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之吻》主角逝世 背後小故事報你知

by:徽徽
25443

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一名水手彎下身來擁吻一名穿著護士服的女子,這張照片成了 20世紀最經典的照片之一,在攝影史上佔有一席之地。今天,【地球圖輯隊】要來分享這張經典照片背後的故事!

post title

一名女子看著牆上的《勝利之吻》,這張經典照片在攝影史上佔有一席之地。

美聯社/達志影像

回到日本投降那一天

1945年8月14日,日本在二戰投降的消息傳回美國,當時在美國海軍驅逐艦上擔任水手的門多薩(George Mendonsa)帶著女伴一起到紐約時代廣場附近的酒吧慶祝。

一把摟過,給她一吻

幾杯黃湯下肚後,門多薩上街看到了一名穿著白色護士服的年輕女子,這讓他想到了當時在船上照顧受傷同袍的護士。壓抑不住終戰的興奮以及對護士的感謝,他一把摟過了年輕女子並且給了她一吻,而這一幕剛好被攝影師艾森施泰特(Alfred Eisenstaedt)的萊卡(Leica)相機給捕捉了下來,就此留住攝影史上最經典的一刻,這張照片也成了 20世紀最出名的作品之一。

圖為前美國海軍水手門多薩,他是 20世紀經典攝影作品《勝利之吻》中的男主角。

post title

其實,除了美國攝影師艾森施泰特拍下了《勝利之吻》,當時海軍攝影師約根森(Victor Jorgensen)也從另一個角度拍下了水手與護士服女子親吻的照片。

Newscom/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德裔美籍攝影師艾森施泰特扶著自己的經典之作《勝利之吻》,這張照片成了 20世紀最出名的照片之一。

美聯社/達志影像

史上最著名吻之作

原本這張照片被命名為《時代廣場的對日本勝利日》(V-J Day in Times Square),但大家習慣以《勝利之吻》(The Kiss)來稱呼這張照片。

在攝影師艾森施泰特按下快門的兩周後,這張照片登上了《生活雜誌》(Life magazine),而且和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的畫作《吻》(The Kiss)、法國雕塑家羅丹(Auguste Rodin)的大理石雕像《吻》(The Kiss)並稱為史上最著名的三大親吻之作。

尋找影中人

然而,《勝利之吻》登上雜誌後,很多人都出面說自己是影中人,想要在攝影史上留名,直到多年後各界才確定照片中的水手是門多薩,而他親吻的女子並不是護士,而是牙醫助理佛里曼(Greta Zimmer Friedman)。

圖為《勝利之吻》中的男女主角──門多薩與佛里曼,兩人親吻時其實根本不認識對方。

男主角享壽95歲

而《勝利之吻》背後的故事,隨著門多薩在 17號以 95歲高齡過世、佛里曼在 2016年以 92歲之齡過世後,再次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要是她沒穿護士服......

門多薩生前表示,《勝利之吻》中的主角一定是他,因為他對那一天發生的種種歷歷在目。他說:「戰時我看著護士照顧傷者,我相信從那天開始我就對護士情有獨鍾...我相信要是那名女子沒有穿護士服,我永遠不可能抓她來親。」

女主角:並不浪漫

2005年,當時身穿護士服的佛里曼回想和門多薩接吻的那一刻,她說:「那個男人就這麼靠過來抓住我吻,這只不過是某人在慶祝終戰,這並不是什麼浪漫的事情。」

在門多薩和佛里曼浮出檯面後,原本不相識的兩人發展出了一段友誼,他倆每年也會交換聖誕卡片。

圖中藍圈就是門多薩的妻子碧翠,當時還在跟門多薩約會的她也目睹了門多薩親吻佛里曼的這一幕。

未來妻子就站在身後

然而,在《勝利之吻》這張照片中其實有顆彩蛋,那就是門多薩當時的約會對象碧翠(Rita Petry)也在照片中,她就站在門多薩和佛里曼身後。不久後,門多薩就跟碧翠結為連理。

不會難受,但從沒被這麼吻過

碧翠表示,門多薩和佛里曼的那一吻從來沒有讓她感到難受,她開玩笑道:「這麼多年來,喬治(門多薩的名字)從來沒有這樣吻過我。」

攜手走過70多年

現在,和門多薩一起攜手走過 70多年的碧翠仍然住在羅德島,她與門多薩育有一兒一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