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大公司來做YouTuber 南韓千禧世代的新出口

by:徽徽
5026

在有「地獄朝鮮」之稱的南韓,年輕人為了擠進財閥集團工作費盡心機,但就算畢業自一流大學也不能保證一定進得去。就算成功進去,超長的工時和競爭激烈的環境也令不少人吃不消。其中,離開三星電子研究員一職轉當YouTuber的尹昌鉉就是其中一人。

post title

在和首爾比鄰的城南市(Seongnam),離開三星電子來當YouTuber的尹昌鉉正在錄製影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人人擠破頭想進三星

2015年,尹昌鉉(音譯,Yoon Chang-hyun)辭掉了他在三星電子研究員的工作,在YouTube上開始經營自己的頻道時,他的家長要他去檢查腦袋是不是有問題,畢竟,三星電子是人人擠破頭都想進去的大公司,光是初階人員的年薪就是一般人的三倍──6,500萬韓圜(折台幣約 193萬元),再加上一流的健康照護和其他福利,在這裡工作是許多大學畢業生的夢想。

休不了息、升不了職、買不起房

但是,過勞和沒日沒夜的加班、晉升機會小,再加上大環境房價飛漲,年輕人根本買不了房,上述讓今年 32歲的尹昌鉉決定辭職,轉做被視為職涯不穩定的YouTuber。

「就算重來,我依然會辭職」

其實,近年來可以看到不少像尹昌鉉這樣的千禧一代,拋棄他人欣羨的集團白領工作,跑去從事外界認為不穩定的職業。尹昌鉉說:「別人常常問我是不是瘋了,但就算再重來我依然會辭職。我的老闆看起來並不快樂,他們過勞又孤獨......。」

現在,尹昌鉉經營一個教人如何追求夢幻工作的YouTube頻道,另一方面則靠著存款養活自己。

post title

尹昌鉉指著YouTube頻道上的影片,告訴記者這支名為「為什麼我從三星電子辭職」的影片受到了許多人的關注。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白領到YouTuber

過去,進財閥大公司一直是南韓大學畢業生的首選,然而隨著YouTuber這個新興職業的出現,人們也開始關注職涯是否有不一樣的選擇。

小學生的夢幻職業

根據一份去年南韓教育部與南韓職業能力開發院的調查,在南韓的小學生裡,YouTuber已經是排名第五的夢幻職業,居於體育明星、學校老師、醫生和廚師之後。

離開都市,下鄉務農

除了當YouTuber,有些年輕人也從都市搬到鄉下務農。根據統計,在 2013-2017年間,從都市搬到鄉下務農的家戶數量成長了 24%,總共超過 1萬2,000戶。

跑到國外當藍領

有的年輕人則利用政府的補助計畫跑到國外從事藍領工作,去年就有將近 5,800人這麼做,比 2013年的人數多了超過三倍。

去年十二月,南韓工程師曹承德(音譯,Cho Seung-duk)就帶著妻小買了通往澳洲的單程機票。

今年 37歲的曹承德說:「我不認為我的兒子可以在南韓得到像我一樣的工作。」曹承德在 2015年從現代建設跳槽到了另一家頂尖的建設公司,然而最後他決定移民到澳洲。

「我可能最後在布里斯本清掃辦公室,但這沒關係。」

post title

南韓千禧世代對成功的定義已經和上一輩很不一樣,薪水好、買得起房、養得了家已經不再是必須條件。

路透社/達志影像

偏離傳統成功定義

無論是擔任YouTuber、跑到鄉下務農或是到海外做藍領工作,南韓的千禧一代都偏離了南韓傳統社會對成功的定義──在薪水豐厚的大公司工作、買得起房子、養得了家。

戰後財閥推動新生

諸如三星和現代集團這樣的大財閥,在 1953年韓戰結束後推動南韓重生,在不到一個世代的時間內,讓南韓一躍成為亞洲第四大經濟體。對許多戰後嬰兒潮的民眾來說,財閥提供了穩定且薪水優渥的工作,讓他們可以晉升中產階級。

不再滿足傳統成功

然而,南韓目前經濟成長停滯,又碰到對手成本低的削價競爭,現在就算從南韓一流的大學畢業、並且在財閥集團裡工作的千禧世代都說,他們已經不太傾向滿足社會對成功的期望了。

post title

2017年4月,在首爾就業博覽會上,一名求職者看著佈告欄上企業開出的職缺。

路透社/達志影像

階級分明的企業+人數過多的大學生

南韓職業能力開發院勞動市場研究員潘甲莞(音譯,Ban Ga-woon)分析道,雖然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年輕人也面對類似的困境,但南韓階級分明的企業文化和擁有同樣技能的大學生人數過多,讓南韓的問題更加嚴重。

55%人滿意自己的工作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2012年的資料,南韓在會員國中的工作任期是最短的,只有 6.6年,其他會員國平均起來有 9.4年,鄰國日本則是 11.5年。而在同一份調查報告中,只有 55%的南韓人滿意自己的工作,這個比例在會員國中敬陪末座。

post title

在首爾的YouTuber訓練學校,講師劉會重(音譯,You Hoe-joong)正在教學員如何運鏡拍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新年願望:辭職

今年一月,南韓主要的社群媒體網站上列出了民眾十大新年願望,其中一項就是「辭職」。然而,對南韓人而言,辭職並不如想像中簡單,有的人甚至得到學校裡學習如何辭職。

「辭職學校」教你離開公司

2016年開幕、擁有三間教室、位於首爾南部的「辭職學校」就是這麼一間教人如何發展新職涯的學校,從開業至今已經吸引了超過 7,000名學員。

今年 34歲的創辦人張洙韓(音譯,Jang Su-han)在 2015年從三星電子辭職,並且開辦了這所學校,現在提供了大約 50種課程,包含怎麼當YouTuber、管理認同危機,還有怎麼想出備用計畫等等。

「別告訴你的老闆」

在「辭職學校」的門口,校訓大大地寫到:「別告訴你的老闆,就算你遇到同事也不要說,直到你『畢業』前都不要被抓到。」

「辭職學校」創辦人張洙韓說:「和認同有關的課程需求很大,畢竟我們許多人在年少時期都太忙於在補習班衝刺,沒有認真思考我們想做什麼。」

post title

圖為暗夜中的南韓仁川廣域市(Incheon),街頭閃爍的燈光營照了一種迷幻的氣氛。

Photo: Steven Roe

大公司依舊擠破頭

無論如何,薪水待遇佳的財閥集團工作仍舊搶破頭,尤其在南韓年輕人失業率創新高的現在更是如此。根據南韓人力銀行入口網站Saramin的調查,今年的畢業生仍視三星電子為工作首選。不過,越來越多進入職場的新鮮人不願再接受超時工作或應酬。

不願超時工作和應酬

倫敦人力仲介公司Robert Walters Plc.的南韓負責人哈里森(Duncan Harrison)說:「這一代進入職場者的心態和過去幾代很不一樣。」

post title

受人歡迎的YouTuber不時會和演藝圈大咖跨界合作,被稱為「大圖書館」的南韓人氣YouTuber羅東炫(音譯,Na Dong-hyun),就找來K-pop韓團Super Junior成員拍影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邊工作,一邊當YouTuber

然而,在南韓若想一邊保有穩定的工作,一邊當YouTuber呢?今年 32歲的YouTuber Doldi可能會要大家三思而後行,在網路上人氣很高的他在今年 2月14日宣布,他的YouTube頻道無限期停止更新,因為從事投資和金融工作的他被公司指控違規。

妨礙公司名譽被禁止

Doldi表示,他一開始做YouTuber並不是為了賺大錢,他也沒在頻道中上傳任何牽涉公司機密或是個人工作的內容。但是,公司表示Doldi的「興趣」可能妨礙公司名譽,因此給他下了最後通牒──辭職或是停止做YouTuber。

帶來不錯的業外收入

許多南韓地方企業對員工擔任YouTuber都有疑慮。然而,YouTube對領死薪水的員工來說,若是頻道經營得當,說不定還能帶來一筆不錯的業外收入,一旦經營的頻道破千人訂閱,並且影片觀看時數加起來達到 4,000個小時,YouTube的廣告機制就會開始分紅給YouTuber。

廣告分紅,不無小補

去年六月,一名 40多歲的房地產投資客開了YouTube頻道分享房產投資資訊,他說自己在一萬人訂閱時賺了 300萬韓圜(折台幣約 9萬元)、在三萬人訂閱時賺了 500萬韓圜(折台幣約 15萬元)。現在,他大約有 18萬4,700個訂閱者。

post title

三星電子表示,他們不會禁止旗下員工利用下班時間經營YouTube頻道,只要不要干擾到他們日常的工作就沒問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三星電子:不禁止也不鼓勵

面對員工在上班時間外經營YouTube頻道,三星電子、LG電子、CJ集團和愛茉莉太平洋集團等大公司都說,他們並沒有限制員工不能當YouTuber,但他們也不鼓勵員工這樣做。

三星電子官方表示:「當然,員工當YouTuber的興趣不應該在上班時間干擾到他們的工作,他們上傳到網路的內容也不該造成社會上的道德倫理問題。」

「除此之外,下班後在家經營線上頻道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