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奮戰到最後一口氣」孟加拉少女指控校長性侵 被放火燒死

by:徽徽
47568

近日,孟加拉一樁女學生指控校長性侵,最後卻被人放火燒死的案件引發全球關注,也凸顯了在保守社會下生活的女性困境。

post title

近日,孟加拉一名女學生遭點火燒死的案件,震驚了國際社會,也凸顯出了當地女性面對到的性別暴力。

Photo: Alexas_Fotos

遭人淋煤油點火

近日,孟加拉一名女學生遭人放火燒死的案件引發大眾關注,她在遇害兩周前曾前往警局報案,指控遭到校長性侵。而在校長的支持者強迫她撤訴不成後,索性在她身上淋滿煤油點火,最後造成她不治身亡。

受害者的困境

這起事件除了凸顯出性侵受害者在保守社會的困境,也點出了警方辦案效率低落,甚至沒有嚴肅看待性侵受害者的案件。

遭到校長性侵

事件源頭發生在今年 3月27日,今年 19歲的拉菲(Nusrat Jahan Rafi)來自首都達卡(Dhaka)以南 160公里的費尼(Feni)小鎮,她是一所伊斯蘭學校的學生。根據拉菲的說法,她當時被校長西拉尤達拉(Md Sirajuddaula)叫到校長辦公室性侵,受不了的拉菲隨後奪門而出,最後在家人的陪同下上警局報案。

受害者大都忍氣吞聲

對在孟加拉曾遭到性騷擾的女性來說,她們大都忍氣吞聲,害怕報案把事情鬧大後會讓家族蒙羞,但拉菲和她的家人不這麼想。

圖為指控校長性侵、最後遭人淋油燒死的性侵受害者拉菲。

警察錄下受害者證詞

在當地警局,拉菲在述說自己遭到校長非禮的情形時,並沒有在一個安全的環境,相反的,受理報案的警察拿起手機錄下了拉菲的證詞。

警察:沒什麼大不了

在這支警察錄下的影片中,可以清楚看到拉菲的痛苦,只見她將臉埋在雙手中述說事發經過,但受理報案的警察卻說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並且要拉菲把手從臉上拿開。

影片外流  受到鄰里排擠

這支影片在警方逮捕涉嫌性侵拉菲的校長後,被外流給當地媒體,結果導致拉菲受到鄰里的排擠與威脅,一群校長的支持者更跑到大街上示威,要求釋放校長。人們開始責怪拉菲,拉菲的家人也開始擔心她的安全。

前往學校考試遭遇不測

時間來到 4月6日,當時拉菲在兄弟諾曼(Mahmudul Hasan Noman)的陪同下,前往學校準備參加考試,沒想到卻遭遇不測。

著火燒傷不治身亡

諾曼說:「我試著陪拉菲進去學校,但我在門口就被擋了下來。如果我沒有被擋下來,這種事情或許就不會發生在拉菲身上。」

諾曼口中的「這種事情」就是拉菲在學校遭人放火燒傷,最後不治身亡的悲劇。

圖為全身 80%燒傷、昏迷不醒的受害者拉菲。她在死前錄下了她的證詞,也指認出了犯案者。

被帶到學校屋頂威脅

根據拉菲死前留下的證詞,一名女學生帶她到學校屋頂上,跟她說她的朋友被打了。沒想到當拉菲到了屋頂,迎接她的是 4、5名穿著伊斯蘭罩袍的人,他們圍住拉菲要她撤訴讓校長獲釋。當拉菲拒絕後,他們就在拉菲身上澆上煤油、放火燒她。

原本想偽造成自殺

根據孟加拉警局調查總長馬勤德(Banaj Kumar Majumder)的調查,嫌犯想把這整件事偽造成自殺,但他們的計畫失敗了,因為在他們逃離現場後拉菲獲救,她在死前留下了證詞。

馬勤德說:「當時,其中一名殺人犯壓低拉菲的頭,所以煤油並沒有澆到拉菲的頭上,這也是為什麼她的頭部沒有遭到燒傷的原因。」

全身80%燒傷

然而,當拉菲被送往當地醫院時,醫生發現她全身有 80%燒傷,受創程度十分嚴重,只得緊急將拉菲送往達卡醫學院附設醫院。

擔心活不下來  在死前錄下證詞

在轉院的救護車上,拉菲擔心自己可能無法活下來,她於是決定用兄弟的手機錄下證詞。

拉菲說:「老師碰了我,我會和這項罪行奮戰直到最後一口氣。」拉菲也在這段錄音檔中提到,攻擊她的嫌犯包含伊斯蘭學校的學生。

上千人前來參加葬禮

4月10日,拉菲不治身亡,上千人前來費尼小鎮參加她的喪禮,孟加拉媒體也大幅報導拉菲一案。

4月12日,上千人前來費尼小鎮送拉菲最後一程。

警方已經逮捕15人

從案發開始,孟加拉警方已經逮捕了 15人,其中 7人與放火燒死拉菲有關,裡頭也有 2名組織示威活動要求警方釋放校長的男學生。至於校長目前尚在拘留中,一開始受理拉菲報案、並用手機錄下拉菲證詞的警察則被調職到其他部門。

總理:罪犯逃不了

孟加拉總理哈西娜(Sheikh Hasina)也在近日於首都達卡和拉菲的家人會面,她承諾會將所有與拉菲之死有關的嫌犯繩之以法。哈西娜總理說:「沒有任何一個罪犯可以逃脫法律制裁。」

圖左為烏丁,圖右為夏蒙,兩人都參與了這次燒死拉菲的行動。

燒死受害者的嫌犯認罪

其中,已經有兩名嫌犯認罪,坦言他們放火燒死了拉菲。這兩名年輕男子分別是烏丁(Nur Uddin)和夏蒙(Shahadat Hossain Shamim),他們也是伊斯蘭學校的學生,兩人在法官面前錄下了超過 9個小時的自白。

嫌犯坦言  受害者拒絕求愛

烏丁在自白中詳細描述了整起事件,包含拉菲是如何身陷火海,以及有誰也是共犯。直接參與犯案的夏蒙則坦言,他之所以想燒死拉菲和私人原因有關。夏蒙說:「幾個月前,拉菲數次拒絕我的求愛,在得到校長的指令後,我渴望參與犯案。」

領錢發起示威、燒死受害者

不只如此,烏丁和夏蒙也說,他們受到執政黨人民聯盟黨(Awami League)當地主席阿明(Ruhul Amin)的教唆,從事一系列呼籲警方釋放校長的示威抗議,隨後可以跟當地的市議員阿蘭(Maksud Alam)領 1萬塔卡(折台幣約 3,650元)。此外,根據烏丁和夏蒙的說法,一名老師給了他們 5,000塔卡(折台幣約 1,825元)發起示威活動還有燒死拉菲。

在兩人錄完自白後,立刻被從法庭上送回監獄。

在拉菲案發生後,孟加拉總理哈西娜(圖右)和拉菲的家人見面,她承諾會替拉菲討回公道。

校長曾被控性侵他人

而在本周二(16),孟加拉國家人權委員會發表了一份調查報告,裡頭揭露了校長西拉尤達拉過去就曾被控性侵他人,國家人權委員會也嚴詞批評警方沒有妥善受理拉菲的報案。

為什麼會選這種校長?

在記者會上,孟加拉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席海格(Kazi Reazul Haque)說:「如果地方層級的行政單位可以負責任地採取行動,那麼這起事件絕對不會發生。」

海格表示,伊斯蘭學校管理委員會應該早就知道他們指派的校長過去曾遭控性侵,「我們質疑委員會怎麼會指定有這種過去的人當校長,委員會無法給我們答案」。

從不同層面來看  都是一場悲劇

拉菲的遭遇也引起國際社會關心。聯合國孟加拉駐地協調員瑟博(Mia Seppo)說:「這起事件從不同層面上來看都是一場悲劇,包含就系統失靈而論,以及從一名勇於對抗性別暴力的女孩角度而論。」

「而她勇敢的決定反而帶來更多暴力,最後導致她的死亡。」

在拉菲過世後,想替拉菲伸張正義的孟加拉民眾走上街頭高舉拉菲的照片,呼籲社會大眾重視受害女性的處境。

就算穿鐵衣  也擋不了強暴犯

對於拉菲之死,孟加拉各地民眾也發起抗議,呼籲社會重視性侵受害者的困境。網友謝赫(Anowar Sheikh)說:「在發生這類事件後,許多女孩依然出於恐懼不敢抗議。就算穿著罩袍甚至是鐵製的衣裙都阻止不了強暴犯。」

害怕生女兒  一生必須擔驚受怕

網友侯珊(Lopa Hossain)則在Facebook上寫到:「我一直很想要生個女兒,但現在我開始害怕,在這個國家生女兒代表一生都得擔驚受怕。」

去年發生過九百多件強暴案

根據孟加拉女權團體「Bangladesh Mahila Parishad」的統計,2018年孟加拉就發生過 940件強暴案,但研究人員表示,實際數字還有可能更高。

尋求正義  反而再次被騷擾

曾擔任女性律師協會(Women Lawyers' Association)主任的人權律師阿里(Salma Ali)說:「當一名受到性騷擾的女性想要尋求正義時,她得再次面對更多的騷擾。這樣的情形反覆發生好幾年了,社會上會羞辱女性,警方也不願意好好調查性騷擾指控。」

「這導致受害者放棄尋求正義,最終罪犯不會受罰,然後他們又再次犯案。其他人也不怕犯案,因為有這類的前例可循。」

一名小女孩把自己纏上重重的繃帶,打扮成拉菲過世前的樣子,希望孟加拉社會不要再有下一個拉菲。

如何改變孟加拉社會?

現在,孟加拉民眾在問,為什麼一定要拉菲受到攻擊後,這起案子才獲得廣泛的關注?以及拉菲的案子是否能改變孟加拉民眾看待性騷擾的方式?

在學校成立性騷擾申訴單位

2009年,孟加拉最高法院曾經通過一項命令,要求各級學校設立讓學生申訴性騷擾的報案單位,然而很少學校願意參與。現在,社會運動人士希望當局可以強制執行這項命令來保護學生。

從小培養對性騷擾的認識

達卡大學新聞系教授蓋楊(Kaberi Gayen)說:「這起事件震撼了我們,但就像我們過去看見的一樣,這類事件會隨著時間被遺忘。我不認為在拉菲案過後會有什麼重大改變,我們得先看正義能否伸張。」

「在心理和執法上都需要改變,從小在學校就應該培養大家對性騷擾的認識。當涉及性騷擾時,他們必須了解什麼是對,什麼是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