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如何肢解駝鹿 阿拉斯加這堂高中課不一樣

by:泥仔
6801

對阿拉斯加的學生來說,這堂課不僅是解剖課,還是一堂承載了阿拉斯加傳統的文化課。

post title

在阿拉斯加,駝鹿是當地生態圈不可少的動物。

Photo: pxhere

不想吃到  就處理掉

來到阿拉斯加的楚吉亞克高中(Chugiak High School),30多名學生拿著 10公分長的去骨刀,專心聽著老師梅森(Brian Mason)講解要怎麼把眼前的阿拉斯加駝鹿的腿去骨。「任何你不想在肉排上看到的東西,你也不會想在生肉裡看到。」梅森說道。

「劈啪!」

講到其中一個環節時,梅森警告這個聲音可能不太舒服,隨即「劈啪!」一聲折斷了駝鹿連同蹄的前端腿部,一些學生配合地發出「噢~~~」的聲音。

解剖完後  還要吃吃看

過程中,每個學生大約都處理了 91公斤左右的駝鹿肉,他們會在舉辦一個小小的駝鹿肉餐會後,再把剩下的肉捐給當地的慈善組織。

透過影片,可以一窺這堂課的過程。[影片內含血腥內容,請斟酌點閱]

post title

這張拍攝於 1987年2月的照片中,一名廚師向《美聯社》展示了手頭上的駝鹿肉庫存。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世界探索研討班之阿拉斯加生物學

這堂課叫「阿拉斯加生物學」,是楚吉亞克高中「世界探索研討班」課程計畫的一部分。根據學校官網的介紹,該計畫一共有 125個學生、4個老師參與,並要透過實做、深度探討特定議題的方式,培養學生多方思考的能力。

阿拉斯加生物學

以「阿拉斯加生物學」來說,學生們先前已經學到阿拉斯加文化、習俗、當地生態演變,以及解剖學理論等等,他們在綜合這些知識後,才會在最後學習如何肢解、密封駝鹿肉。

「雖然你可以透過圖片、課本,或影片來學解剖,但從科學的角度來說,親自接觸動物是很重要的,」梅森說道,他也談到現下大多學生都不是出生自打獵人家、沒什麼機會吃到駝鹿肉,因此最後的「享用駝鹿大餐」自然也是文化體驗的一部分。

post title

其實在狩獵駝鹿上,就算是事先申請了也還是有諸多限制。

Newscom/達志影像

想上課,先申請

當然,這些駝鹿不是隨便取得,在上課前,梅森必須先向阿拉斯加漁獵局取得文化教育許可證,讓他能以教育目的為由狩獵並屠宰駝鹿。

目的在文化的存續

在阿拉斯加漁獵局工作的斯皮維(Tim Spivey)介紹到,他們每年大概會發出 30-40張許可證給教育單位或村落,大部分都是針對駝鹿,有些則是北美馴鹿、鹿、黑熊、山羊等等。

斯皮維強調,這個許可證的存在是為了讓教育者或長者得以保存阿拉斯加的狩獵和採集文化傳統,在事前申請時需要經過一定的評估(如申請區域目前適不適合打獵),也不會隨便核發。

以梅森來說,他每年都會為了這堂課申請打獵許可,在打獵時也不可以射殺有角的駝鹿、照顧幼獸的駝鹿、幼獸,且課程結束的 30天內還得交結案報告。

在課堂上,每個學生無不認真地處理手上的駝鹿。

出乎預料的正面效果

回到這堂課上,梅森說他一開始很擔心學生在親臨血腥現場、手持危險工具時會出現什麼狀況,但在肢解作業開始後,學生們就非常專注在手頭的工作上。

「他們非常的安全、負責任,也很沉浸其中,」梅森說:「我本來不是很確定學生們會怎麼面對手上的動物屍體......但他們的表現讓我印象深刻。」

「我們是來學習的」

一些學生在受訪時也對整堂課抱持正面態度、說他們很高興可以學以致用,麥克蓮(Jasmine McLean)坦言自己一開始有點不知道從何下手,她說:「用眼睛看真的比實際做起來還容易,不過你一旦進入狀況後,一切就容易多了。」

杜伯森(Reuben Dobson)則說,他們有意識到梅森讓他們使用危險刀刃背後所託付的信任,他說:「我認為老師知道我們是來這裡學習,而不是來耍笨的。」