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只想回家」 投奔伊斯蘭國的19歲英國少女生第三胎

by:時時
21045

最近,一名在 4年前離家投奔伊斯蘭國的英國少女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想帶著孩子回英國老家,而引來一陣討論。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2月,貝根和另外 2名同學一起飛往土耳其後,她的親姊姊雷努‧貝根(Renu Begum)接受記者採訪時拿出一張貝根的照片。

Newscom/達志影像

15歲離開英國

2015年2月,來自英國倫敦貝思納爾格林(Bethnal Green)的貝根(Shamima Begum)和另外 2名女學生,從蓋維克機場(Gatwick Airport)起身飛往土耳其,她們的目標是從土耳其邊境進入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IS)在敘利亞城市拉卡(Raqqa)建立的哈里發國(caliphate)。

最近,英國《泰晤士報》在敘利亞找到了貝根,當年 15歲的她現在已經 19歲了。在《泰晤士報》等媒體接連採訪貝根的新聞出來之後,貝根的故事在英國國內引起很大的討論。

post title

2015年2月,在英國蓋維克機場的監視器畫面拍到了貝根出境前的身影。

歐新社/達志影像

在婦女之家申請結婚

談起在敘利亞的生活,貝根說她和另外 2名女生進到敘利亞後,因為被懷疑是間諜而被關了一段時間。接著,她們一行人來到拉卡的「婦女之家」,她在婦女之家申請與年齡介在 20-25歲、會說英語的戰士結婚。

在婦女之家提出申請後 10天,貝根就和一名擁有荷蘭國籍的戰士里迪克(Yago Riedijk)完婚。

過著平凡的生活

貝根說,她和丈夫在拉卡──也就是哈里發國自認的首都──過得第一年生活很平凡,就和IS宣傳影片中的那樣。當然,她在離開英國準備加入IS之前,她就得知IS的恐怖行為,包括斬首,但她認為這很OK,因為她聽說伊斯蘭教允許戰士這麼做。

貝根說:「當我第一次看到一顆頭出現在垃圾桶裡時,我並沒有被嚇到,因為(這顆頭)是來自戰場上被俘虜的戰士,(他)是伊斯蘭的敵人。」

post title

2019年2月,在敘利亞德爾祖爾省(Deir Al Zor province)巴古斯村附近,一名女子抱著她的嬰兒在路上走著。

路透社/達志影像

聯軍挺進  逃離拉卡

2017年1月,隨著美國支持的 「敘利亞民主力量」聯軍(Democratic Forces of Syria,SDF)步步逼近伊斯蘭國,貝根和她的丈夫里迪克離開了拉卡,落腳於敘利亞東部的巴古斯村(Baghouz)。

直到幾周前,里迪克向SDF投降後,貝根再也沒有見過她的丈夫,而貝根因為擔心肚子裡的孩子,也在 2周前決定逃離巴古斯村。

想回英國的家

現在貝根和其他 3萬9,000人住在哈爾(Al-Hawl)難民營,想起自己前 2胎都因為生病、營養不良而死去,貝根很擔心如果繼續留在難民營裡,她的第 3個孩子也會過世,「現在我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到英國的家」。

哈里發已經玩完了

當被記者問到自己是否後悔來到敘利亞,貝根說:「某種程度上是的,但我不後悔,因為這讓我變得更強大、更堅毅,我嫁給了我的丈夫,我在英國永遠不會遇到像他一樣的人,我有我的孩子。」

貝根也說,哈里發國已經玩完了,「他們變得越來越小,壓迫和腐敗變得越來越嚴重,我認為他們不值得獲勝」。

「我必須離開」

貝根接著說:「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危險的事情,我沒有對外宣傳,我從來沒有鼓勵別人來到敘利亞」、「我確實在這裡度過了美好的時光,只是事情變得艱難到我再也無法忍受了,我必須離開。」

post title

18號,代表貝根一家的律師阿昆吉(Tasnime Akunjee)在英國西敏市(Westminster)接受記者採訪。阿昆吉是在Twitter上指出貝根已經生了一名男嬰的人物。

Newscom/達志影像

剛生完第三胎

在第一篇報導出來時,貝根還挺著大肚子,在接下來的採訪中,貝根說她的家人看完新聞都很想她。而貝根遠在英國的家人則表示,他們最關心的是貝根肚子裡的嬰兒,他們認為貝根的孩子應該要遠離IS思想。

目前,最新的消息是貝根已經在周日(17)生下一名男嬰,而貝根的家人正試著讓她的孩子獲得英國公民權。

政府不會出面幫忙

BBC指出,根據國際法規,英國有義務要讓只有英國國籍的人回家,但由於英國在敘利亞並沒有領事館,如果貝根想回英國,就必須要先抵達英國認可的領事館才行。

再加上貝根是IS的一員,英國政府並不會冒著任何風險來幫助加入被禁止的恐怖組織的英國公民。

回國一定會被調查

負責移民事務的英國內政大臣賈韋德(Sajid Javid)便說,他會毫不猶豫地阻止任何一名出國加入IS的英國公民回國。他強調,像貝根這樣的人回到英國之後,他們都會受到當局審訊、調查或起訴。

賈韋德也提到,目前已經有 100多名擁有雙重國籍的英國公民因為加入恐怖組織,而失去了英國國籍,並說這些加入IS的人「表明了他們討厭我們的國家以及我們代表的價值觀」。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6月,在敘利亞安伊薩(Ain Issa)難民營,曾為IS戰士之妻的突尼西亞人歐希曼(Iman Othman),在營區裡打掃地板。

路透社/達志影像

家庭主婦和電腦技師

來自德國、和貝根一樣 15歲離家前往敘利亞,並和IS成員在當地結婚的蘭姆克(Lenora Lemke)說,她在IS的生活只是一名家庭主婦,而她的先生只是IS的技術人員負責修電腦,他們雖然沒有為了IS而戰或殺人,但因為他們選擇加入IS就成為了恐嚇、殺害他人的一方。

起訴一定要回國

以蘭姆克和她的先生為例,在德國加入IS可以獲判 6個月到 10年的刑期,但當局如果要起訴他們,就必須先讓他們回到德國。

不知道她們在哪、何時能回國

德國檢察官威希曼(Klaus Weichmann)說:「沒有任何警方和敘利亞合作,也沒有敘利亞的法律互助」、「只有當被告回到德國時調查才能繼續,(但)我們沒有任何關於她在哪、何時能回到德國的官方消息。」

另一方面,德國外交部則強調他們沒有任何關於蘭姆克和她的先生的調查結果,也不可能提供領事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