來自不同訪談者的相似內容

《路透社》記者指出,大多受訪者均用很相似的方式在闡述他們如何「被極端思想感染」,只是在受到官員嚴密監控的情況下,記者群也不可能獨立證實訪談真偽。

post title

在「新疆大型恐怖攻擊暴力事件」的展覽上,官方指出這全是他們從新疆武裝分子那搜到的槍枝。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畫面另一端,新招募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成員正在接受思想政治理論測驗。

路透社/達志影像

報導「全部假的」  不擔心制裁

在餐敘時間,記者群一邊吃著羊肉串、馬肉和饢,一邊聽烏魯木齊市委書記徐海榮表示外媒關於新疆的報導「全都是假的」,並駁回美國就新疆議題制裁中國的擔憂,他說:「我們所有人正在努力讓新疆人擁有更好的生活,如果美國政府不讓我去(美國),那我也不想去那裡,事實就是這樣。」

再教育後  「效果顯著」

新疆自治區主席扎克爾(Shohrat Zakir)也強調他們安排參訪,就是想要破除關於這些機構的「天大謊言」,他說:「100萬人(被拘禁),這個數字未免也太嚇人...這完全只是謠言。」

扎克爾指出,這些維吾爾人所待的地方都只是暫時性的教育機構,他稱透過教育中文、法治觀念的方式,他們這兩年來在減少極端主義思想和暴力衝突上有了「顯著成果」,因此他相信隨著時間經過,「會被送入再教育機構的人只會越來越少」。

這兩年來,治安有好轉

一名不被允許接受媒體訪問、希望維持匿名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成員也認同現在的治安改善許多,他說:「你無法想像在 2014、2015年的時候是什麼光景,到處都是攻擊、炸彈、持刀傷人事件,那真是一團亂。」

post title

行程中也包含了拜訪清真寺,畫面中穆斯林和政府官員一同經過被安置大量監視器的入口處。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以打擊極端主義為藉口......

這幾年來,中國各地確實出現維吾爾人與中國當局發生衝突,造成至少百人死亡的消息,不過總部設在慕尼黑的「維吾爾代表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發言人迪里夏提(Dilxat Raxit)批評道,中國政府現在只是以極端主義為藉口來行事,他說:「他們最終就是要消除維吾爾人的身份認同。」

真的是再教育中心嗎?

現在也有越來越多被釋放的拘留者與人權團體出面指出,「再教育中心」根本沒有提供職業訓練,被送到這裡的人們不僅會遭到虐待,裡頭的生活環境也不好。

post title

圖為《路透社》拍攝於 2018年11月29日的照片。隔著圍牆,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再教育中心的樣貌,以及位於畫面最左側和最右側的警衛塔。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國際施壓  真的有效

隨著中國政府打壓新疆消息不斷傳出,這個議題也逐漸獲得國際社會注意,人權觀察組織中國研究員王瑪雅(音譯,Maya Wang)則相信,國際社會應該要再增加施壓力道,她說:「像是安排媒體參訪,正彰顯著國際施壓真的有效。」

「穩定是最好的人權」

不過顯見中國當局對一切抱持著不太一樣的看法,喀什市委副書記Zark Zurdun在受訪時說:「穩定是最好的人權。」

「在打擊極端主義這件事上,西方國家應該要學學我們。」

Zark Zurdun也不認為這些手段是在攻擊維吾爾文化,他說:「在蘇聯統治期間,哈薩克人有因為學俄文消失嗎?沒有。所以維吾爾(文化)也不會就此消失。」

post title

圖為路透社透過衛星圖,推估新疆現在 39個新疆集中營的所在位置。他們相信這類機構正以非常快的速度擴展著。

路透社/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