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效率高產能 小國荷蘭打造農業奇蹟

by:泥仔
7497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陳亦偉 (中央社編譯組組長) 

荷蘭是世界第二大糧食輸出國與全球最大的花卉出口國,能達成這般成就,主要是全力找出如何在投入更少資源下增加產量的創新方法。

post title

身為世界第二大糧食輸出國的荷蘭,是怎麼做到的呢?

Photo: Max Pixel

荷蘭面積約4萬1,500平方公里,只比台灣略大一些,人口更只有1,700萬出頭,如此的小國,卻是世界第二大糧食輸出國與全球最大的花卉出口國。荷蘭憑藉的是將科技與創新引入農業生產,追求單位成本極小化、產量極大化、農民賺大錢,犧牲的卻是美食文化等無形內涵。

根據荷蘭政府的資料,2017年荷蘭出口價值近920億美元的農產品,僅次於美國,遠多於德、法、義大利等鄰邦大國。

荷蘭有四分之一的土地低於海平面,先天良田不多,但靠填海造陸、發展科技溫室,如今可耕地面積達183萬公頃,全國約17萬農民。

荷蘭之所以能達成這般成就,主要是全力找出如何在投入更少資源下增加產量的創新方法。以馬鈴薯為例,目前全球平均產能是每英畝九噸,但荷蘭許多農田的產量可以達每英畝20多噸。

其次,荷蘭種植穀物的平均用水量比一般國家少近90%,而在荷蘭的大型溫室裡,幾乎不用殺蟲劑;2009年荷蘭的家禽與家畜飼養者已降低六成的抗生素用量。

可以說,荷蘭農業的科技運用相當普遍,節省人力的科技溫室,通常只要手機一按,就可以管理溫室裡的所有環控設備,大概只有收成的時候,需要額外請一些移工幫忙採收和包裝。

post title

2015年,一名農夫在溫室裡挑選番茄。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國家地理》雜誌2017年一篇探討荷蘭農業的專文,就生動地描述在一處鄰近比利時邊界的農場裡,農夫坐在一台先進的收割機駕駛座,監督著無人機測量馬鈴薯田的土壤濕度、養分含量等,駕駛座前的儀表板宛若星艦企業號般先進。

荷蘭人提高農業產能的其中一種方式,是透過超大型的產業溫室網絡栽種,有些溫室占地達175英畝以上,相當於99個足球場的面積,相當驚人。

相較於室外,這些溫室不只能讓作物保持溫暖(如此便能讓生長季擴大),還能仔細測量並控制生長環境,像是測量土壤水含量,確保植物最佳生長的供水。正因這些溫室的絕佳種植效率,讓荷蘭成為世界最大的番茄出口國,而種植番茄向來需要更溫暖的氣侯條件。

荷蘭在農業貿易上有最先進的創新,各種設計都敢大膽挑戰。這些創新研發工作大多來自以研究導向的農業技術樞紐-瓦荷寧罕大學(WUR),學校坐落於阿姆斯特丹東南方80公里。瓦荷寧罕大學不光是供來自各地的人學習的研究型大學,還能開發新技術改善作物生產,並為眾多新創公司培養創業環境。

post title

2005年8月在一座畜牧場裡,幾隻探出頭的雞被攝影師捕捉了下來。

路透社/達志影像

溫室等科技設備成本高,促使荷蘭農業需走大規模生產路線,靠產量來獲利,再回本投資科學設備上的費用。荷蘭的各農民銀行則是農民的最佳後盾,以Rabobank(荷蘭合作銀行)為例,它是1972年由原本類似農民的信用合作社轉型的銀行,至今仍非常活躍,2017年Rabobank提供給農業與食品類業者達980億歐元(約新台幣3.4兆)的貸款。

農業在荷蘭是一個賺錢的產業。根據歐盟農業收入資料,荷蘭農業年度勞動單位(AWU, Annual Work Unit)的平均所得為5萬9,657歐元,相當於每名荷蘭農民(或農家)的年平均收入約新台幣210萬。

荷蘭的農業生產也激起不同觀點,包括這種全賴科技導向、高度資本模式的農作方式是否適用所有國家?一面倒追求產能,是否會失去一些更珍貴的東西?部分德國人就認為,荷蘭農作的產能固然無庸置疑,但口感與品質的粗糙也是「另類口碑」。以番茄為例,屢屢聽到德國人打趣說,荷蘭番茄最適合的用法是拿去當網球打,荷蘭番茄的龐大出口量完全就是靠低價取勝。

瓦荷寧罕大學園藝系教授馬瑟利斯(Leo Marcelis)坦言:「口感的品質不穩定,這主要取決於種植者,很多人只顧追求產量,因為量大代表著利潤。」

鹿特丹伊拉斯莫斯大學(Erasmus University Rotterdam)社會學家裘西昆( Pinar Coskun)直言,一味鼓勵追求產能的結果,就是「在荷蘭農產裡,我們看不到傳統或創造力的食物文化」,荷蘭料理從早年具備多元與勇於嘗試的特性,變成今日的索然無味著稱,幾乎只是平淡無奇的搗碎、攪拌的簡單料理方式。

裘西昆認為,各國固然能從荷蘭的創新農業裡學到很多,尤其是減少用水、殺蟲劑與碳排等方面,但也不必過度吹捧與欣羨荷蘭模式,因為有一得就必有一失,「在我們餵飽世界之前,應先滿足自身的內涵」。

post title
合作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