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覺得抱歉」德國假名媛行騙紐約遭判刑 我們為什麼喜歡這類故事?

by:徽徽
20888

近日,行騙紐約受到國際矚目的「德國假名媛」安娜索羅金遭判有期徒刑 4-12年。對此,她說自己沒做錯任何事,就算人生重來還是會這樣做。

post title

2019年4月22日,安娜索羅金一身蛇紋洋裝出庭,她透過話術和偽造文件讓人相信她坐擁大筆信託財產。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德國假名媛  遭判有期徒刑4-12年

上周四(9),臭名遠播的「德國假名媛」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遭美國陪審團判處有期徒刑 4-12年,因為她幾乎騙了身邊所有的人,讓別人以為她出身自德國上流社會,是坐擁 6,000萬歐元(折台幣約 21億元)信託財產的繼承人,並透過這樣的形象到處借錢欠債,讓所有投資人血本無歸。

住高級飯店、出入名車代步

多年來,安娜索羅金用安娜德薇(Anna Delvey)的名號行騙,她在一間又一間高級飯店流連,出入以名車、私人噴射機代步,身上永遠穿著昂貴的設計師服飾,遊走在曼哈頓的上流社交圈中。

post title

9號這天,「德國假名媛」安娜索羅金身穿黑色洋裝來到紐約州最高法院大樓聽審,她的左手邊是辯護律師斯波德克。

路透社/達志影像

靠著話術行騙紐約

事實上,安娜索羅金出生自俄國,負債累累的她靠著話術說服銀行借錢給她、飯店讓她入住、私人噴射機讓她搭乘等。在騙局曝光後,安娜索羅金從 2017年10月開始被關押在紐約賴克斯島(Rikers Island)監獄,《紐約時報》也在她被判刑後入內採訪她。

「我不覺得抱歉」

「問題是,我不覺得抱歉,」安娜索羅金在上周五(10)受訪時說:「我要是跟你說我覺得抱歉,那就是在欺騙你、欺騙大家和欺騙我自己,但我的確對某些事情的處理方式感到後悔。」

的確有想要還錢

安娜索羅金表示,她的確有想要還錢給債權人,這些債權人包含兩間市區的高級飯店、一間私人噴射機公司還有好幾間銀行。總的來說,安娜索羅金從這些地方詐取了超過 20萬美元(折台幣約 625萬元),並且還打算欺騙一家對沖基金給她貸款 2,500萬美元(折台幣約 7.8億元)。

post title

2019年4月24日,安娜索羅金穿著白色洋裝出庭,她的出庭衣著百變,隨著媒體鏡頭的捕捉也讓她的時尚品味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了創業  偽造銀行文件

安娜索羅金坦言,她有偽造銀行紀錄好取得貸款,但這一切都是因為她有個很大的創業夢,她想要開一家資本額 4,000萬美元(折台幣約 12.5億元)、名為「安娜德薇基金會」(Anna Delvey Foundation)的私人藝術俱樂部,在找到投資人前她得先投錢才能取信於人。

「這麼做不是為了錢」

此外,安娜索羅金表示,她必須要有這筆錢才能讓在金融圈和房地產圈有影響力的男人認可她,不會把她的事業當成玩票性質。「我這麼做從來都不是為了錢,我是渴望權力。」

安娜索羅金接著說,她的朋友可能誤以為她手頭上隨便就有上百萬美元可供花用,但這完全是一場誤會,她從來沒跟別人說自己有錢,但別人自己就相信了。

「我不是個好人」

「我不是個好人,」當記者追問安娜索羅金要是有機會重來會怎麼做時,她聳了聳肩表示,自己大概還是會做同樣的事情。

影片中記錄下了安娜索羅金前往摩洛哥度假的奢華行徑,她假借邀請朋友一同去摩洛哥度假,實則要求友人先墊旅費,最後依然沒有把大筆旅費還給友人。

出生俄國  和父母不親

細究安娜索羅金的背景,她出生自俄國,成長於德國,父親在一間運輸公司擔任高階主管,然而這間公司最後破產了。

在安娜索羅金 19歲的時候,她離家前往法國巴黎修習和時尚有關的課程。對父母三緘其口的安娜索羅金表示,自己跟「保守」的父母並不親,她的父母也沒來參加她的庭審。

從巴黎來到紐約  成為騙子的這一刻

在巴黎,安娜索羅金開始用安娜德薇的名字幫時尚藝術文化雜誌Purple拍照,每個月只賺 400歐元(折台幣約 1萬4,132元),她得靠著父母金援繼續留在巴黎。2013年夏天,安娜索羅金來到了紐約,開始在Purple的紐約辦公室工作,但最後她遞出辭呈。檢察官表示,就是這一刻,安娜德薇從原本一個腳踏實地奮鬥的人成了騙子。

付不出錢  騙大家轉帳出問題

安娜德薇開始住在一家又一家高級飯店,出手的小費動輒 100美元(折台幣約 3,125元)。面對堆積如山的帳單,她騙大家是轉帳匯款出了問題,畢竟她的財產分布在歐洲各地,需要時間才能順利入帳清款,但她的承諾從來沒有兌現。

打入紐約上流社交圈

不只如此,打入紐約上流社交圈的安娜索羅金開始在一間間昂貴的餐廳舉辦晚宴、聘請私人健身教練、身上穿的不是Gucci就是YSL等名牌服飾。與此同時,她也開始到處為自己的私人俱樂部「安娜德薇基金會」募資,認識了紐約飯店大亨巴拉茲(André Balazs)、英國創業家羅傑斯(Roo Rogers)以及德國房地產開發商羅森(Aby Rosen)。

2015年,安娜索羅金成了西班牙建築師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的朋友,卡拉特拉瓦的父親就是設計美國世貿中心轉運站、人稱「建築詩人」的聖地牙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

post title

在紐約時代廣場上的W New York飯店,是受到安娜索羅金拖欠房款的受害者之一。

Photo: NCinDC

用Photoshop偽造銀行文件

在募資的過程中,安娜索羅金的騙局也漸漸瓦解,她開始用Photoshop等軟體偽造銀行文件和紀錄,藉此在不同銀行間申請貸款。2017年7月,安娜索羅金因為付不出比克曼飯店(Beekman Hotel)、W New York飯店的房費和紐約派克爾酒店(Le Parker Meridien hotel)的午餐錢被逮捕。

拒絕認罪協商  決定上法庭受審

在短暫獲釋後,安娜索羅金又在 2017年10月被收押在紐約賴克斯島監獄。安娜索羅金表示,在庭審前檢方曾有問她要不要認罪協商,這樣就只要在監獄裡關上 3-9年,但她覺得刑期實在太長、決定上法庭受審,沒想到法庭在上周四宣判的刑期比認罪協商提供的刑期更長。即使如此,安娜索羅金表示,她不後悔上法庭受審。

開始撰寫行騙回憶

現在,在獄中的安娜索羅金已經開始寫回憶錄,詳述她如何欺騙紐約上流社交圈,她也打算出書寫下她在賴克斯監獄的生活,她說:「我想我夠幸運能進入一間真的監獄,這樣我就有更多寫作的題材了。」

post title

上周四,在聽到自己被判 4-12年的有期徒刑後,安娜索羅金情緒開始激動起來。

路透社/達志影像

出獄後打算搬到倫敦

當被問到出獄後準備去哪裡時,安娜索羅金表示她希望可以搬到倫敦,她可以靠著先前自己在科技和加密貨幣圈的「小小投資」生活,而她對獄政改革、人工智慧和銀行產業都很有興趣,「如果事情發展得順利,我未來會有自己的投資基金」。

每個人都有點安娜的影子

對於安娜索羅金的發言,她的辯護律師斯波德克(Todd Spodek)說:「我不知道(她口中)的這些商業活動真實性有幾分,但我相信這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聽到安娜的消息,我知道她會繼續做出一番大事來。」

斯波德克律師也提到:「我們每個人都有一點安娜的影子,這是她選擇的生活。」

圖為安娜索羅金的素描,她畫下今年四月在庭審時檢察官的背影。

Netflix、HBO準備改編

在安娜索羅金的故事攤在陽光下後,Netflix和HBO都開始著手想把她的故事搬上銀幕,這也讓BBC進一步去分析,為什麼人們會對安娜索羅金這樣的「高級騙子」特別著迷、也特別寬容。

為什麼「高級騙子」這麼迷人?

首先,BBC的報導中提到,高級騙子身上通常帶有獨特的魅力和領袖氣質,好萊塢電影《神鬼交鋒》(Catch Me If You Can)、《瞞天過海》(Ocean's Eleven)和《她的偽造遊戲》(Can You Ever Forgive Me?)更是把這種氣質詮釋地維妙維肖。

個性討喜迷人又外向

前美國FBI探員威廉斯(Jerri Williams)過去專門研究這些「高級騙子」,她坦承就連她有時都會受到這些「高級騙子」的吸引。威廉斯說:「他們主要的人格特質都非常外向、非常合群,而且他們知道該說些什麼讓人喜歡他們。」

「大眾有時讚揚他們可以光靠魅力就能說服人,尤其在美國,這個我們喜歡財富和成功的國家。」

罪行被輕描淡寫

然而,威廉斯警告到,電影和媒體中對「高級騙子」的這種迷人描繪其實很有問題,因為他們明明是罪犯但犯行卻被輕描淡寫。「其實,他們犯下的罪行比搶銀行或是偷包包更糟糕,而且更重大。」

威廉斯舉了 1990年代詐騙超過 1億美元(折台幣約 31億元)的新世紀慈善基金會(Foundation for New Era Philanthropy)詐騙案當作例子,這是一起規模驚人的龐氏騙局(ponzi scheme),不少受害者企圖自殺,不只因為他們發現自己血本無歸,更因為他們在不知情下推薦親友投資,結果害了別人。

post title

2002年12月16日,美國知名詐騙顧問艾巴內爾(右二)和扮演他的好萊塢影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右一)在電影《神鬼交鋒》的首映會上留影。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暴力傾向  看起來不像罪犯

第二個讓人們著迷於「高級騙子」故事的原因,在於這些「高級騙子」看起來又聰明又迷人,並且沒有暴力傾向,就像《神鬼交鋒》的原型人物艾巴內爾(Frank Abagnale)一樣。

劫富濟貧的羅賓漢

英國班戈大學犯罪學講師霍姆斯博士(Dr Tim Holmes)說:「依然有人認為他們是羅賓漢而不是罪犯。」像《瞞天過海》電影中的詐騙集團就像劫富濟貧的羅賓漢一樣,而那些被詐騙的受害者是他們自己活該。

post title

人們著迷於「高級騙子」除了因為他們不像傳統有暴力傾向的罪犯,還有一部分人視他們為劫富濟貧的羅賓漢。

Photo: Randen Pederson

誰不希望成功?暗藏其中的美國夢

最後,在這次安娜索羅金的案子中,人們看到了暗藏其中的美國夢,對於崇尚財富和成功的美國人來說,安娜索羅金只是個希望獲得成功的女子,她和其他罪行重大的受刑人並不一樣。

真正成功的騙子不會被抓

雖然這些「高級騙子」乍看靠著詐騙邁向成功,然而真正成功的詐騙犯是那些沒有被抓到的人,他們大都過著低調的生活,也不需要靠著迷人的氣質和個性去討好別人。

英國班戈大學犯罪學講師霍姆斯博士就說,目前大部分的現代詐騙都可以靠著遠端遙控進行,根本不用和受害者面對面施展魅力。

「現在你可以讓上千人成為受害者,而且根本不用跟他們面對面接觸,你也不用迷倒他們。詐騙手法已經改變,而且變得更來勢洶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