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性侵扼殺示威、超過百人被射殺 蘇丹示威,發生什麼事?

by:泥仔
27869

本月 3號,當蘇丹軍隊以「安全」為由,武力鎮壓聚集在這裡數個月的示威民眾時,26歲的馬特爾(Mohammed Hashim Mattar)是因此倒下的示威者之一。

於是,在馬特爾親友的號召下,數以千計的人們紛紛把社群網路的大頭貼換成馬特爾生前最喜歡的藍色,並加上「#為蘇丹而藍」(#blueforsudan)的標籤。大規模的響應背後,無非反應了人民對 3號這天,蘇丹軍隊血腥鎮壓、恣意性侵示威者事件的不滿。

post title

本月 10號,一名 18歲的男孩向攝影師展示了軍隊在武力鎮壓時,在他背上留下的傷痕。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從價格翻三倍的麵包開始說起

時間回到 2018年12月底,人們不滿政府把麵包的價格調高三倍而走上街頭,情勢也隨著抗議聲浪不斷擴大,演變成要求執政 30年的總統巴席爾(Omar Al-Bashir)下台的反政府示威。

歷經數個月的示威後,今年 4月11號,巴席爾在軍方發動政變後下台。

總統下台  沒有消失的示威聲浪

隨著巴席爾與相關勢力遭到逮捕,蘇丹軍方隨後宣布,他們將以軍方領導的軍事過渡委員會(Transitional Military Council, TMC)來協助維護社會穩定;然而,這沒有消除民眾不滿,也讓他們持續在軍政府的總部附近紮營,希望政府可以走向真正的民主體制。

post title

由於直到現在,蘇丹大多傳遞訊息的管道仍遭到封鎖,因此人們只能透過目擊者的描述、片段影片來理解 3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圖為《美聯社》取得的影片截圖,畫面中的蘇丹武力部隊正在押送市民。

美聯社/達志影像

說好的3年過渡期?

今年 5月中,代表示威民眾的組織「爭取自由與變革力量」(Forces for Declaration of Freedom and Change)與「軍事過渡委員會」達成協議,表示蘇丹在邁入民主體制前會先經過 3年過渡期,並在這段期間整肅巴席爾流存的政治勢力,同時確立國會、內閣等新的政府結構,好在未來迎接一場公平的選舉——但一切卻在本月初變調——「軍事過渡委員會」突然單方面宣布他們將「停止協商、取消先前已經同意的協議」,還宣布將在 9個月內舉辦大選。

暴力鎮壓  突如其來

事隔一天(3),便傳出原本在「軍事過渡委員會」大門外紮營示威的人們被蘇丹的准軍事組織「快速支援部隊」(Rapid Support Force, RSF)血腥鎮壓的消息。在那天,人們不僅遭到射殺、追打,駐紮的帳棚也被燒毀,《美聯社》也有一支短片記錄到一輛廂型車高速衝向人群的畫面,人們則以扔擲石頭作為回應。

目擊者指出,女性更成為被軍方針對的目標。

post title

蘇丹女性在這起示威中的形象鮮明,因此成為被軍方針對的目標。圖拍攝於今年 5月2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因為形象鮮明  所以被針對

其實在這場要求政府改善現狀的示威中,走上街頭的女性一直比男性還要多、她們在車上發表演說、積極在物資站管理物資的身影也時常出現在公眾在面前——於是,軍方選擇以系統性性侵來消除這股示威力道。

系統性的性侵手段

回憶起遭到鎮壓那天,克理德(Khalid,化名)說他和朋友跑到一棟建築裡躲避槍擊和催淚瓦斯,躲在樓上的他們隨後發現有 6名軍人在樓下性侵 2名女子。克理德表示他和朋友試圖介入、朝軍人的方向大喊「走開」,但對方僅以開槍回應。

在一切結束後,克理德和他朋友找到這兩名女子,也試圖安撫她們的情緒,然而她們「什麼都沒說,只是不斷地哭又尖叫、尖叫又哭、哭又尖叫」,最後兩人決定把她們送到清真寺接受照護——就連克理德後來要離開現場時,也險些遭到軍人性侵。

post title

在這張拍攝於本月 16號的照片中,牆上的標語寫到:「烈士的血是寶貴的。」

美聯社/達志影像

性侵作為羞辱的武器

類似的事情恐怕只是冰山一角,阿哈德大學(Afhad University)的創傷中心負責人謝理夫(Sulaima Ishaq Sharif)指出,3號這天一共有 12名因為性侵而前來求助的女性。有鑑於性侵在當地遭到汙名化的程度,她相信實際被性侵的人數應該還會更高,她說:「這全都是為了侵蝕、羞辱、打擊人們的意志.....過去軍方就曾把(性侵)當作戰爭的武器,現在,他們則把它當作扼殺革命的武器。」

示威痕跡  通通抹滅

在事件過後,政府可說極力想消除任何一絲的示威痕跡。蘇丹街頭到處可以看到重裝軍隊、街頭的反政府塗鴉被清除、軍方也會隨意盤查看起來像是威脅的人,此外,有鑑於人們大多是透過社群網路來傳遞資訊,全國網路現在也遭到軍方封鎖。

多少人死亡是未知數

雖然官方宣布這天有 61人死亡,但工會「蘇丹醫生中央委員會」(Central Committee of Sudanese Doctors, CCSD)相信這天起碼有 120人死亡,該組織也提到他們在尼羅河找到至少 40具遺體,同時相信還有更多示威者下落不明。

post title

本月 10號,員工回到鎮壓那天,遭到軍隊蓄意破壞的醫院裡。

路透社/達志影像

軍方:遺憾發生了錯誤

事隔 10天,本月 13號,「軍事過渡委員會」的發言人喀巴西(Shams al-Din Kabashi)承認他們雖然有計畫要驅離示威者,但「很遺憾這之中發生了錯誤」,同時否認軍隊系統性性侵女性的指控,直稱有些「錯誤的資訊在人群間蔓延」、「試圖誤導全世界」,並說軍方會在本月 22號公布調查報告。

國際譴責  衣索比亞總理協調中

針對整起事件,非洲聯盟(The African Union, AU)宣布他們將暫停蘇丹會籍,直到蘇丹建立由平民領導的過渡政府為止;歐盟、英國也發表譴責,聯合國則從蘇丹撤出所有的非必要人員。現在,衣索比亞總理艾哈邁德(Abiy Ahmed)則積極在「軍事過渡委員會」和民間的「爭取自由與變革力量」之間協商。

post title

本月 18號,出席會議的「軍事過渡委員會」的副主席達加洛正在接受支持者的擁戴。他與沙國、阿聯的關係良好。

路透社/達志影像

蘇丹背後  還有國家

然而,整個事件可能不單只牽涉到蘇丹而已,一如許多媒體指出,「軍事過渡委員會」的主席布爾漢(Abdel-Fattah Burhan Abdulrahman)和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關係良好。

接受資金、提供軍隊

今年 4月,就在蘇丹總統巴席爾下台幾天後,沙國、阿聯就提供了 30億美元(折台幣約 949億元)的援助資金給蘇丹;今年 5月,「軍事過渡委員會」的副主席、「快速支援部隊」的指揮官達加洛(Mohamed Hamdan Dagalo)則和沙國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見面,他不僅承諾會和沙國一同對抗威脅,也答應會持續派遣蘇丹軍隊、協助沙國在葉門所領導的阿拉伯聯軍(編註)。

編註:關於葉門內戰的起因,以及政府與反政府軍背後的勢力,可以參考《葉門校車遭空襲,數十名孩童死亡 美國扮演角色受質疑》。

post title

現在,蘇丹街頭大致回歸往日狀態,但是對有些人的情緒仍未平復,相關協商也還在進行著。

路透社/達志影像

時間來到今天  震驚情緒不散

關於蘇丹現在的狀況,本月 17號,住在蘇丹的記者沙理(Zeinab Mohammed Salih)投書BBC指出,就算是現在,許多蘇丹民眾仍對軍方武力鎮壓示威者的行動感到震驚,人們大多是透過簡訊、口耳相傳來傳遞訊息,有些人會在街頭發表小短講——但大多人都很怕自己被當局盯上,或是擔心手機被監控。沙理也提到,雖然軍方巡邏的情況已經沒有前幾天嚴厲,但有部分街區仍被封鎖。

「現在都消失了」

在政府機構工作的哈珊(Suheir Hassan)回憶起在示威結束、他要回去上班的那一天,說:「我真的沒什麼工作的心情。」

「當我走在路上,我記得那些本來是靜坐區的地方,也記得那些不斷覆頌革命口號的聲音。但是它們現在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