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拂曉行動 香港理工大學示威惡夢夜

by:徽徽
13757

今天凌晨,香港理工大學經歷了警察的拂曉攻擊行動,校園內數百名示威者以汽油彈、石塊、弓箭來回擊,警方則出動了催淚瓦斯和裝甲車,並且威脅要對示威者發動實彈射擊。

post title

今天凌晨,香港警方強攻位於香港理工大學內的示威者,示威者以汽油彈回擊,擋住了警方的去路,也讓理大的其中一個入口陷入一片火海。

美聯社/達志影像

再不離場  就要發動實彈射擊

在香港理工大學,反政府示威者已經在這裡和警方對峙好幾天了,今天凌晨香港警方的拂曉突襲,將雙方衝突提升到了新的層次,警方威脅示威者再不離場,他們就要發動實彈射擊。與此同時,警方也開始包圍、接近理大的不同出入口,想要直接從這些出入口進入校園。

警方欲進入校園  被汽油彈擋下

然而,大約還有兩百多名示威者待在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學生和非學生示威者都有。在警方欲進入校園時,示威者除了在門口架起路障,還瞄準警方投擲汽油彈,劇烈的爆炸聲響伴隨著烈焰擋住了警方的去路,但也讓理大的門口陷入一片火海。

分散警方注意力  示威活動「遍地開花」

隨著警方猛攻理大,為了轉移警方的注意力,示威民眾開始在油麻地、旺角、佐敦、九龍等地方聚集抗議,希望用「遍地開花」的方式分散警力,警方則出動了催淚瓦斯和水車到這些抗議地點鎮壓示威者。

為什麼衝突會走到這一步?

post title

在香港理工大學內,熊熊火勢擋住了警方的去路。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周日早上,一名理大示威者瞄準警方放箭。

美聯社/達志影像

響應「大三罷」行動

回顧發生在香港理工大學的衝突,整個事件始於本月 11號,目標癱瘓全港的「大三罷」行動,也就是罷工、罷市和罷學。

除了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城市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大學等學校的示威者都參與了該行動,他們在校園周邊設置路障、阻礙交通,當局則派出警察前往鎮壓,並且清除路障。而「大三罷」的導火線與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墜樓死亡有關。

導火線:香港科大學生之死

有一說認為當時人在衝突現場的周梓樂是為了躲避警察發射的催淚彈才會不慎墜樓,但在隨後公布的監視器畫面顯示事發當時的停車場裡沒有警察、也沒有出現大量的催淚瓦斯;然而,相關討論相信這些監視器存在著死角。

此外,也有輿論和現場影片指出鎮暴警察在第一時間阻止救護車接近,但香港警方否認延誤救援。

理大就像是一座堡壘

而在「大三罷」的過程中,《半島電視台》記者克拉克(Sarah Clarke)形容道,香港理工大學就像一座堡壘,她說:「從上周開始,反政府示威者將自己鎖在校園裡頭,警方形容裡頭就像是一座武器工廠。」

post title

在香港理工大學的另一頭,醫護人員正在幫被警方藍色刺激性液體噴到的示威者療傷。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香港理工大學就像一座堡壘,警方則認為理大校園成了武器工廠。

美聯社/達志影像

出入口上的衝突激化

時間來到周日稍早,香港理工大學的上方出現警用直升機盤旋,鎮暴警察一邊朝示威者噴灑胡椒噴霧,一邊向他們發射藍色刺激性液體,示威者則用家具、雨傘和其他物品擋住了通往理大校園的路橋與理大的其他出口,並且朝警方投擲汽油彈。在理大校園內,反政府示威者忙著製作新的汽油彈,校園內也可以看到自製投石機的出現,有的示威者身上揹著弓箭。

發出高音頻鳴聲  疑似聲波炮

也在這天,《路透社》記者注意到,至少有一輛警車發出高音頻的鳴聲,推測是對付示威民眾的新武器。不久後,警方坦言他們使用了「長距離揚聲設備」,外界認為這所指的就是聲波炮。

路橋上的裝甲車

大約在晚間八點半,當警方將兩台裝甲車開上暢運道路橋,準備進入理大校園時,示威者朝裝甲車的方向投擲汽油彈造成裝甲車起火,裝甲車也暫時從衝突現場撤退。

從影片中可以看到裝甲車開上路橋往理大校園前進,行經半路時遭示威者投擲汽油彈後撤退。

上方為理大針對這次校園內示威者和警察對峙所發表的聲明。

理大聲明:大學不是政治紛爭的戰場

整個示威過程中,香港理工大學曾發出聲明,呼籲佔據校園的示威者盡快離開,聲明上寫道:「大學是增進知識和培育人才的場所,大學不是政治紛爭的戰場,大學不該被捲入暴力對峙之中。」

「香港理工大學深深擔憂激進的非法行動不僅會對校園造成巨大的安全威脅,也會讓課程陷入無限期停課。」

五所大學齊聲明  呼籲學生盡快離場

這番聲明也與本月 15號,香港五所大學校長的聯合聲明相呼應,這五所大學分別是香港大學、科技大學、浸會大學、理工大學和城市大學,校長們呼籲各方冷靜,他們也請求學生、校友和其他人盡快離開理大校園。

理大校長和警方協商  讓示威者好好離開

香港理工大學校長滕錦光則透過媒體發布影片,表示他已經和警方協商過,警方會暫時停止使用武力,讓示威者們可以好好離開。

離場遭到催淚瓦斯攻擊

然而,當示威者準備離開現場時,他們卻遭到警方以一波又一波的催淚瓦斯攻擊,數十名示威者被逮捕。

理大校董會學生成員李傲然在受訪時表示,他擔心 1989年天安門事件會在他的大學內重演,他也呼籲校友們幫助校園內的學生。

「致命武力」

人在理大示威現場的BBC記者加特豪斯(Gabriel Gatehouse)描述道:「當警察宣布十點是給示威者投降的最後時間點,否則他們就會面臨致命武力時,有一大票示威者換下了黑色的衣物、丟下了面罩,消失在暗夜中。有的示威者被逮捕,有的則成功逃脫。」

警察口中的「致命武力」,就是實彈射擊。

誓言奮戰到最後一刻

加特豪斯提到,剩下的示威者誓言奮戰到最後一刻,無論處境多危險都不離場。加特豪斯說:「一名年輕人跟我說:『如果我死了,請記得我。』我問他:『你相信這會發生嗎?』他緊張地聳了聳肩。」

post title

香港警方朝準備離開理大校園的示威者發射催淚瓦斯。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原本準備離場的示威者又翻過欄杆回到校園,因為校園外警方展開了催淚瓦斯攻擊。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我們只能繼續嘗試」

今年 27歲的理大校友Rudy Lau負責在校園外用望遠鏡監控警方的行動,他說:「我們現在的主要目標是保護校園,還有不要讓人被逮捕。」

「人們正在嘗試一切手段,我們大部分的行動的確沒什麼意義,因為中國政府根本不在乎。所以我們只能繼續嘗試,並且維持勢頭。」

理大校董會學生成員李傲然提到,「恐慌」已經在還留在校園的示威者間蔓延開來,他說:「許多朋友都覺得沒救了......我們請求整個社會站出來幫幫我們。」

做好坐牢的準備  為香港奮戰  

今年 23歲的土木工程師Joris表示,他已經準備好為了反政府去坐牢了,他也說那些對警察放箭的示威者是為了保護自己。Joris說:「我們還沒有盡全力反擊,我已經準備好去坐牢了,我們在為香港奮戰。」

封鎖線外  援手隨後就到

與此同時,警方也拉出封鎖線,將理大的多個出入口封鎖起來。在理大警方的封鎖線外,數以千計的市民和示威者也想盡辦法要把受困在校園的示威者救出來,校園內的一名示威者說:「要是我們可以撐到破曉,會有更多人來幫我們。」

今年 68歲的李姓退休警察就是幫手之一,他正在幫忙做阻擋警察的路障。他說:「我真的支持他們(示威者),從 6月9日開始,我參加了每一場反政府的抗議活動。他們(中國政府)在溫水煮青蛙。」

post title

今天上午,香港鎮暴警察將一名企圖離開香港理工大學的示威者壓制在地上。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香港理工大學外,一名反政府示威者拿著寫有「終止」字樣的牌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97回歸後  最糟糕的經濟

周日(17),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香港正往自 97回歸後,最糟糕的經濟蕭條前進,觀光客的人數下降、股市和零售業也因為社會不穩而受到重創。近日,香港當局也確認香港經濟進入了十年來的首次衰退。

為了信念把命拚

今年 27歲,在物流公司工作的Calvin See表示,社會的動盪和經濟的放緩影響了他的收入。不過,在看到理大示威者呼救的新聞後,他決定來到理大支持示威者。

「我擔心人們會受傷、被射傷。就算我丟了工作,我也不會死,而這些在前線的人是為了自己的信念把命拚......他們這麼做是為了我們大家。」

血洗校園會造成毀滅性影響

在香港警方於理大的夜襲過後,英國前外交大臣芮夫金(Malcolm Rifkind)呼籲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節制警方動武,他說:「香港特首有責任盡一切可能避免大屠殺。她必須下令警察節制用武,並且不要使用實彈射擊或其他形式的致命武力」、「血洗校園將對香港整體造成毀滅性的影響。」

香港領導階層沒有回應訴求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亞太計畫研究人員懷伊(Roderic Wye)表示,香港領導階層沒有回應年輕人的擔憂,他們非常恐懼中國政府對香港的控制力道越來越大。

懷伊說:「香港政府把反政府示威活動當作治安問題來對待,不願意協商、對話或認真聆聽示威者的訴求。歸根究柢,必須要有某種政治上的解決辦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