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沒希望 南韓的「土湯匙」們

by:徽徽
60738

過去,我們用「含著金湯匙出生」來形容出身富裕的孩子,而那些家境貧困的孩子則被稱為「土湯匙」。在現今的南韓社會,「土湯匙」和「金湯匙」間的差距越來越大,也讓「土湯匙們」陷入絕望......

post title

圖為「考試院」中的房間一景,在這不到兩坪的空間中,有簡單的廁所、床鋪、書桌、冰箱和浴室,這裡一個月的租金大約台幣 9,000元。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房間只有快兩坪

在南韓首爾,今年 25歲的黃賢東(Hwang Hyeon-dong,音譯)住在靠近他大學校園的窄小租屋處內。他的房間只有快 2坪,他得和其他人共用廚房,好處是這裡提供源源不絕的白飯給房客,而且這裡每個月的房租是 35萬韓圜(折台幣約 9,086元)。

土湯匙的棲身之所:考試院

在黃賢東住的這棟建築物內,房間大都狹小沒裝潢,這裡之前是所謂的「考試院」,也就是讓經濟不寬裕的學生能夠住進來專心準備公務人員考試的地方。

然而,現在這一類「考試院」建築已經不只開放給為了準備考試的人,它們幾乎已經快成為像黃賢東這樣子的年輕人的永久住家。對黃賢東來說,這是他們這些「土湯匙階級」──出身低薪家庭、放棄社會流動──能找到的棲身之所。

「如果我多努力一點,我可以買得起房子嗎?我可以縮小現在已經大到不行的貧富差距嗎?」黃賢東問道。

post title

圖為黃賢東和他的「考試院」房間一景。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圖為南韓前法務部長曹國,他高調批評權貴的作風和實際行為不符,而他和妻子用特權幫女兒走後門入學的事件,更引發南韓社會對「金湯匙」的憤怒。

路透社/達志影像

前法務部長的特權警訊

主修媒體研究的黃賢東表示,對跟他一樣含著土湯匙出生、曾經相信只要努力就能有所不同的人來說,前法務部長曹國發生的特權醜聞是一個警訊。

幫女兒走後門進醫學院

出身富裕家庭的曹國向來以批評權貴的作風受到社會矚目,更因此被稱為「江南左派」。然而,曹國和他擔任大學教授的妻子被爆出為了送女兒進入醫學院就讀,而利用特權幫女兒走後門,這樣的醜聞讓他在今年十月黯然從法務部長的位子上下台。

目前,曹國的妻子被指控偽造文書和金融詐騙,現在正在受審中。

post title

圖為就讀慶熙大學的「土湯匙」金在勳。為了省錢,他會帶便當到校園中解決午餐。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課餘之時,金在勳會到學校附近的一間酒吧擔任服務生賺錢。

路透社/達志影像

家長的背景是成功關鍵

對許多苦苦掙扎的南韓年輕人來說,曹國的醜聞展現了金湯匙階級如何利用家長的地位和財富走得更遠。

在今年九月南韓人力銀行Saramin的一份民調中,3,289名受調者裡有四分之三表示,家長的背景是孩子成功的關鍵。

讓人憤怒的不當幫忙

今年 26歲,和黃賢東一樣也住在考試院裡的金在勳(Kim Jae-hoon,音譯)說:「我不能因為我們和金湯匙階級的起跑線不同就抱怨,但讓我生氣的是,有人耍特權受到不公的幫忙。對我來說,某人在讀書但我卻要工作這點我可以接受,但他們受到不當的幫忙就是讓我憤怒。」

每月生活費一萬元  房租、食物和雜支都得搞定

目前,金在勳在靠近學校附近的一間酒吧兼差當服務生,每個月得靠著 40萬韓圜(折台幣約 1萬393元)搞定房租、食物和生活雜支。他大部分的餐點都是在共用廚房中自己準備的「杯飯」──白飯搭配上一點基本配菜,像是雞蛋、半顆洋蔥和醬汁。

post title

上圖就是金在勳最常給自己準備的餐點,白飯搭上咖哩醬和泡菜就是一餐。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金在勳的房門一打開,就是「考試院」的走廊。在走廊每扇門的後面都住著希望能改變生活的「土湯匙們」。

路透社/達志影像

年輕選民民調掉得最驚人

像金在勳這樣年輕低薪的選民,對文在寅的支持度掉得最驚人。根據南韓蓋洛普民調機構的數據,從 2017年6月到今年 10月,年齡介於 19-29歲的選民對文在寅的支持度從 90%掉到 44%。而低薪階層選民對文在寅的支持率則下降了 44%。

主打縮短貧富差距而當選

當年,文在寅靠著主打縮短貧富差距、打擊特權文化而獲選為總統,然而在他五年總統任期已經過了一半的現在,他在相關議題上卻拿不出什麼成績給深受經濟不平等所害的年輕人看。

但是貧富差距卻越來越大

相反的,貧富差距從文在寅上台後越來越大。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現在最高收入階層的所得是最低收入階層的 5.5倍,而在文在寅就職前,這個數字是 4.9倍。

post title

圖為正在採買西裝和領帶的黃賢東,今年大三的他準備邁入找工作的面試階段。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我有種被背叛的感覺」

在 2017年總統大選投給文在寅的黃東賢說:「文在寅總統口中一直說想打造機會均等、公平競爭和公正的環境,但是,我有種被背叛的感覺,因為目前的狀況和他的承諾差了十萬八千里。」

總統承認讓年輕人失望

上周,文在寅總統在一個小鎮鎮公所演講的畫面被電視轉播,他承認自己沒有兌現承諾,並且提到年輕人對他的支持下滑正是他讓年輕人失望的證明。

post title

圖為南韓導演奉俊昊和他執導的電影《寄生上流》。

美聯社/達志影像

電影、卡通、歌曲都出現

除了政壇和社會上頻頻出現「金湯匙」和「土湯匙」字眼,這樣的概念也出現在大眾流行文化中。

在由南韓導演奉俊昊執導的電影《寄生上流》中,描繪了在社會階級兩端的兩個家庭,這部電影無論在國內或是海外都取得了成功,並且拿下了法國坎城影展的金棕櫚獎,還代表南韓角逐美國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獎。

此外,在南韓一部名為《金湯匙》的卡通中,一名貧窮的小男孩靠著用魔法金湯匙吃飯而和他的有錢朋友互換家庭的故事,也很受到觀眾的歡迎,並且即將被改編成電視劇。

在被封為「土湯匙偶像」的南韓超級男團防彈少年團(BTS)的歌曲〈Fire〉中,也有這樣的一句歌詞:「說什麼湯匙湯匙,我是人啊!」

反映一無所有者的絕望

支持年輕求職者和臨時工的南韓公民組織Youth Taeil的領導人金鐘民(Kim Jong-min,音譯)表示,金湯匙和土湯匙在大眾流行文化中的出現,正反映了那些一無所有者苦澀的絕望。

「那些在文在寅政府和執政黨的掌權者雖然標榜自己是改革者,但其實他們跟那些老派的政治人物沒有兩樣,他們都沒有在傾聽低薪階級受苦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