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不再「被迫」喝一杯 日本酒局文化式微

by:徽徽
10437

下了班後,和同事與上司到居酒屋或餐廳喝一杯,是許多日本上班族的生活寫照。然而,年輕一代逐漸開始捨棄這樣的酒局文化,想要保有自己的下班生活。

post title

對某些日本上班族來說,下班後喝一杯啤酒是再棒不過的享受,然而,要是被迫和上司與同事一起應酬,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Photo: .

日本職場的酒局文化

當伊澤一生(音譯,Issei Izawa)從大學剛畢業時,他對進入職場憂心忡忡,除了擔心日本職場普遍嚇人的長工時外,強調上下階級的企業文化、薪資等也在他的考量之內,除此之外,還有所謂的酒局文化(飲みニケーション,nominication)。

飲酒+溝通=酒局文化

這個字從日文的飲酒nomu(飲む)和溝通communication(ニケーション)結合而成,代表下班後和同事與上司去喝一杯的文化。

今晚暢所欲言  明天就要不記得

這個文化的出發點原本是為了拿酒當做職場的潤滑劑,讓平日在公司不敢吐露心聲的同事們,可以利用酒精帶來的放鬆氛圍,和職場的夥伴們好好聊聊、加深彼此的連結。此外,在這裡還有一個潛規則:無論昨天晚上喝酒時說了什麼,第二天都要裝作不記得。

post title

在東京日本橋新光三越百貨公司的頂樓,上班族們在下班後來到這裡的啤酒花園應酬。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想因為酒局放棄下班生活

然而對酒量普普的伊澤一生而言,他擔心不知道得喝多少酒。

伊澤一生:「我從來都不是個酒量好的人,我聽到朋友說他們每晚下班後被逼著和老闆喝酒,我知道這是日本企業文化的一部分,但我有在運動,我不想要因為去喝酒而放棄或是影響我的表現。」

打開上司和同事心房的機會

不過,支持酒局文化的上班族表示,這是他們可以和上司與同事打開心房暢聊的機會。

在一份針對 30名管理者的調查中,他們形容酒局文化「在日本社會扮演重要的角色,能夠幫助建立關係還有簽訂商業上的合約」。

post title

越來越多日本年輕一代的上班族懂得向酒局文化說不,下班後就是自己的時間。

Photo: Zach Stern

有人討厭就有人愛

東京全日本節制協會資深工作人員大月玄(音譯,Gen Otsuki)說:「對於那些喜歡喝酒,並且喜歡和同事在一塊的人而言,這種下班後的喝酒活動通常很有助益。」

「但對那些不愛喝酒,並且覺得去參加會有壓力的人而言,這種活動可以說非常困難。」

懂得對老闆說「不」

大月玄提到,公司的前輩和他們的前輩學到下班後就是要去喝酒,當他們對待新人時也會做一樣的事。不過,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上班族決定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不再屈服於酒局文化的壓力。

「這有可能是因為跟從前相比,他們的錢比較少,或是他們比較想陪孩子和家庭,又或許是因為他們越來越懂得對老闆說『不』。」

post title

在日本居酒屋,常常可以看到穿著西裝的上班族來這裡喝酒吃飯。

路透社/達志影像

日本職場女性怎麼看?

除了年輕上班族想改變酒局文化,日本的職場女性尤是,她們認為這種文化具性別歧視。舉例來說,在權力關係不對等的狀態下,上司不該利用職權要求異性下屬下班後喝酒,但如果該上司只邀同性下屬去喝酒,又會面對排他性的問題。

沒必要每天跟同事喝酒

三菱日聯金融集團銀行部門經理南里彩子(音譯,Saiko Nanri)表示,職場應該要終結酒局文化,她也身先士卒從自己的團隊開始,她說:「我又沒什麼特別的知識要分享,沒有必要每天跟我的同事喝酒。」

post title

在深夜的日本電車上,常常可以看到醉得一塌糊塗的上班族。

Photo: tokyoform

不只影響生活  也影響生產力

除了影響私人生活,酒局文化也影響了人們的生產力,這正是日本政府和經濟聯合會所不樂見的。

上班宿醉  無法好好工作

舉例來說,曾經在東京保全公司上班,後來離職創辦奢華旅行公司的宮武博之(音譯,Hiroyuki Miyatake)就提到,老一輩的酒局文化通常一周要喝三到四次,在製造業和中小企業尤其常發生,「但他們遲早會知道,酒局文化對公司的損害很大,因為員工隔天上班會宿醉,他們身體不舒服,自然也無法好好工作」,「酒局文化必須改變」。

post title

透過終結強迫應酬的酒局文化,日本職場可以往更多元開放的方向邁進。

美聯社/達志影像

白天做出商業決策  大家都可以參與

東京工作生活平衡(Work-Life Balance)顧問公司的顧問田川琢磨(音譯,Takuma Tagawa)說:「當人們開始減少下班後喝酒,公司就必須在白天做出重要的商業決策,讓所有的員工都能參與決策過程。對員工來說,這會增加他們的工作動力。」

把決定權交給員工

當人們對酒局文化造成的損害越來越有意識,或許能讓公司更體察員工的需求,至少讓員工決定要不要下班後去喝一杯,就算不去也不用擔心會遭到報復。

田川琢磨說:「這正是我們希望創造的環境,每個人都可以獨立做決定,並且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做生意。」

往開放溝通的職場邁進

日本京都大學外國研究教授根本久美子(音譯,Kumiko Nemoto)和田川琢磨看法相似,她說:「過時的酒局文化把職業婦女、想待在家幫忙的父親,以及習慣工作和生活平衡的外國人排拒在外。透過終結酒局文化,日本可以開始往『增加多元性、以表現決定升遷、開放溝通』的職場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