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珍妮海恩斯案」為了逃避被性虐的痛苦,她分裂出2,500個人格

by:徽徽
30256

[本文涉及令人不適內容,請斟酌閱讀]
當小珍妮遭到父親海恩斯日復一日的性虐時,能保護她的只有自己分裂出來的 2,500個人格......

post title

為了對抗父親日復一日的性虐,珍妮衍生出了 2,500個人格替她承受痛苦。

Photo: Mariangela Castro (Mary)

獸父遭判45年有期徒刑

在童年被父親性虐足足七年後,今年 49歲的珍妮(Jeni Haynes)衍生出了 2,500個人格保護她不受傷害。上周,她的父親海恩斯(Richard Haynes)遭判 45年有期徒刑,而今年已經 74歲的海恩斯很有可能在牢裡度過餘生。

法庭採用不同人格的證詞

這起案件除了震驚澳洲社會,也讓大眾關注解離性身分疾患(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此外,這也可能是全球首起法庭採用不同人格證詞的案件。

法官:犯行令人厭惡和震驚

負責審理該案的澳洲雪梨地方法院法官哈吉特(Sarah Huggett)形容,海恩斯的犯行「令人厭惡和震驚」、「貶低他人和殘忍」。她在法庭上表示,沒有任何一句話可以完整反映海恩斯犯行造成的深遠影響,她坦承自己得用盡全力把身為人感受到的情緒擺在一邊,才能公正地判刑。

圖為珍妮,她從 4歲遭到父親海恩斯性虐,海恩斯曾威脅她如果把自己做的事說出去,他就會殺害珍妮的母親和手足。

從珍妮四歲開始施虐

回到 1974年,當時海恩斯一家從英國搬到澳洲,珍妮那時只有 4歲,但海恩斯早就開始虐待她了。到了雪梨後,海恩斯對珍妮的虐待變本加厲,幾乎天天都施虐。

「妳是個廢物」

珍妮提到,海恩斯會一邊性侵她,一邊用她的手指玩偶摀住她的哭喊。海恩斯曾跟珍妮說:「妳是個廢物,一個真正嚇人的動物,妳應該對我願意玩妳感到榮幸。沒有人願意這麼做,還不快現在就脫下褲子。」

逼迫女兒摸生殖器

還有一次,海恩斯一邊強迫珍妮摸他的生殖器,一邊說:「只有妳可以這樣幫我,妳摸得很好,妳不想要傷害妳的媽媽或姊妹吧。」海恩斯威脅珍妮,要是她敢把自己做的事說出去,他就會殺害她的媽媽、手足和貓,到時這一切都將是珍妮的錯。

享受施虐的每分每秒

當珍妮 5歲的時候,海恩斯開始在每年珍妮的生日上給她變態的生日施虐儀式,逼她從腿間「生出」小型塑膠娃娃。

「我父親的施虐是精心計算和計畫的結果,這些都是故意的,而他享受施虐的每分每秒。」

「他聽到我求他住手,他聽到我哭喊,他看到自己在我身上造成的痛苦和害怕,他看到他造成的流血和身體損傷。然後隔天他繼續施虐。」

右上角為海恩斯現在的樣子,左下角為他年輕的樣子。右下角則是遭到海恩斯性侵的珍妮。

洗腦女兒  入侵內在生活

除了虐待珍妮的身體,海恩斯也對珍妮洗腦,讓她以為海恩斯可以讀到她腦海中的想法,讓珍妮一分一秒都不能放鬆。

「我的內在生活被父親給入侵了,即使在我自己的腦中,我都感受不到安全。這讓我無法再檢視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以及得出我自己的結論。」

不引人注意  就不會被懲罰  

此外,海恩斯也限制珍妮在學校的活動,降低其他人發現他對珍妮施暴的可能。在日復一日遭暴力洗禮的日子中,珍妮學到把自己隱藏起來,不要引人注意,因為要是她被「看到」,她就會被海恩斯懲罰。

舉例來說,有一次珍妮的游泳教練跑來跟海恩斯說,珍妮在游泳上很有天分,不久後珍妮就被海恩斯「懲罰」了。

傷痕累累的身體

在海恩斯變態的控管下,受了傷的珍妮無法就醫,這也讓她的身體留下許多嚴重的慢性病和傷痕。舉例來說,珍妮的視力、下巴、腸道、肛門和尾骨都有治不好的傷。珍妮也多次進出醫院做手術,她在 2011年就做了大腸造口術。

post title

珍妮創造出來的第一個人格是一名 4歲小女孩,她的名字是「交響樂」,她代替珍妮承受了父親的虐待。

Photo: Rudy and Peter Skitterians

一直到11歲才結束

海恩斯對珍妮的虐待一直到珍妮 11歲才結束,當時珍妮從澳洲搬回英國,海恩斯和珍妮的媽媽也在不久後離婚。珍妮認為,就算是她的媽媽也沒有察覺到海恩斯對她的虐待。

創造人格  幫她隔離痛苦

為了面對難以忍受的痛苦,珍妮的大腦發展出了特殊的保護機制──創造出新人格幫珍妮隔離痛苦。珍妮表示,因為海恩斯的施虐實在太久太嚴重,最終她創造出了 2,500個人格來幫她活下來。而這樣的情況在醫學上被稱為「解離性身分疾患」,過去也稱為多重人格,每一個人格都有功用。

4歲小女孩「交響樂」

珍妮創造出來的第一個人格是一個 4歲的小女孩,她的名字是「交響樂」。珍妮在接受BBC訪問時說:「她承受了父親每分每秒的虐待,當父親虐待我時,他實際上虐待的是交響樂。」

人格也會創造人格

隨著時間過去,交響樂自己也創造出其他人格來承受痛苦,每一個人格又可以衍伸出成千上百個人格,承接海恩斯施虐造成的不同痛苦,每個人格都記住了虐待行為中的某一部分,不管是可怕的痛毆,或是引發遭虐的一個眼神和味道。

對抗父親的武器

珍妮說:「某個人格會從交響樂的後方走出來,然後分散注意力。」、「我的人格們是我對抗父親的防衛。」

post title

當珍妮進入法庭後,她叫出了多重人格來作證,每個人格都分享了遭父親虐待的不同面向。

Photo: Free-Photos

多重人格被允許作證

今年三月,珍妮被允許在法庭上讓交響樂和其他五個人格出來作證,每個人格都分享了遭海恩斯施虐的不同面向。而這場裁判只有法官沒有陪審團,因為律師們認為珍妮的案子太過可怕,有可能會造成陪審團的創傷。

交響樂、肌肉、琳達

在法庭上,交響樂負責說出遭虐的細節,18歲的結實男子肌肉(Muscles)則提供了法庭身體遭到虐待的證據。名為琳達(Linda)的優雅年輕女子則出來替珍妮的校園生活與人際關係受到海恩斯施虐影響作證。

交響樂說:「我們不害怕,我們等了這麼久就是要跟大家說,他究竟對我們做了什麼,現在他無法叫我們閉嘴了。」

post title

圖為一名藝術家繪製的DID示意圖,患者體內就像住了好多個人一樣。

Photo: 04Mukti

破解外界對DID的迷思

澳洲兒童創傷受害者倡議組織「藍結基金會」(The Blue Knot Foundation)主席凱澤曼(Cathy Kezelman)表示,珍妮在法庭上勇敢面對海恩斯作證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她也提到珍妮的案子具有指標性,破解了外界對DID的迷思。

「這起案子最獨特的地方在,珍妮和她的『人格們』在法庭上非常勇敢地面對她的父親,他們的證詞不僅被法庭採信、還讓她的父親認罪和被定罪。」

「珍妮的DID沒有被以懷疑的眼光看待,也沒有被當作多年來經常發生的幻想,DID受到理解。她說的話有被聽到和採信。」

DID是一種生存策略

澳洲童年創傷專家史塔佛浦路斯(Pam Stavropoulos)博士表示:「DID是一種生存策略。」

「這是一種非常複雜的處理策略,普遍被認為很極端。但是你必須記得,這是對孩子遭受到的極端虐待和創傷的回應。」

史塔佛浦路斯博士補充到,珍妮的案子之所以這麼重要,正是因為她讓DID受到大眾關注,至今DID仍未被各界清楚了解。

在父親被判刑後,珍妮在雪梨地方法院接受媒體的採訪。

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助人

珍妮在接受BBC訪問時說:「我熱切地希望說出我的故事,我希望這十年來自己為了正義所做的掙扎,可以成為燎原之火,讓在我之後的人可以有一條比較簡單的路。」

「如果你因為遭受虐待的關係而有DID,現在要尋求正義是可能的。你可以去找警察跟他們說,你說的話會有人相信。你被診斷出來的疾病將不再是通往正義的障礙。」

「我的人生從今天開始」

而在法官宣判完對海恩斯的懲罰後,珍妮說:「我的人生從今天開始,法官釋放了我,我感到如釋重負,還有一種自由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