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270人眼睛被擊中 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智利政府刻意「懲罰」示威者

by:泥仔
7196

上周四,國際特赦組織公布調查報告指出,這一個多月來走上街頭示威的智利民眾遭到政府「廣泛」攻擊,以達到「懲罰與傷害」的目的。

post title

在系列組圖中,分別紀錄下因為被橡膠子彈擊中而視網膜剝離、單眼失明的示威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車票釀起的示威

貧富差距極大的智利社會,終於在今年 10月初政府宣布調漲地鐵票價的時候引爆民怨,激起大量民眾走上街頭抗議,雖然當局已經宣布取消調漲地鐵票價,但整起示威很快就蔓延成人們對社會現況、經濟不平等的不滿。

在警察執法過當後  引起不滿

在示威過程中,鎮暴警察執法過當、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稱「街頭上的暴力」讓整個國家處於「戰爭狀態」的發言又進一步引起人民的不滿,因此直到現在,示威人潮仍然看不見退去跡象。

post title

本月 20號,武力部隊試圖以強力水柱驅離示威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上百人的眼睛受了傷

根據政府當局與人權團體的資料,目前至少有 23人死亡、7,000人被拘留、超過 2,000名示威者住院治療、超過 1,700名警察受傷,其中,有超過 270件醫療紀錄顯示示威者的眼睛因為被橡膠子彈、催淚瓦斯擊中而受傷。

來自人權組織的證實

上周四(21),國際特赦組織發表調查報告,指出他們得到的證據顯示這一個多月來,示威者出現被武力部隊以實彈擊中、性暴力對待,折磨、毆打等情事,報告中也確定有 5名示威者死於這樣的暴力下。

post title

在 14號的示威現場,醫療志工立起白底紅十字的盾牌,在首都聖地牙哥(Santiago)的示威現場奔走,希望可以及時協助受傷的示威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雖然是最民主、最穩定的國度...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負責人羅薩斯(Erika Guevara Rosas)透過聲明表示,他們很意外智利作為中南美洲地區最民主、穩定的國家,卻會出現執法嚴重過當的狀況。

目的:讓大家不敢上街

羅薩斯相信,這種系統性懲罰人民的暴力手段,就是要嚇阻人們持續走上街頭,而不僅是警察、軍隊,背後的指揮者更是難辭其咎,她說:「智利總統皮涅拉放任這樣的政策,導致受害者大量增加。」

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也呼應許多示威者的猜測,雖然當局曾聲稱他們使用武力是為了驅散民眾、也都有按照規範行事,但許多示威者均相信當局在示威場上蓄意攻擊民眾。

《路透社》攝影師紀錄到本月 6號,24歲的米蘭達(Camila Miranda)被 6枚橡膠子彈擊中,其中還有 4枚劃破她的皮膚,當時靠著圍欄撐起身體的她隨後被警察逮捕。米蘭達後來受訪提到,警察在把她拖到車子上後就毆打她的頭,還朝她的臉直接噴灑催淚液。

路透社/達志影像

《路透社》攝影師紀錄到本月 6號,24歲的米蘭達(Camila Miranda)被 6枚橡膠子彈擊中,其中 4枚劃破她的皮膚,當時靠著圍欄撐起身體的她隨後被警察逮捕。米蘭達後來受訪提到,警察在把她拖到車子上後就毆打她的頭,還朝她的臉直接噴灑催淚液。

路透社/達志影像

《路透社》攝影師紀錄到本月 6號,24歲的米蘭達(Camila Miranda)被 6枚橡膠子彈擊中,其中還有 4枚劃破她的皮膚,當時靠著圍欄撐起身體的她隨後被警察逮捕。米蘭達後來受訪提到,警察在把她拖到車子上後就毆打她的頭,還朝她的臉直接噴灑催淚液。

路透社/達志影像

向人群發射催淚瓦斯

今年 24歲的阿拉維娜(Natalia Aravena)的右眼就因為被催淚瓦斯擊中導致視力嚴重受損,她說:「一切都發生得很快,當我感覺到有什麼在我眼睛裡時,我想著『糟糕,現在輪到我了!』。」她相信這一切都是武力部隊蓄意為之,解釋道:「如果他們想要驅散示威者的話,他們就應該朝空中發射催淚瓦斯,而不是直接瞄準人群。」

沒警告就發射催淚彈

岡莫司(Kevin Gómez)則是國際特赦組織調查報告中提到的 5名死者之一。10月21日,24歲的他被未經警告就近距離發射的催淚彈擊中,並因為「多枚拋射物所引起的胸肺損傷」而死。開槍士兵目前已經被捕。

post title

本月 15號,人們在首都聖地牙哥的人行道上擺滿了眼球模型,抗議大量示威者的眼睛被射傷的情景。

路透社/達志影像

軍、警  都有動作

其實在上周三(20),智利國家警察負責人羅薩斯(Mario Rozas)就宣布他們將暫停使用橡膠子彈,也要求所有鎮暴警察穿戴攝影機。

現在,面對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報告,警察發言人說他們將著手調查所有被正式提出的指控;智利軍方則說他們雖然還沒讀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但維護人權對軍方來說是「鐵一般的責任」,因此他們將「積極配合」調查部隊裡造成示威者死亡的事件。

可能有超過兩千筆申訴

智利檢察官提到,他們已經收到超過 1,000件在反政府示威期間,武力部隊執法過當的申訴,申訴內容從施以酷刑到性暴力事件都有。檢察總長歐提茲(Ymay Ortiz)相信,還有許多受害者不敢出面指證,因此實際的申訴案件甚至可能超過 2,000件,她也相信這是自智利獨裁統治結束以後,國內最嚴重的鎮壓事件。

總統:真的有一些

上周日(24),智利總統皮涅拉一改先前態度,坦言示威現場確實出現「一些」執法過當的情事,同時誓言不會讓需要為此負責的警察、士兵逍遙法外。

post title

在示威現場,可以看到人們用各種物品搭建的路障,包括利用圖中損毀的宗教雕像。

路透社/達志影像

智利,下一步是什麼?

目前,政府已經宣布將在 2020年4月舉辦憲法修正公投——這份在 1980年生效的憲法被視為軍政府時期留下來的產物,裡頭彰顯了許多對新自由主義、天主教價值觀的信賴。

雖然這些年來,政府有陸續修訂憲法,但許多智利人認為這部憲法還是不夠現代化,也希望政府可以在公共醫療和教育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不過舉辦修憲公投是否能夠平息現在的示威仍是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