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罵總統、宣傳魔力和婚前性行為......印尼萬人上街反《印尼刑法修正草案》

by:徽徽
7632

過去兩天,印尼首都雅加達的國會建築被成千上萬名學生包圍,誓言政府不撤回法案就不離開。究竟,法案充滿了什麼爭議呢?

post title

24號這天,印尼警方出動水車,想用強力水柱驅離包圍首都雅加達印尼國會建築的學生們。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會同意延期審議

在歷經兩天、成千上萬名學生包圍印尼國會後,印尼國會在周二(24)同意延期審議充滿爭議的四項法案,它們分別是《印尼刑法修正草案》(KUHP)、《土地法案》、《採礦法案》跟《懲戒設施法案》。國會議員表示,他們之所以延期審議,除了是為了回應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wi Widodo)的請求,也是希望能平息學生的怒火,再花點時間讓人民理解法案為何這樣改。

學生和警察爆發衝突

過去兩天,首都雅加達的國會建築外充滿成千上萬名抗議學生,他們向警察丟擲塑膠水瓶、石頭等,並且燃燒廢輪胎。警察則以催淚瓦斯和水柱試圖驅離學生。

邀請對談被拒絕

雅加達中區警長哈利(Harry Kurniawan)表示,印尼國會領導人曾邀請學生入內對談,然而學生拒絕了國會領導人的邀請,他們反而要求國會領導人走出建築到外面談。

威脅民主、歧視少數族群

其中,抗議學生亟欲解決的問題就是充滿爭議的《印尼刑法修正草案》,他們表示這部草案威脅民主,並且歧視社會上的少數族群。這部草案是奠基在 1946年的《刑法》之上,而印尼的《刑法》是從荷蘭時代的殖民法演變而來。

究竟,《印尼刑法修正草案》裡頭充滿了什麼樣的爭議呢?

post title

24號這天,爬上印尼國會建築柵欄的大學生揮舞著印尼國旗,反對破壞民主和人權的《印尼刑法修正草案》。

路透社/達志影像

爭議一:「道德」條款

在《印尼刑法修正草案》中,將自願非婚性行為、婚外同居入罪。然而在目前的《刑法》中,只有禁止婚外性行為,且唯有「受害的」丈夫或妻子提起訴訟,法院才會受理。

不只如此,草案裡頭的非婚性行為這一條適用於異性和同性,人權分子擔心政府可以用這條法律迫害LGBT社群。

符合印尼人的傳統價值

國會議員表示,他們之所以支持這樣修法,是為了符合印尼人的傳統價值,取代所謂的「自由」西方價值。

而在禁止婚外同居這一條上,除了配偶、家長或孩子以外,草案也想讓「村長」加入告訴乃論之列。印尼建設團結黨(United Development Party)議員阿蘇(Arsul Sani)解釋道,婚外同居會破壞社會,而村長能揭發這樣的罪惡很合理。

「在伊斯蘭教義中,如果某人持續通姦,天使不會想造訪通姦者周圍的 40棟房舍。」阿蘇說道。

post title

在印尼國會建築外,抗議學生們和鎮暴警察短兵相接。

美聯社/達志影像

爭議二:限制言論自由

反對《印尼刑法修正草案》的民眾表示,該草案讓過去的惡法捲土重來,禁止汙衊總統、副總統和政府機構,也禁止藐視法庭。然而,法條中的用字有很大的解釋空間,讓人權分子擔心這會成為當局迫害異議人士的手段。

不過,該草案提到,唯有覺得受辱的一方提起告訴,全案才會受理。

post title

成千上萬名印尼大學生靠著包圍國會建築,大聲呼喊出自己的訴求。

路透社/達志影像

爭議三:避孕和墮胎

《印尼刑法修正草案》寫到,除了官方授權的人員以外,禁止任何人散播有關避孕的資訊給孩子,反對人士批評道,這無異是在破壞孩子的性教育。

至於草案中有關墮胎的規定和現行《刑法》差不多,一樣不准遭到性侵懷孕的受害者墮胎。不過,幫助遭到性侵懷孕的受害者墮胎或是為了孕婦健康不得不幫忙墮胎的醫生,不用再受到懲罰。

爭議四:雞、流浪與黑魔法

除了上述爭議,《印尼刑法修正草案》明文規定不准讓自家養的雞跑到鄰居的土地上、不准流落街頭、不准宣傳可以造成他人生病、死亡、身心受苦的魔力、不准賣酒給已經喝醉的人。

post title

除了印尼首都雅加達,各大城市的大學生也群起響應這次的抗爭。圖為一名在南蘇拉威西省首府馬卡薩(Makassar)被警察拘留的抗議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根除貪汙委員會」

雖然印尼國會同意暫緩審議爭議法案,但政府和國會議員們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那就是沒有撤回限縮「根除貪汙委員會」(KPK)權利的新法。

公家機關貪汙問題多

根據國際透明組織提供的 2018年清廉印象指數(2018 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印尼在 175個國家中排行第 89名,國內公家機關貪汙問題猖獗。

2002年成立,逮捕上百名貪汙公務員

2002年,印尼成立了獨立調查機構「根除貪汙委員會」,想要改善深植在印尼公家機關中的貪汙問題。在該委員會的努力下,有上百名貪汙的公家機關人員被逮捕,印尼民眾對「根除貪汙委員會」的好感大增,他們認為該委員會是推動國家改變的原動力之一。

post title

在示威現場,一名抗議民眾手拿催淚瓦斯的殘骸。這一次大批學生上街頭,也讓人想起 1998年的印尼學運,當時由學生領導的政治運動推翻了統治印尼 30年的獨裁總統蘇哈托(Suharto),讓他黯然下台。

路透社/達志影像

調查委員從公務員中找

然而,上周國會通過了新法,限縮了「根除貪汙委員會」的權力和獨立性。首先,新法規定獨立調查委員必須由公務人員擔任,且這些公務人員得借調自原有的公家單位,其中包含警方。

延長申請監聽的程序

再來,新法延長了獨立調查員申請監聽嫌疑人的程序,批評者擔心這會大大妨礙「根除貪汙委員會」的調查工作。

貪汙議員想保護自己

反貪汙監察組織「印尼貪汙觀察」(Indonesia Corruption Watch,ICW)指控新法之所以會通過,是因為貪汙的國會議員想要保護自己。目前,「根除貪汙委員會」已經將現任 23名國會議員列為貪汙嫌疑人。

ICW說:「這(新法)會妨礙(我們)與貪汙的戰鬥,整個國家正在哀悼。」

一名抗議民眾站在印尼國會建築前說:「貪汙者想要靠著修法的方式操縱我們,窮人將成為受最多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